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姐哩?”

  “我姐在屋里呀!”宋尔梅很无辜的说道。

  “咋不出来呢?”

  “我们以为你有公干,你不召见,谁敢冒昧。”尔梅说道。

  “把你姐叫来。我有话说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我以为你找我谈话哩,勉励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,不要给乡亲们丢脸,学成归来,好好回报家乡。原来是找我姐呀,早说,就不给你这么殷勤了。”

  陈放笑笑,宋尔梅小他几岁,却是伶牙俐齿。

  宋伊梅从屋子里,看见陈放笑了笑。

  “陈光和尔梅一起考上了大学,我想好好庆祝一下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怎么庆祝?”

  “放一场电影,请村里爷们喝酒不。”

  “又不是什么名牌大学,没有必要吧!”妹妹考上了大学,宋伊梅当然很高兴,其实也想祝贺,陈放知道她是舍不得花钱。

  “你什么都不要管,只要参与就行了。”

  ”陈放哥,你怎么这么好哩!怎么感谢你呀?”宋尔梅说道。

  “你姐俺两个是同学呀,同学就要帮忙的。”

  “你那么多同学都需要帮忙,你帮的过了来吗?该不是对俺姐有什么不良企图吧?”宋尔梅笑着说。

  “你个死妮子,怎么说话?你陈放哥好心帮咱,你不知道感激,说着昧良心的话。”宋伊梅红着脸说道。

  “看看,我没有说你有不良企图,你干嘛护着俺陈放哥,我看你也是居心不良。”

  宋伊梅上来就要打宋尔梅,尔梅笑着跑了。

  “这几天选一个日子,把亲戚叫来,好好的庆祝一下。给你爸妈说一下,让他们回来吧,离家这么远。老在外面不是长久之计。再说了,现在有我在村里负责,不会刻苦他们的,大不了,我把罚款替你们交了,让他们回来安安稳稳的过日子。”陈放对宋伊梅说道。

  “我给他们打电话了,他们很高兴。知道你这几年不少帮助,很感谢你哩,他们现在在那里承包了地,种的大枣、葡萄,这时候正是收获的季节,走不开。”

  “你爸妈他们真的放心呀,这都几年了,不回家看看。”陈放有点怨恨宋发财两口了。

  “前几年不是没有办法吗?其实我以前很怨恨他们,现在习惯了,他们还带了两个弟弟,不容易。等尔梅大学毕了业,就好了。”

  “伊梅,你看咱同学几乎都结婚了,你也该考虑你的婚事了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宋伊梅怨恨的看了一样陈放,说道:“等尔梅工作了,我再考虑,现在还有三梅在上学,我走了,她们怎么办?”

  “你考虑的太多了。要是等到三妹也工作了,你就成了老太婆了。”陈放开玩笑的说道。

  “老太婆就老太婆,没有人要我,就一辈子不嫁。”

  陈放看到宋伊梅的眼里有晶莹的雾一样的东西。

  “事情就这样定吧,我选好了日子,就通知你。”陈放说完就走了。太白天的,孤男寡女时间长了,村民会说闲话。

  回到家,母亲刚才槐花那里回来,小雨生吃了槐花的奶,几乎一天一个样,胖乎乎的。

  “放,你答应槐花的事可不能食言。”母亲说道。

  “啥事?”

  “你答应把雨生给槐花做干儿子,说到就要做到,不能食言,刚才槐花还问这件事,要我说,雨生就要满月了,这满月就就和雨生认干娘一起办了。你看中不中?”母亲说道。

  母亲说的有理,但陈放一直觉得槐花性格泼辣,虽然没有她风骚的证据,但槐花火辣辣的眼睛,陈放真有点害怕,怕自己万一有一天自己控制不住自己,和她有了那事。现在自己是村主任了,不想让群众说三道四。但槐花真的对雨生好,迟疑了一下,想到只要做的正,管他们说什么。

  “要不,这样,妈,把雨生的过门酒、满月酒和陈光尔梅上大学的喜酒一起办了,热热闹闹,隆重的办。”

  “好好,雨生认一个干娘,以后肯定会结结实实。”乡下,但凡是比较娇养的或者是身体不大好的孩子,就要再过一家,认一个干爹干娘。

  “你去彪头村找老李给挑一个好日子,就把雨生认给槐花。”

  “好好,我这就去。”陈放说道。想到彪头村的老李,陈放忽然有点惶恐,去年陈放去找他合八字,老李说他和刘英的八字不合,他不信,就这样结婚了,可是不到一年,刘英就去了,难道真的是他克了刘英,是他害了刘英?今天如果再去,会不会有不好的结果,是信还是不信?

  陈放骑了摩托车,来到了彪头村,来到村南的那处高岗,高岗上的老李的灰砖小楼,在绿树掩映下,静谧幽深。陈放把摩托车停在一片小树林里,在老李家的墙外抽烟,不知道进还是不进。迟疑了好久,已经抽了三支烟,忽听一个声音说道:“小兄弟,来这么长时间了,进家里呀。”

  陈放扭头,看见老李不知道何时在小树林的那边笑眯眯的望着自己。

  “哦,李师傅,刚才没有见到你,我随便转转,不敢打扰你。”陈放直接叫了李师傅。

  “回家喝杯水吧,既然到家门口,就不要客气了。”

  “师傅在在这里练功吗?是不是打扰你了?”

  “不,不,我随便转悠,哪有什么功要练,遇见,就是有缘,有缘何妨一叙?”

  “好。”

  陈放随老李一起进了那处空旷,有点神秘的住处。

  老李带陈放进了屋子,屋内虽然陈设简单,但很干净,井井有条,客厅放了一处茶台,墙上挂了两幅山水画,与一般人家的摆设明显不一样。

  老李给陈放倒了一杯水,陈放接过,茶水不热,陈放喝了,有苦涩的味道。

  “一杯竹叶茶,就是院子里的竹叶,小兄弟不习惯吧?”

  “还好,挺爽口的。”

  “竹叶降火清肝,利尿化痰,只是这随处乱生的东西没有人珍稀了解罢了。”

  “李师傅不是一般的庄稼人。这附近您很有名气的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