“喝吧,你喝多了,我就把你背回去,反正我知道你家在哪里。”

  “王区长记着我的家门,是不是想半夜去抓我呀?”

  “不好说,说不定真的就去敲你家的门。”王怀根笑着说。

  “好,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槐花端起面前的杯子,满满到了两杯,仰脖喝了。然后给王怀根倒酒,王怀根没有以前喝酒时的交缠,痛快的喝了。

  槐花又给所有的人倒酒,王怀根喝了,其他的人不能不喝。一圈下来,两瓶酒没有了。

  王怀根酒倒兴致,鹅肉啃了许多。说道:“来,妹子。得好好感谢你的大鹅,真的好吃,来,我敬你一杯。”

  槐花又回到王怀根的身边,说道:“你是领导,为领导服务是应该的,咱俩就喝两杯交杯酒吧。”

  一群小伙子起哄到:“头儿,喝交杯酒,喝,喝。”有勤快的已经把酒杯拢到一块,满满的倒上了酒。

  “喝就喝。”

  说是交杯酒,王怀根还保持一点清醒,只和槐花碰了碰杯,就喝了。

  “妹子,你做的醉鹅怎么就这样好吃哩,来,给我说说你的秘方?”王怀根问道。

  “想听,要喝酒。”槐花不依不饶的说道。

  “好。”王怀根喝了两杯。“说吧。”

  “我这里加入了十几道中药材,还有半斤头曲老酒。”

  “那十几道中药材?”

  槐花如数家珍的报了一溜中药材的名字,王怀根没有听清,也无需听清。

  “记住没有?王区长,如果记不住,啥时候馋了,就让我做,你领导忙大事,这样的事情不需您操心,您只记住那个女子要结婚,哪个女子要怀孕生子就行了。”

  “好好,以后馋了就叫你做。”王怀根今天有点笨嘴笨舌。

  “王区长,还有最后一道秘方,你想不想知道?”

  “当然想了。”

  “你过来,我告诉你,不能让他们听到。”

  王怀根将脸凑到槐花跟前。槐花趴到王怀根的耳边说道:“就是老娘的奶水,绝对祖传秘方,传女不传男。”

  王怀根听了,眼睛瞪得大大的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还是受到了槐花的愚弄。

  槐花扶着王怀根的大腿站起来,说道:“你们慢慢吃,我要赶快回去,身上快憋不住了,回去该让家里的儿子吃了。”说着,眼睛火辣辣的勾着王怀根,耸了耸挺拔的胸。

  槐花咯咯笑着出了村委会的大门。

  “王区长,这个娘们的啥秘方,看把你惊的?”有人问道。

  “你们想听吗?”

  “说说呗。”

  “她说她做的醉鹅最后一道秘方是她的奶水。”

  一圈人哄堂大笑,正在啃鹅肉的人忙把嘴里的肉吐了出来。

  “真的?”

  “肯定是耍咱们的,这个泼妇。”

  槐花走了,酒就没有了气氛,又喝了几杯,端上馒头,今晚的酒席就结束了。

  王怀根踉踉跄跄的到屋角撒了一泡尿,回头看见三四个年轻人好像意犹未尽,还要喝酒,就骂道:“你们几个熊货,把屋子收拾了,睡觉,今天晚上不再行动。”

  陈放听见王怀根的话,知道今天晚上不会有什么事情了,就同他们打了一声招呼,出了村委会,后面一个家伙叫到:“陈主任,以后就这样安排,不能在你东拐村把弟兄们饿瘦了。”

  陈放不理会,独自走到大街上,今天还好,槐花嫂子在王怀根面前出尽了风头,缓和了王怀根对东拐村的恨。不知道为什么,陈放心里酸溜溜的,难道是自己喜欢上了槐花?不,应该是王怀根在自己的领地揩了油,男人的本能吧。

  深一脚浅一脚,要回到家了,陈放并不想回去,家里的人都睡了,陈放一个人睡不着。关键是前几天的那个雨夜,自己家的祖坟被人动过,陈放一直心里堵,为什么?又是谁

  雨后的秋夜,凉风习习,小虫叽叽。陈放从村里走到了村外,或许是昨天晚上王怀根他们的行动,家家户户屋门紧闭,听不见小儿啼哭,听不见男人的梦呓。转了一圈,没有一丝异常,陈放就准备回家睡觉。路过槐花家的胡同口,陈放禁不住往里望了望,本来不希望会看到什么,可是仿佛有一个影子,陈放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,真的就有一个影子。

  影子溜着墙根,走走停停,又显踉踉跄跄。那不是王怀根吗?虽然很暗,但陈放还是看出了那个走路往一边倾斜的王怀根。王怀根不是睡了吗?看不清楚,陈放就躲在屋角,眼睛一直盯着那个影子,影子到了槐花家的门口,左右望了望,在栅栏上鼓捣了一阵,就进了槐花家的院子。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堂屋的窗下,轻轻的敲了几下。

  屋里没有任何动静。“槐花,槐花,我是你怀根哥呀!开开门呗。”

  王怀根叫了几次,屋里始终没有动静,看来,不是槐花和王怀根事前约好的,应该是王怀根酒后色心起,憋不住来敲槐花家的窗子的。

  陈放一直盯着,他想,如果王怀根知难而退,叫不开门,回村委睡觉了,陈放就只当什么都没有看见。以后也不会提起这件事,如果王怀根敢来硬的,比如,折掉门槛强行进屋,陈放绝对会冲过去,狠狠的揍这个不要脸的家伙。

  王怀根欲火攻心,不断的敲打窗棂,怎奈屋里毫无反应,槐花肯定能够听到王怀根的叫声,就是不开门,陈放一颗悬着的心慢慢放下了。

  忽然,有几个黑影出现,黑影好像事先经过预谋,分工明确,训练有素,有把大门的,有在院墙外守候的。还有在屋后等待的。

  一声大喝:“抓小偷啊!”声音洪亮,划破寂静的夜。瞬间,几道光柱齐刷刷的照向王怀根,王怀根被突然的动静惊呆了,想逃,奈何,院墙上、大门口、包括后院墙头上都有手电筒的光。慌不择路,王怀根推开厨房的门,就躲了进去。

  陈放看的真切,几个黑影看的真切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