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王怀根说的他是一个模范工作者。王怀根说吃了饭,他听说这一段时间这里的治安状况不大好,就出来转转,走到槐花家门口。想到槐花还欠五百块钱的罚款,就想催一催,让她尽快把钱交了,刚一进槐花家里,就有几把手电筒照到了他,他怕引起误会,就躲进了槐花家的厨房。就这么简单。”周正说道。

  “恐怕事情不会这么简单,老百姓会相信王怀根的话,骗小孩子的吧!”刘宝说道。

  “我觉得也不会这么简单。可王怀根就这么说的,书记乡长亲自见他,这家伙把八辈祖宗都赌上了,信誓旦旦,不由你不信。”

  “他要真的是出来巡逻。不会叫上其他同志,明知道治安不好,还一个人出来转悠?他心里一定有鬼。”刘宝不服的说道。

  “咱们可以这样分析,千万不能这样对群众说。”周正豪厉色说道。

  “咱们不在分析吗?看看下一步怎么处理。你不知道周乡长,昨天晚上,王怀根真的把弟兄们害苦了,幸亏都有经验,提前躲了,要不群众还不把乡里干部打死几个算怪。”

  “我知道你们心里有气,来的时候书记表扬了你,说你临阵不乱,处事有方。王怀根的工作区长停职,待查明真相后作出处理。东拐这个工作区的区长暂时有你担任。”周正说道。

  刘宝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,想自己才二十出头就担任了工作区长,以后前程辉煌啊!

  “你临危受命,既然是这个工作区的区长,首先就要处理好这个事情,不要辜负了书记乡长的信任。”

  “我恐怕不合适吧,区里有那么多老同志,他们经验比我丰富,工作时间比我长。”刘宝故意谦虚道。

  “不要提那一帮子熊货,见势不妙,拔腿就窜。这要是战场,一个一个就要枪毙。书记乡长很生气,真他妈的丢人,一个一个就像打败的兵,大清早了,一个一个衣衫不整的回到了乡里,平时没有车辆就不进村,昨天晚上倒好,这帮家伙一直步行回到了乡里,你说丢人不丢人?为啥提拔你,就你一个人没有跑,还在第一时间把这里的情况向书记乡长做了汇报,为乡里领导正确决策提供了依据,避免了乡里领导的决策失误,避免了工作被动。”

  “其实我也没有做啥,就是想着不能把事情弄大,不管对乡里,还是他王怀根本人。”刘宝继续谦虚。

  “说说下一步怎么办吧?”周正豪不忘使命。

  “要我看,这群众工作由陈放做,确保不酿成群体事件。这槐花的事情需要周乡长亲自出马,毕竟我还没有结婚,有些话没法问,她不会相信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。您是领导,成熟稳重,她会相信你。”刘宝说道。

  “刘宝,你是人小鬼大,你就知道我善于做妇女工作?”周乡长其实不想趟这一趟浑水,做好了,显摆不出来,这牵涉到王怀根的隐私,不能到处显摆。做不好,就是罪过。书记乡长把任务交给了自己,仔细想想,刘宝说道又道理。

  “刘宝,你去村委会看看,那里有资料什么的,不要丢失了。”周正说道。

  刘宝不情愿的要走。

  “怎么?害怕群众会找你的事?”周正看出了刘宝的心事。

  “我怕啥?我要是怕了,昨天晚上就逃走了。”

  “陈光,你和你刘宝哥一起到村委会。不是,是和刘区长到村委会。”陈放对着外面喊道,他知道陈光就在外面。陈放也怕群众会找刘宝的事,出什么意外。

  陈光和刘宝走了。屋里就剩下周正豪和陈放。

  周正直勾勾的望着陈放。说道:“陈放,你觉得这件事好处理吗?”

  “事情总有结束的时候,群众不是不讲理的。认真做工作,应该能够妥善处理了。”

  “你是不是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?”周正豪莫名其妙的问道。

  “哪里蹊跷了,我不知道周乡长的意思。”陈放意识到周正豪看出了什么。

  “昨天晚上是你请他们几个吃饭的吧?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“那个妇女也在场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中间他们是不是说过什么?”

  “就是喝酒的事情,相互敬了酒。没有其他呀。”

  “你不觉得王怀根一个人出来,到那个妇女家中有点太不正常?”

  “男人嘛,喝了酒就把持不了自己了。”

  “不,咱们都喝醉过酒,任何酒后的行为都是不酒醉的时候就有了想法,喝酒之前就有,然后以酒壮胆,做出格的行为。是不是?”周正有点咄咄逼人。

  “你是说,王怀根没有喝醉的时候就有了想法?昨天晚上他喝得不是很多,是能够把持自己的。”

  “如果王怀根能够把持自己,说明他得到了某种暗示或约定,才敢有恃无恐很自信的进入槐花家中。”周正继续说道。

  “你是说槐花和王怀根事前有过约定?”

  “很可能。”

  陈放吸了一口烟,到底是一个老干部。真被他看出了问题。

  “如果他们两个有过约定,那么随机就出现了几个捉奸的人。这件事情就清楚了,这是一个圈套,王怀根喝了几杯猫尿就晕晕乎乎的进去了。”

  陈放忽觉背后发凉,这个周正豪果然厉害,把问题看透了,其实,昨天晚上一见到陈光他们几个,陈放就知道,这是宋南海他们几个设下的圈套,自己稀里糊涂的也充当了他们的工具。周正豪该不会怀疑自己吧。

  “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吧?我和王怀根的矛盾全乡都知道。”既然周正豪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陈放就直接挑明了说。

  “我没有这样说,是不是你心里清楚,我不多问。我给你说的都是我自己的想法,没有对任何人提过,包括书记乡长,所以,这件事具体有没有阴谋,我不追问。但是有一个条件,就是这件事必须摆平,摆不平就彻底查清楚,有没有人故意栽赃陷害。”

  “这么说,这件事我就没有办法管了,这个村委负责人我不干了,等查清楚了事情原委,你们再来处置我,”陈放狠狠的把话撂下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