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妈,我不是怕你担心吗,以后不会了,你放心吧。”

  接下来是宋伊梅,宋伊梅见陈放过来,就轻轻的抿了一下酒杯,陈放就没有再强迫她喝酒,她就那样一直低眉顺眼的坐着,脸上偶尔陪着众人笑笑,露出浅浅的酒窝。

  “兄弟,听说今天晚上乡长都来了,俺兄弟面子大,你咋不领我去见见大官,让我这个农村妇女沾沾领导的福气。”槐花忽然说道。

  如果在平时,陈放不会带槐花到公共场合去,今天高兴。对于周正豪、老白他们几个经常在酒缸里泡着的人,必须让他们喝好,否则就是没面子。

  “好,走,我带你去,好好给他们端两杯。”

  槐花高高兴兴的跟着陈放进了堂屋。陈光已经敬酒结束。见到陈放领着一个丰满的少妇进来,周正豪和老白醉眼朦胧,忽然都是眼前一亮。

  “我来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儿子的干娘,这一个月多亏了有他这个干娘,要不我儿子肯定饿得像猴子,今天既是兄弟陈光考上学的答谢宴,也是儿子的满月酒,更是儿子认干娘的日子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别别,陈放,刚才你说的我没有听懂,怎么没有你亲家婆,你儿子就成猴子了,难道你儿子是吃你亲家婆的奶长的?”周正豪淫邪的望着槐花说道。

  “乡长真是好眼力,是的雨生就是吃我的奶长的,怎么,俺农村妇女没有其他本事,奶娃有一套,水多。”槐花大大咧咧的应道。

  周正豪接不上话,“嘿嘿”干笑了两声。

  “周乡长,你来俺兄弟家,也是俺家,怎么说呢?蓬荜生辉,今天我作为一个妇女一定要给乡长敬酒,不喝就是看不起妇女同志。”槐花给周正倒酒。

  “不能喝了,刚才喝了不少要喝,咱俩一起喝,碰杯,男女平等”周正豪说道。

  “好,你说碰几个就碰几个,不许反悔。”槐花把酒杯端到周正豪面前。周正豪醉眼朦胧。只闻到一股浓烈的香气,这也是今天槐花为了赴宴,特意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。

  连干两杯,周正豪有点不胜酒力,连连摆手,说道“不行了,不行了。”

  “男人哪能说不行?再来两杯。槐花今天陪乡长一战到底。”

  周正听到了槐花两个字,感觉好熟,就问道:“你们村里几个槐花?”今天槐花特意收拾了一番,周乡长竟然一时没有看出来。

  “就我一个呀!”

  “那你?”周正忽然想到了王怀根深夜敲门的事,那个妇女不就叫槐花?再仔细望望槐花姣好的容颜,性感的躯体,酒,忽然醒了大半,怪不得王怀根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。

  “我就叫槐花,周乡长是想问王怀根的事吧,不错,王怀根不要脸,喝了酒敲我家的门,你领导大义凛然,处分了王怀根,我槐花更要感谢了。”

  槐花的出现太突然,周正豪一时没有捋开,现在细想,王怀根的事里面肯定有问题,原来你陈放和槐花是干亲家,槐花的事肯定有你陈放的手在搅动。

  “想啥哩?周乡长,这杯酒妹子先干了。”

  槐花喝了,周正无奈喝了。

  “周乡长,你不要忘了,你们答应过的事还没有兑现哩,就是我当妇女主任的事情。”槐花笑盈盈的说道。

  周正忽然觉得脑袋大,感觉自己不知不觉也进到了一个圈套,一个漩涡。

  接下来老白和刘宝都乖乖的喝了,喝的有点尴尬,有点勉强。老校长胡德贤看出了端倪,就主动向周正豪挑战,要划拳,大战十个回合。陈放给槐花使了眼色,槐花笑盈盈的出了堂屋。

  趁院子里热闹之际,陈放走出家门,来到大街上,大街上正在放电影,电影幕布上,红红的高粱地,一对男女在翻滚,激情四射。看电影的人群里有老头子在低声说道:“这是放的啥?放的啥?伤风败俗。”眼睛却紧紧盯着前方的幕布,生怕漏掉了一点细节。

  放映机“吱吱”的响着。没有杂乱之声,可以听见人群里有短促的呼吸声。陈放远远的站在一个高坡上,随着放映机里映出不断变换的色彩,人群里不同的脸上映出不同的花花绿绿或红绿相间恐怖的脸庞。自从有了电视机,看电影的人越来越少了,整个电影场里都是本村的群众,尽管黑暗模糊,陈放还是能够看出谁家的老人,谁家的孩子,外村的人很少。突然,有几个人影,在人群里不断晃动,是几个小伙子,他们明显的不是在看电影,不断的东张西望,那里来的小伙子?现在不是像陈放小时候那样,一个村子放电影,周围几个村里的人都跑来看。

  在电影场里站了一会儿,陈放就回家了,家里还有客人。远远的陈放就听见家里热热闹闹,周正和老白几个已经喝多了。

  院子里,两个厨师在抽烟,没有主家的话,他们不敢上热菜,上热菜就是宴席要结束了,如果客人没有喝好,主家要被人耻笑的。喝好的标准就是要喝倒几个,喝得有人发酒疯骂大街,主人就有了面子。

  陈放对两个厨师说:“上热菜吧。”

  两个厨师扔掉烟蒂,打开鼓风机,炉火红彤彤的窜起来。

  几道热菜上了,清炖整鸡上了,清蒸大鲤鱼上了,最后一个鸡蛋汤上了,鸡蛋汤,村民叫做滚蛋汤,鸡蛋汤一上,整个宴席就结束了。

  外面电影散场了,热闹了几分钟,恢复了平静。

  周正好喝得有人驾着才能走动。陈放问:“能不能骑自行车?”

  周正“嘿嘿”一笑,说道:“你们把我扶到自行车上就不要管了。”

  “这样不行吧?”陈放问刘宝。

  几个人数刘宝最清醒。“没事,他经常这样,这样上了自行车,就能一路骑回去,你放心吧。”刘宝说。

  看着几个人踉踉跄跄、趔趔趄趄。陈放对一旁的琴姐说道:“你能和他们一起回去吗?”

  “我不和他们一起走,都是醉鬼。和他们一起你放心吗?”想来。琴姐真的害怕,黑黢黢的天,和几个醉鬼一道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