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祖上留下一点糊口的小伎俩,信则有、不信则无。一些祖上留下的东西,村民习惯了,其实就是心理疏导。”

  “世上其实有一些暂时不被科学证实的东西。群众思想解不开,就来问你。一种思想按摩吧。”

  “小兄弟说的是。”

  “李师傅,咱们这里以前有狐狸吗?”陈放忽然想到了丁大憨,想到了红狐。

  “有啊,以前很多的,我小的时候,就经常见到。这些年小山包平了,大树砍了,沟渠填了,它们没有了生存之地,就渐渐的没有了。”

  “在某处格拉里会不会还有?”

  “当然,肯定会有。”

  “见到他们会不会中邪?”

  “狐狸是一种动物,见到它们怎么会中邪,狐狸一般都在人迹罕至的地方,有点人受了惊吓,会胡言乱语的,有这个情况。你在野外见过狐狸?”

  “没有,听人说以前见过。”

  “以前见过的人多了。”

  “如果伤了狐狸,会不会遭到报复?”

  “动物也有灵性,有记忆,会分辨敌人和朋友。有些动物的记忆力很强,会报复曾经伤害过他们的人或动物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又聊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陈放告辞。

  “小兄弟,今天来找老李不是来闲聊的吧?”老李说道。

  “没什么事情,就是来闲聊的。”

  “小兄弟没有实话。你不说也罢。不过你今天来,我看你红光满面印堂发亮,已经进入了生命的快车道,兄弟不是一般人物,好好把握自己,不要做欺骗自己的事情,将来必定大富大贵。”

  “谢谢了,以后经常来你这里喝茶。”

  “好,老李就恭候。”

  出了老李的院子,陈放忽然觉得天空好清爽,秋高气爽就是这个样子吧。虽然没有问给雨生认干娘的日子,但老李的一番话使陈放放下心来,就掐指一算,今天是个双日子,已经来不及了。就定在后天办酒席。

  回家给母亲和陈光说了,一家人都愿意,就忙差人通知亲戚邻居。

  一大早,陈放到白庙赶集买菜,路上,陈放想何不叫上周乡长白所长刘宝他们,一来家里有了大事,给他们报告一下,二来请他们来喝酒,缓和一下自己和乡里的关系,也抬高了自己的身价。看看快要上班了,陈放就先去了乡政府,分别见了他们,喝酒吃肉的好事,谁不愿意,就都高高兴兴的答应了。

  出了乡政府的门,见琴姐的照相馆开着门,就进去了。琴姐可能是刚开门,在里面收拾东西,见陈放进来,很高兴的问道“一大早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来看看你呀!”

  “学会贫嘴了?”

  “就是早就没有见到你了,你是我的救命恩人,不能忘恩负义啊!”

  “越来越贫了,你就直接说想你姐就行了。”

  “有正事,下午你要是不忙去我家里吧!”

  “有什么喜事吗?”琴姐说道。

  “真有喜事,想让你去照相,行不行?”

  “好,只要是兄弟的好事就是大事,什么时候去?”

  “下午四点吧!”陈放说。

  “好。”

  “要不要来人接你?”

  “不用,你姐会问路。”

  “好,就这么定,钱我照付。”

  “小子,你欠你姐的不光是钱,你怎么付?”

  “会的,姐,怎么会忘了姐呢?我去买菜去了。”

  “好,你去吧。”

  到了集会上,人山人海,各种物品琳琅满目。陈放买了几斤牛肉,两只大公鸡,两条大鲤鱼,几十斤猪肉。以及一些猪耳朵大肠猪肝小鱼小虾等等,又买了一些蔬菜,装满了满满两大袋子。

  回到家,把东西卸下,一家人开始忙碌,杀鸡剥,请了村里的厨子开始盘火煮肉。

  花婶前几天回化家庄了,同村上的那一家发生的纠纷,陈放给了那家一些钱,算是了结。秋季了,花婶惦记这地里的庄稼,说什么也要回去。今天是喜庆了日子,不能少了花婶,陈放就给母亲说了,母亲让他去吧花婶接来。

  天近中午,陈放骑着摩托车很快就到了,来到花婶家,家里冷冷清清,厨房里冒出袅袅青烟。陈放进到厨房,见花婶一个人在灶火前发愣,灶糖里红红的火苗就要燃烧到外面了,花婶好像依然不觉,花婶头发凌乱,不断燃烧的柴草的灰烬轻轻的落在她花白的头发上,红红的火映在她皱纹的脸上,花婶老了,走在街上就是一个典型的农村老妪。

  “妈。”陈放叫了一声。

  花婶扭头看见陈放,先是一惊,然后皱纹的脸就像一朵菊花开放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花婶惊慌的问道。

  “我来接你回去。”陈放答道。

  “我刚回来几天,地里还有活要干,过几天吧。”没有了刘英,小雨生白白胖胖的不需要那么多人照顾了,花婶觉得再在东拐住就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了,村民要说闲话了,就故意推辞,准备以后没有特殊的事就不到陈放家里去了。

  “妈,今天晚上,准备办酒席,放电影,陈光考上大学了,是警察学校。”

  “哦,好,陈光也像你一样的争气,要是你爹活着就好了。”花婶情不自禁的说道。

  提到父亲,陈放沉默了。真的,如果父亲在,他该多高兴啊!

  他一辈子都看人脸色活着,谨小慎微又狡黠地活着,可是没有如果,如果父亲真的看到了这一幕。他难以形容父亲的心情。

  “不说他了,愿就愿他没有福,做事不小心,该。”花婶怕陈放难过,说道。

  “妈,你做啥好吃的,我看看。”陈放也转移话题,其实他知道花婶心里一直想着父亲,说着就上前掀起锅盖。

  “别,放,没有做啥好吃的,不知道你要来,要知道你来,我就买一只大公鸡给你吃,秋天的公鸡最好吃。”花婶像拦住陈放不要掀锅盖。

  已经迟了,陈放掀开锅盖,热气腾腾的锅里,只有少许的红薯稀饭,而且是剩下的红薯稀饭。

  “妈,你就吃这些?”陈放鼻子一酸,说道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