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哈哈哈。”周正豪忽然一阵大笑,说道:“你小子不是一个简单人,我就说两句我的猜测,其实这一帮村民谁会有着能耐玩住王怀根,王怀根也是一个老狐狸,他的德行我会不了解?喝两杯猫尿就管不住自己的老二,他这是咎由自取,不要有其他想法,书记乡长对你这几个月的工作是恨满意的,就看啥时候给你扶正哩,光一个村委负责人,名不正言不顺的,不利于工作,这件事过后,我就建议乡里及早配齐你们村的班子,你一个人村里这么多工作,确实辛苦。”

  “其实,我一开始就不想干这个村主任,还不是村民们开玩笑似的硬把我推上来的,这事你最清楚了。我看,你还是另选贤能吧,这个负责人我真的干不了。”既然周正豪不相信自己,干脆撂挑子。

  “好了,不讨论这事了,开个玩笑。走吧,我去会会这个妇女,看是不是一个天仙,把王怀根勾的半夜三更去敲门。”

  “你要去你去,我不去。”陈放的牛脾气上来。

  “这是命令,你必须服从。”周正豪厉色的说道。

  “如果去,我只把你领到她家,你们谈,我不参与,不听你们的谈话,免得有人怀疑这是阴谋了。”

  “好,就怎么说,你只把我领到她家就行了。”周正豪无奈地说。

  领着周正豪,陈放没有走大街。饶了两条胡同,来到槐花家门前,见槐花正在屋里筛麦子,晃动的筛子带动胸前的两个大肉球,颤颤的。那是麦收后最后剩下的一点余籽,一般都喂鸡了。

  看见陈放两人进来,槐花并不搭理。

  “筛麦子哩,大妹子?”周正豪上前搭讪到。槐花还是不理,继续筛麦子,扬起的尘土把周正豪锃亮的皮鞋涂成了黄褐色。

  “这是乡里的周副乡长,来调查昨天晚上的事情,你要实事求是,啊!嫂子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槐花绷着脸不说话,周正豪就显得尴尬。正这时候,里间传来了小孩的啼哭,槐花把筛子放下,到外面洗了脸,进屋把小孩抱了出来,撩开衣襟,把乳头塞进婴儿的嘴里。

  “周乡长,你你看。我在这里不方便,你和槐花嫂子聊吧。”说完不管周正愿不愿意,就出门来到院子里。

  周正见槐花奶孩子,走也不是留也不是,关键是他的眼睛没处搁,槐花的胸前的白晃晃的不断刺激他作为男人的神经。

  好不容易婴儿吃完了奶。周正豪说道:“妹子,首先作为乡里的一名领导,对昨天晚上的事情表示道歉,不管事情的真实情况如何,毕竟王怀根在工作期间喝酒不对,没有经过你的允许酒后来到你家更不对。”

  槐花还是不说话,任凭周正絮絮叨叨。忽然槐花怀里的婴儿响亮的哭了,哭声激烈,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周正豪说了半天,槐花一句话没有说。

  没办法,周正豪很无趣的站起,说道:“今天的谈话先到这里吧,你想到了什么,就到村委会去找我,这几天我就在村委会里住。”

  周正豪刚出门,槐花就拿起一把扫帚,掷向门口啄食麦子的一只大公鸡,骂道:“吃、吃,就知道吃,光偷吃不会下蛋的东西,明天就把你杀吃了。”

  看到陈放在大门口一只抽烟,周正说道:“走。”

  “往哪里?”

  “先到村委会。”

  到了村委会,见到刘宝一个人在收拾屋子。陈放进屋,周正豪却在村委会的墙角拿出手机打电话,离得远,陈放听不大清,隐隐约约是周正豪在向上面汇报村里的情况,忽然听到声音大了起来:“我一看就不是一个良家妇女,王怀根这是咎由自取,这件事我处理不来,问不出一个字,你让老白他们问吧,问出啥是啥,该怎么出理,怎么处理。”

  周正豪发泄了以后,又把声音降了下来,腰明显的弯了下来,一边答应着:“是是。”大概是电话那头大领导发脾气了。

  关了电话,周正豪进屋,一下子躺倒了床上。刘宝讪讪的上前,说道:“头儿,上面有什么新的指示?”

  “大领导说了,你和我都要留下来,在东拐村开展工作,计划生育工作不能停,不能因为王怀根个人的事影响了全乡的整体工作安排。”

  “他们几个逃走的家伙是不是还要来。”

  “当然,一个都跑不掉,都得乖乖的回来。大领导说了,东拐的计划生育工作不能因为王怀根事件就放松了,就降低了标准,要搞,大搞,搞深、高透。”

  “就目前的情况,工作能开展下去?同志们会真的下劲?”

  “领导有领导的想法。领导高明啊!”周正叹道。

  “要说高明,我就服你周乡长高明。”刘宝拍马屁说道。

  “你懂个屁。领导说了,工作照常开展,不要急,慢工出细活,要理顺群众情绪。这里面有三个目的,一是工作照常进行,减少不利影响,避免外界不必要的猜测。二是多调查了解,了解什么,王怀根的案件有没有人为故意操作,了解以前村里的遗留问题,就把群众情绪引导到了宋有理执政的时候,宋有理不知道在哪里,不知死活,群众发泄一下就好了,怎么处理?死无对证,三是要摸清情况,给东拐村配班子,陈放能不能继续执政,还是两可。”

  “高,周乡长分析的就是到位,我怎么就想不起来呢?但是,就王怀根这一个小事,直接让派出所查就行了,何必绕那么大的圈子。”

  “你又不懂了,男人和女人的事情,在法律上是不平等的位置,两情相悦,缠缠绵绵,卿卿我我,好事成了,男欢女爱,多美。可是只要女方一翻脸,就麻烦了,远的不说,近的,就咱乡南张庄那个村主任,和村里一个妇女好了几年了,几乎是公开的秘密,这家伙喝了一点酒,大白天就往人家家里去,正做好事,被女的老公公发现了,其实他老公公早就知道他俩的事情,只是他的儿子太对不起观众,前几年在一个矿上接班,当了工人,才娶了那个三里五村的美女。儿子一年回来三五天,又窝窝囊囊,为了一个囫囵的家,忍了。可这是大白天,老公公想你也欺人太甚了,就叫来本族的几个小伙子,打开屋门,抓住那个村主任,就要狠揍,女的为了掩护他逃跑,抓起农药瓶子就喝,几个小伙子一看要出人命,那还顾得揍人。赶快把她送进了医院。”

  “后来呢?”刘宝好奇的问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