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兄弟,你当你嫂子看不出来,这个王怀根不是好东西,想把你弄下去。村里有几个人不卖你的账,想把你干下去取而代之,有胡大发,鬼火,你看看他们都是啥东西?一个是老狐狸色鬼,一个是大骗子,他两个要是在东拐村当家,会有群众的好日子?我就是看上你的人了,觉得你能够干好,又不放心,就要和你一起干,把王怀根弄走,是不让他说你的坏话,非要和你搭班子就是警告乡政府的人,如果别人当了村主任,我槐花还要继续告状,这叫一箭几雕。”

  听槐花的话,陈放心里冒寒气,一个农村妇女把问题看得如此透彻。“王怀根你就真的要他在大街上给你磕头?”

  “就是吓唬他。会真的?”

  “你说咋办?”

  “必须赔礼道歉,而且要写出保证书。万一他以后不认账,说我诬陷他怎么办?”槐花说道

  “那好,今天晚上我就让他来给你赔礼道歉。就这么定了。”

  “也不能这么简单,我要看他的态度,态度诚恳了,就放过他,如果他应付我,还不会放过他。”

  “好,我回去和周乡长说一下。”

  陈放磨磨蹭蹭的在家里呆了一会儿,眼看天就要黑了,就慢悠悠的往村委会。一进村委会,周正豪就赶快把他拉进屋。

  “说的怎么样?”

  “不怎么样。槐花还是不依不饶,要不是俺两家有一点拐弯亲戚,她就和我翻脸了,好说歹说,勉强答应,说看王怀根的态度,但必须写出保证书。”

  夜,灰蒙蒙的,一辆吉普车远远的开来,车子没有进村,远远的停在了村口,车上下来一个人,没有了往日的雄赳赳气昂昂,倒像是一个贼一样望望周围有没有人,从车上提着两包东西,快步进了村子,,在槐花家的胡同口,刘宝迎了上去。

  “走吧,晚了她就睡了。”

  进了槐花家的院子,刘宝轻轻的敲门。:“嫂子,嫂子开开门,我是刘宝。我们来看你来了。”

  门吱扭一声开了,刘宝就站在门外,他知道有好戏。王怀根进屋就噗通的跪了:“妹子,你原谅我一次,我真的喝多了,看在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份上,你原谅我这一次,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“起来吧!保证书写了吗?”槐花幽幽的说道。

  王怀根站了起来,连忙说道:“写了,写了。”说着从兜里掏出几页纸递上去。

  “你要签上你的名字,现在签,我看着。这里有笔。”

  王怀根无奈,拿过笔,刷刷的写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“我不认识字,学问小,这字写的像鳖爬一样,你给我念一念”槐花说。

  王怀根无奈,一字一句的念了,其情真切,其意甚悲。

  刘宝在外面听见,想笑。

  “把你带来的东西带走,滚吧,我要睡了。”槐花说道。

  “妹子,来的时候想着给你家小孩带的一点东西,算是我的心意。”王怀根说道,

  “拿走,要不我明天送到村委会,送到乡政府。”

  “好,好,我拿走。”

  王怀根知趣的把东西拿上,出了槐花家的院子。屋门在背后“咣”的关上了。

  “刘宝,这件事你谁都不能说。你哥为了工作,为了乡政府的荣誉不惜牺牲自我,我不希望这件事有人误会。”王怀根终于一块石头落地,又开始自我标榜了。

  “王区长,我一毕业就跟着你,你是我的导师,我会瞎胡说?你放心吧,就是烂到肚里也不说。”刘宝还叫着王区长,不知道王怀根有没有听出来滋味。

  “好,你真的是我的好兄弟。我就先走了。你领着伙计们在这里好好干吧。”

  “好,我就不送;。”刘宝目送王怀根坐的吉普车消失在黑暗里。忽然觉得秋季的夜,很凉。

  王怀根的事情就这样了结,乡政府的人都知道咋回事,工作积极性大打折扣,在村里又晃悠了几天,草草收兵,秋季计划生育活动就此结束。

  这天大清早,就见来了一辆草绿色的自行车,自行车上一个草绿色的人,进到村子就高声叫:“陈光,陈光,陈光家在哪里?”有人指了指陈放家的位置。

  “陈光,陈放,信件。”邮递员在墙外高声叫到。

  陈光还没有起床,陈放纳闷,家里没有什么元亲戚,怎么会有信件?猛然,心头一喜,是不是录取通知书下来了。

  跑出门。邮递员问:“你是陈光?”

  “不是,我是他哥。”

  “他哥也行,你签一个字。”

  陈放刷刷的签了,邮递员拿出一个信封,是一所警察学校的信封。陈放拿住就跑进家。高声叫到:“陈光,陈光快起床。”

  母亲听到了,高兴的问:“是不是真的录取了?”

  “真的。”陈放撕开信封,一张大红的录取通知书。

  过了几天,邮递员又来了,一样的在村里大喊:“宋尔梅,宋尔梅。”宋尔梅高兴的跑上大街。打开信封,一样的大红录取通知书,宋尔梅考上了市里的师范专科学校。

  小村沸腾了,有史以来,小村的第一个大学生是陈放,严格的讲不是大学生,只是一个中专生是陈放,这第二第三是陈光和宋尔梅,村里没有村史,像陈放一类最多的应该算是秀才吧,小村以前应该秀才就很少了,反正,所有的人都兴奋,陈放陈光的事迹在周围的村庄里已经成为了传说。

  喜事连连,陈放就有了想法,来到宋伊梅家的院子,院子不大,收拾的井井有条,秋高气爽,艳阳高照。陈放进院里咳嗽了一下,宋尔梅跑着从屋里出来了。

  “陈放哥,不,陈主任,你来了?请少坐,妹子给你泡茶。”宋尔梅在院子里给陈放拉了一把椅子,就蹦蹦跳跳的进屋了。

  陈放点了一支烟,慢悠悠的吸着,宋尔梅原来的一个黄毛丫头,出脱落成了一个阳光大方的女孩了,陈放第一次有了兄长或者长辈的感觉。

  一会儿,宋尔梅就端了一壶茶出来了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