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家,打开屋门,见刘宝半躺在床上吸烟。“没有见到人吧?”刘宝问道,仿佛已经知道了结果。

  “村委没有人,村里没有见到人,大概他们已经进了玉米地走远了。”

  “这帮兔崽子,关键时刻,把我撂在这里,真他妈都是兔子精,一个比一个窜的快。”

  “哎,今天的事情这么会是这样呢?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你不了解王怀根这个人,他不出事是不正常,这个人工作有一套,比较自负。他还有一个大毛病,就是好色,今天晚上有人在村委外面叫,我一看不见了王怀根,心里就咯噔一下,莫不是王怀根喝了酒乱窜。今天晚上幸亏你处理得当,要不,群众不把他打残也打一个半死。”

  “现在群众反应很激烈,要去上面上访,讨一个说法。”

  “看书记乡长怎么处置吧,你要做好群众工作,不能太过分了。”

  “睡吧!”

  “睡吧。”

  两人和衣而卧。

  好像没有睡着,陈放就听见外面的动静,有拖拉机“嗵嗵”的发动声,街上已经有人在吆喝,陈放猛地一激灵,从床上起来,到街上,果然发现陈思远等人在街里;把拖拉机打扫干净,一家一户的叫人。

  “你干啥哩?”

  “往乡政府啊!昨天晚上就说好了”

  陈放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回家就叫醒了刘宝。刘宝起来,到街上看了看,忙回来了。

  “你要赶快往乡政府汇报,今天的形势难以把握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刘宝又吸烟,

  “好,你家里的电话哩?”

  “在堂屋。”

  刘宝进了堂屋,把情况向乡里汇报,不知道是书记或者是乡长,陈放不好意思在一边听,就在院子里吸烟。好长时间,刘宝还在打电话。

  这时,院子里来了几个人,看见陈放就吆喝道:“陈放,昨天晚上的事情你就不管了,村里的妇女被欺负了,你还有心在家闲坐。这件事处理不好,以后,那个爷们敢把媳妇放心的放家外出打工?”

  “现在外面的群众快聚齐了,你要不说话,我们就走了,不管到哪里告状,你不要管,我们来向你说一声,是看你几个月来为群众办了一点事,抬举你,要不,我们就走了。”

  陈放一一的给群众递烟,一边不断的劝慰。

  “陈放,你小子不要老装好人,你到底去不去吧,你不去,你家里必须出一个人去,就是犯法杀头大家都有份。”

  “大家不要激动,昨天晚上刚发生的事情,要给乡政府时间,让他们好好调查,等调查结果出来了,大家如果有异议,可以逐级反映。大家要冷静,村里出了事情,我比大家谁都操心,但是这样的方式是不行的,人多嘴杂,人多,万一被人利用,有人不理智,产生了冲突,本来有理的事情,就变没有理了,如果冲突厉害,有了伤亡,就得不偿失,说不定会有人因此住进了监狱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人群渐渐的冷静,毕竟很多人是为了这几年的愤怒,真的让他们冒着住监狱的危险,没有人真的愿意做。

  “那你说这件事就这样,我们屁都不放一个?”

  “刚才不是给大家说了,要冷静,要给他们时间。”

  “那要多长时间,就今天一天时间,如果今天没有一个结果,外面就到县里去。”

  “好,好。我把情况向乡里反映一下。大家散了吧,都回家去吧。等我陈放的话。”

  “好,我们就相信你一次,如果你陈放说话不算数,你这个村主任干不稳当,我们就把你罢免了,重新选举。”

  院子里的人慢慢散了,直到最后一个群众走了。陈放从打开堂屋门。刘宝还在打电话,一个劲的连说:“好,好,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  挂了电话,陈放看见刘宝的脸上有细密的汗珠。

  刘宝抹了抹脸,向陈放要了一支烟,点上,狠狠的吸了一口烟,说道:“这件事书记乡长很生气,大发雷霆。指示,一要稳定群众情绪,绝对不能出现上访的情况,如果出现了上访,首先拿你陈放是问。二是有派出所调查处理这件事,如果违法,严惩不贷。三是这件事不能出现炒作,严防一些小报记者报道此事,群众不把瞎传瞎说。”

  “刚才你听见了外面的情况,群众情绪很激烈,我不保证能够圆满出理好这件事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刚才我把外面的情况都向乡长汇报了,他从听筒里听到了外面的情况,一会儿周副乡长就要来了,来调查这件事,你也不用害怕,群众的工作不会完全交给你,乡里的工作就不管了。”刘宝安慰陈放道。

  “那个妇女叫什么花?”

  “槐花。”陈放回答道。

  “她在村里的为人、作风怎么样?”

  “人、就那样,昨天晚上你见到了,比较泼辣。在村里没有听说有什么作风问题。”

  “他男的在哪里打工?”

  “很远吧,不常回来。”

  “这件事要处理好,我就觉得关键是要看槐花的态度,槐花的一句话就可能把王怀根撂进监狱,也会把王怀根抹的干净。”刘宝很老成的说道。

  “是,我觉得也是,包括群众的情绪。现在谁都不知道王怀根昨天晚上到底都干了啥?只有他们两个知道,王怀根肯定要为自己开脱,关键的就看槐花怎么说了。”

  “最好不要让槐花她丈夫知道了这件事,如果他知道了,就真的麻烦了,一个要给自己带绿帽子的人,你想他会放过他?”

  母亲做好了饭,刘宝和陈放就在自己的屋里吃了,陈放不敢让刘宝出院子,万一让群众看见,就会有麻烦,陈放的工作就不好做。

  过来一会儿,听见外面有汽车响,陈放出门,见是副乡长周正豪,周正豪神色凝重,步履匆匆,胳膊下夹一个公文包。看见陈放,说道:“走,回你家。”

  周正豪进了院子,回手把院子的门关了。

  进到屋里,看见刘宝,先自点了一支烟。

  “咋说哩?”刘宝问道。

  “咋说哩,书记不是电话上都给你交代了。”

  “我是说这件事王怀根咋说哩?”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