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又来了?”这次槐花见陈放在屋里,就说话了。

  “说着,这位是刘宝刘区长。”陈放介绍道。

  “怎么昨天晚上还是刘宝,今天就是区长了,提拔挺快哩,是不是王怀根叫撸了,换你当区长了。光把他撸了就能解决问题?”槐花说道。

  刘宝的脸一红,好像占了槐花很大便宜似的。

  “不是又来了,是刘区长不放心你,来看看。”

  “对对,来看看你,怕你想不开。”刘宝毕竟年轻,还不会做妇女工作,对妇女说话还脸红。

  “我有什么想不开的,他王怀根又没有吃我的肉,真要来硬的,他王怀根不一定是我的对手。你们不是怕我想不开,是怕我往上告状,你们放心,我槐花不是不讲理的人,想不叫我告状,得答应我两个条件。”

  “你说,嫂子,只要是乡政府能够做的,我立即向上汇报。”刘宝忙答应道。

  “条件很简单,现在你们不是在选村干部吗?我算一个,我要当妇女主任,你们公平的问一下乡亲,看我槐花够不够格,当然我要当妇女主任只跟陈放兄弟搭班子。第二,让王怀根来俺东拐村,在街里给我磕三个头。否则我就上上面告状,告王怀根借工作之名强奸妇女,让他坐大牢。”

  “只要嫂子你能消消气,有条件,我马上就汇报。只是让王怀根在街里磕头恐怕有点······”刘宝说道。

  “条件我已经说了,答应不答应是你们的事情。好了,你们去汇报去吧,我有事,要忙。”槐花下了逐客令。

  刘宝走在街上,心里窃喜,这两个条件听起来过分,但不是不可行,听话音应该有商量缓和的余地,我刘宝一出马就有进展,比周乡长还有成色。而且,这一下子就把王怀根按死了,他想以后翻身就难,我刘宝的工作区区长就坐稳了。

  “陈放,听着这个女的挺关心,挺那个你哩,当妇女主任只给你搭班,是看上了你的才了,还是看上了你的貌了。”刘宝酸酸的说道。

  “你不要胡说,这个女人说话直,想到那里说那里,你要是胡说,这件事我就不管了,你们该怎样处理就怎样处理。”

  “好,好。我不胡说了,我发现东拐村真的离不开你,”

  进到村委会,刘宝高高兴兴的就进了周正豪的屋子。陈放不想进去,因为槐花说只和他搭班子,好像这件事与他有利益关系,他要避避嫌。

  陈放听见周正豪骂道:“这个王怀根就这样治治他也行,不过乡干部不可能在大街上给人赔礼道歉吧。”接下来的说话听不清了。

  村里基本稳定了,吃过午饭,周正豪就急不可耐的听各个小组的走访情况,听了之后心里有了谱,然后就给书记乡长打电话,把他的意见汇报了一下。

  乡干部开会,陈放在村委会吃了饭就回家睡觉了。睡了不大一会儿,刘宝又来了。看陈放洗把脸。说道:“刚才工作组开了会,周乡长把情况给书记乡长汇报了,领导基本满意,要我们做好重点工作,重点工作是啥?就是槐花的工作,槐花的工作有谁来做,当然就由你这个村委负责人来做。”

  “怎么做?”

  “槐花想当妇女主任,是好事,愿意为群众办事,乡里欢迎。但要走程序,看村民愿不愿意选她,刚才周乡长听了情况,这个妇女在村里还有点威信,基本可以答应她。”刘宝说道。其实陈放知道,妇女主任一般都是内部选定的,一个村里愿意出头露面,能说会道愿意当干部,老公又支持的不多。槐花泼辣敢说敢干,是当妇女主任的料。答应她当妇女主任没有问题。

  “至于槐花说的让王怀根来东拐村,在大街上磕头赔礼道歉,不可能,要那样,乡干部的脸让他丢完了。书记乡长宁愿把他送进大牢也不会让他这样丢人现眼。领导说了,你必须做通槐花的工作,让王怀根赔礼道歉可以,但是在小范围里给她赔礼道歉,比如可以让王怀根晚上到槐花家里去道歉。”刘宝又说道,语气里充满了强硬,肯定刘宝把槐花说必须和他陈放搭班子的话向上汇报了,大领导已经怀疑陈放了。

  “我试试吧,不一定能够做通工作。”

  “陈放,你听好,领导交代是必须,不是不一定,这件事就交给你了,你看着办。”

  “好吧,官大一级压死人。”陈放不满的说道。

  到了槐花家,迎面碰见母亲抱着小雨生出来,小雨生是来吃奶来了。陈放进屋,槐花的衣扣还没有扣好,露出白花花的一片。

  见陈放躲避她的身体,槐花说道:“刚才你儿子抓住我的奶不放,你还不如一个一月大的婴儿,那么害羞。”

  “嫂子,大白天里,别人看见不好,把衣服整好,你不知道这两天有人专门盯着你哩。”

  “盯我干啥?怕我跑了,去告状?我要是真出去,你们谁都拦不住。兄弟,这两天的戏好看不?”槐花喜形于色的说道,好像这两天的事情与她毫无关系。

  “啥戏?”

  “你是不懂还是装聋作哑,我就是要整一下王怀根,这家伙第一次到俺家我就看出他是一个好色货,不是一个好东西,果然昨天晚上他喝了两杯猫尿就来了。”

  “他进你屋了没有?”陈放问道。

  “我让他腥气都闻不到,还让他一身骚。怎么,怕你嫂子的身子被别人占了?”槐花一脸兴奋的说道。

  “南海和陈光他们几个是不是提前埋伏好的?”

  “你挺聪明,一下子就猜到了。”槐花说。陈放不想说,当时他就在外面一直看着哩。

  “这件事以后谁都不能说出去,你这是诬陷。”

  “啥诬陷,是我拉着他王怀根来俺家的?”

  “好了,我不和你抬杠,这件事适可而止,不能闹得收不了场。”

  “你说吧,嫂子听你的。”

  “你真的想当妇女主任?”

  “当,我觉得我能当上。”

  “你为啥非要和我搭班子?”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