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家伙钻进了厨房,看住他不要让他跑了。”竟是陈光的声音,瞬间,陈放明白了,今晚的事以前都有预谋,王怀根被耍了,陈放也被蒙在鼓里,这一切应该就是陈光这小子干的,真是一对兄弟呀!只是这个兄弟比陈放还要恨,不过讲究策略了。

  “你放心,我们几个看住他,你赶快到村委会去叫人,让他们看看他们的头儿的狼狈相。”说话的是宋南海。

  “好。”陈光答应了一声,就往村委会里跑。

  一切如行云流水,环环相扣,严丝合缝,陈放惊讶这场事件策划者的组织能力。

  陈光跑到陈放面前,他伸手就抓住了陈光,陈光吓了一跳。

  “别说话。”陈放低声说道。

  陈光见是哥哥,捂住了蹦蹦乱跳的胸口。

  “你去村委会把他们叫醒就走,不要让他们认出你。另外,不能让群众打王怀根,要控制住局面。”陈放交代到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另外,你叫了人,马上回家睡觉,你就要上大学了,不能有一点闪失,要好好的在家呆着。”

  “你放心吧!哥,你也马上回家睡觉,不能让乡干部看到你,要不他们就怀疑你策划了这件事,也不能让群众见到你,有人一直想你的位置。”陈光又开始交代哥哥了。

  “我知道,去吧。”

  陈光像一只夜猫一样消失在黑暗里。

  这个兄弟呀!哪一个都不是一个省油灯,不知道是福是祸。

  听到了吆喝声,有人家的屋里已经打开了灯,一会儿就会有村民出来了,陈放往槐花家的院里望了望,扭头回家,钻进了被窝。

  陈光跑到了村委会,在大门上一通乱拍,里面有了动静,问道:“干什么的?”

  “抓住了一个小偷,堵在一个院子里,你们快去看看,要不群众一会儿就把他打死了。”

  屋里人一听,人命关天的事情,就赶紧起床。刘宝跑到王怀根的屋门前敲门,没有人答应。撩开窗帘,用手电筒往里一照,床上空无一人,刘宝猛一激灵,一种不祥预感涌上来,忙叫起还在睡觉的其他人。

  一行人出了门,没有见到人影,就在村里乱找,见到槐花家院子里人声鼎沸,就冲了进去,见宋南海把着厨房门,厨房的门上上了一把锁。一群愤怒的村民有的手里拿着木棒,有的拿着明晃晃的钢叉,吆喝着:“开开门,开开门,打死他,打死他。”

  槐花在院子里里边哭边骂。“是哪里的孬孙,你欺负俺家男人不在家,半夜三更进俺家院里,装七孙哩,你咋不往你姐你妹子家里去呀,装赖种要断子绝孙的,日你八辈祖宗啊,俺以后可怎么活啊,俺不活了。”说着,就用头要撞墙。

  一旁的妇女连忙拉住,不住的劝慰。“他嫂子,别生气了,这个赖种又没有进到你的屋里,就消消气,村里谁不知道你的为人呀,身正不怕影子斜,不要气坏了身子。”

  刘宝来到近前,说道:“我是乡里的干部,大家冷静,打人是犯法的,大家不要冲动。”

  “把他拉出来,我们看看他是谁?不打他。”有人说道。

  这个时候不见王怀根,刘宝心里明白了八八九九。就说道:“把你们的村干部叫来。不管这个人做了什么,我们都要依法处理,请大家相信政府,相信法律。”

  有乡干部噔噔地往陈放家里跑。

  刘宝走到厨房门口,隔着一个小窗户用手电筒往里照。里面不见人影,刘宝心里迟疑,说道:“里面的人是谁,你半夜三更来做啥的?”

  还是没有人影。

  “里面到底有没有人,赶快出来,要不我们就走了。”刘宝连说了几次,看见锅台后面探出一个脑袋,脸上涂满了锅灰,一双惊恐的眼睛,刘宝开始没有看清,仔细看来,果然就是王怀根,王怀根此时此刻完全没有了以前的盛气凌人、桀骜不驯,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与祈求。

  刘宝心里有了底,连忙把手电筒灭了。心里想,你这个王怀根,真的就是酒后乱性,本来说好的今天晚上要继续行动,到那几个钉子户家里看看,看能不能再抓几个,按照王怀根自己的话讲,到东拐村开展秋季活动,已经初见成效,开局良好,下一步要掀起高潮,穷追猛打,深挖细查,一举扭转东拐村近年计划生育落后局面。

  可是你喝了几杯酒,把弟兄们早早打发睡觉,原来是来这里采花来了,花没有采到,把自己陷进去了。不管如何,毕竟是同事,还是领导,不能把事态扩大。

  “那个谁,你赶快往派出所打电话,让他们赶快来人,不然就出大事了。”刘宝吩咐道,又一个年轻乡干部跑出去打电话去了,其实,在来的时候,没有见到王怀根,大家心里犯了嘀咕,看刘宝如此热心谨慎的处理此事,大家心里都有了数,纷纷紧张了起来,要知道,这件事处理不好,不但王怀根少不了皮肉之苦,连一同来的乡干部恐怕难逃追打。毕竟这几年村民因为征粮计划生育,抵触情绪很大了,加之又是黑夜,保不准就会有一块砖头落在头上。

  陈放听到外面有人急促的敲门声,就慢吞吞的穿衣下床。打开门,看见是今天晚上一起喝酒的一个年轻乡干部,就问道:“半夜了,有事吗?”

  “陈主任,你赶快走,村民抓了一个小偷,去晚了,恐怕就要被村民打死了。”

  “打死正好,这几年村民不是丢鸡就是丢羊丢牛,打死一个少一个,为民除害,慌啥?”陈放慢条斯理的说道。

  “你赶快走吧,出了事,都是你们东拐村的事,都是你陈放的事。”

  “好好,我穿上鞋就走。”

  陈放拿上手电筒和那个乡干部急匆匆的往槐花家里走。

  槐花家里越来越多,不明真相的人义愤填膺,场面就要失控,几个乡干部大概意识到什么,不见了踪影,只有刘宝和宋南海死死的护着厨房低矮的房门,有人已经开始砸门。撬窗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