槐花依然在蹲在院子里哭哭啼啼。

  陈放走近前,“嫂子,你起来吧。不要哭坏身子。”

  见陈放来了,槐花拍拍屁股起来,回到了堂屋。

  “大家都回家睡觉吧,这里有乡里干部,还有南海他们,明天还要到地里干活。就一个小毛贼,一会儿派出所的人就来了,大家不要冲动,相信派出所会公道处理的。”陈放对人群说道,

  刚才砸门撬窗的几个年轻人停了下来,但没有人回家,倒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,就连一些老太太都起来,一面骂着该死的小偷。

  “报派出所了吧?”陈放问刘宝。

  “报了,白所长估计一会儿就来了。”刘宝低声说道。

  “里面真的有人?王区长哩,这么大的事,王区长咋没有来?”陈放明知故问道。

  “喝多了。”刘宝没好气的说道。

  “王区长的酒量,应该不是很多呀?这事处理不好,会出大乱子的,听说前年县城边上的一个村里抓住了一个小偷,硬生生被打死了,公安局的查了好久,没有查出一个所以然,一个村民也没有抓,就不了了之了,法不责众,再说,三更半夜黑咕隆咚,谁承认自己打了人,谁会说某某打了人,都是乡里乡亲的。小偷可恶,老百姓恨之入骨,一头牛一辆拖拉机就是一家全部的产业,难怪会把人打死。现在人越来越多,我怕真的控制不了局面,你还是派人赶快叫王区长来吧,真出了事,我可承担不起。”陈放在门外故意说道。

  “好了,好了,你怎么婆婆妈妈的,这点小事,还要叫王区长,一会儿派出所来人,把这个小偷带走处理就行了,你的任务就是赶快叫群众回家,不要惹是生非。”刘宝没好气的说道。

  “行,行。南海,你把院子里的人都轰出去,一个不剩。”陈放对宋南海说道。

  宋南海听话地往外推群众,“都回家,都回家,出去,那个谁?出去,出去”。宋南海拿着手电筒不住的这里照照,那里照照,往外撵人,很快,院子里就安静了下来。

  陈放给刘宝和宋南海一支烟,几个人慢悠悠的吸着,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了汽车的马达声。门口人群有了骚动,是派出所白所长亲自带着几个警察进来了。

  刘宝拉住白所长嘀咕了几句。白所长骂道:“这个熊货,活该。”回头对围在大门口的群众说道:“你们都赶快离开,说不定小偷手里有刀有枪,伤到了不得了。”

  白所长的这句话真的使群众散开了很多。

  白所长示意打开门,宋南海从兜里笨拙的掏出钥匙。屋门打开,白所长大声说:“不要动,动了就开枪打死你。”然后一个箭步就奔向锅台后面。

  刘宝也快步上前,脱下自己的上衣,蒙在那个锅台后面的人头上。

  几个年轻警察押着蒙脸的家伙快步往外走。

  刚出大门口,人群里冲出一个人,上前就抓下了蒙在头上的衣服,几道手电光齐刷刷的照来。

  “是王怀根,是王怀根。是乡里的王怀根。”有人叫到。

  “快走。”白所长叫到,拨开众人,拉起王怀根就向停车的地方跑,后面跟的警察蜂拥跟上,毕竟训练有素,很快把群众甩开。

  “那个小偷是王怀根,是乡里的王怀根,乡里干部欺负良家妇女,派出所包庇坏蛋。明天都到乡里去,一家出一个人,谁家不出人死他全家。”人群里有人高声叫到。

  “对,乡里处理不公,就到县里,县里不行就到北京。这事必须有一个说法,不能让他们在村里为非作歹。”有人附和道。

  白所长拉住王怀根急急地上了车,后面跟上来追赶的年轻人,有的拾起路边的砖头就向警车上砸。

  司机也是训练有素,车门还没有关上,警车已经窜了出去。

  人群追赶警车去了,看看身边,就剩刘宝了。

  “走,你赶快跟我回家,不要走大街。”陈放领着刘宝,往相反的方向走了一段路,听见街里一群年轻人愤怒的大叫:“他们还有人,就在村委,走,去找他们算账。”

  陈放和刘宝走另一条街回到了家。把刘宝安置好,陈放说道:“你在这里睡觉,我在外面把门锁了,谁叫你都不要开门。”

  经过了刚才的一幕,刘宝不知道是冷,还是害怕,身上瑟瑟发抖。

  “你一定找到乡里的干部,如果群众找到了他们,一定不能让群众伤害他们,乡干部不容易,干这些活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这是考验你的时候。”刘宝想哭,但仍坚强的对陈放交代道。

  “你放心吧,群众主要是对王怀根有意见,对其他干部没有多大成见。”

  “你赶快出去看看。”

  “好,你进被窝里去吧,外面冷。”陈放出了门,把刘宝锁进了屋子。

  来到街上,见到三三两两的人,大部分都往家里走。看见陈放,就说道:“陈放,你小子这事不能就这样算了,要不,咱东拐就太好欺负了。明天一定的到县政府去讨说法,你不要阻拦大家。”

  “明天看看他们怎样处理再说吧,见到乡里其他人了吗?”陈放问道。

  “这帮家伙鬼能鬼能的,见事情不对头,不知道都躲到哪里去了,村委会一个人都没有。”

  陈放松了一口气,这些干部对群众了解的很,见事情不对头,把腿就走,好汉不吃眼前亏。他们不可能躲在村里,应该都到村外的玉米地了。

  “都回家睡吧。明天的事明天再说。”

  陈放来到村委会,果然不见一人,那间大屋里被子凌乱的堆放着,文件、笔记本散落一地,很显然刚才的村民来过,把这里翻了一个底朝天。捡起地上的锁,陈放把村委的大门锁上。

  只要没有人受到伤害就不是大事。

  拿着手电筒到村边的玉米地转了一圈,还是不见人影,大概他们已经走远了。陈放叫了几声:“有人吗?有人吗?”没有人回应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