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俺也说两句,当选了妇女主任,就要为村里办事,俺不会说,以后就跟着主任好好工作,主任叫干啥就干啥,不给乡里领导脸上抹黑。”

  周正豪没有点评,对刘宝说道:“刘区长你看有啥说的?”

  “没啥,以后看工作吧。”

  “好,既然都表了态,希望以后就按照大家的表态发言,拧成一股绳,把东拐村的形象扭转,把落后村变成一个先进村。好了,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。”

  胡大发扭头走了。

  鬼火热情地拉住周正,说的:“快晌午了,今天中午我请客,两位领导辛苦,我敬两杯。”

  周正看了看表。“今天就不在村里吃饭了,下午还有开会,我们走了,乡政府有饭。”

  送走了周正豪,吃饭叫住鬼火:“鬼火哥,刚才你在周乡长面前说的要发展乡镇企业,你把详细想法说一下?”

  “陈主任,我大名叫胡红兵,以后叫我红兵哥,我现在是村委委员,叫我鬼火,不利于东拐村的整体形象。”

  “好,胡委员,这样可以了吧。”

  “你就鬼火了几十年了,忽然叫胡红兵,一下子改不过来。”槐花笑着说。

  “是这样,乡里要求大力发展乡镇企业,我看以后咱们就往纺织行业发展,要发展得有平台,有地方,以后咱们就在村东大杨树那里建厂。”鬼火说道。

  “那里不合适吧,那里是村里的耕地,村里最好的耕地都在那里,一亩的小麦能收一千多斤。再说办厂有污染,临近村子,群众有意见。”

  “陈主任,那里靠近大路,离家近,群众打工方便。”

  “那也不行,耕地不允许破坏,是基本国策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虽然你是主任,但是对付上级的事,你经验不多,说是那样说,咱真的建成了,领导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大不了交几个罚款就行了,就在那里建吧,只要咱们带头,有几个老板都想建厂,很快就成规模。”鬼火力争道。

  “建厂要有长远打算,厂子要离居民区远一点,我看南地可以。”

  “南地是一片荒滩,没有路,秋季一片汪洋,谁会往哪里建厂,除非是傻子。”

  “可以慢慢改造啊!”

  “等你改造好了,就猴年马月了。再说那里改造不是一两个钱的事情,多少年了,一直就是荒滩,就咱几个能,信球。怎么改造?”鬼火不服,说道。

  “可以把那里改造一个大鱼塘,或者叫一个湖,挖出的土把周围垫起来,作为建厂的土地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哈哈,兄弟,你刚当上村主任,脑袋发烧吧,这件事说说可以,就按你说的,没有几千万不可能实现。反正我就要建厂了就在俺家的责任田里,大杨树底下,我看谁蛋子大,真的给我扒了。”鬼火说完,站起走了。留下一脸茫然的陈放。

  “走吧,该回家吃饭了,你没有看见,我的胸前已经浸湿了,你儿子也该吃饭了。”槐花笑着说。

  真的,槐花胸前湿了一大片,是奶水浸湿的。

  “我这个妇女主任啊,工作上为你服务,生活上为你儿子服务,不容易。”

  陈放苦笑了一下。

  既然正式当上了村主任,就要拜会一下领导,汇报一下工作,谈一下下步打算,这是规矩。吃了早饭,陈放骑上琴姐的二六凤凰自行车,慢悠悠的往乡政府走去。

  到了白庙,先到琴姐的照相馆,琴姐在摆弄相机,见陈放进来,少女一样的莞尔一笑。

  “琴姐,我把你的自行车骑回来了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我这两天就是准备去哩,照片都洗好了,来,你看看中不中?”琴姐说着,拿出一叠相片。

  陈放仔细看了,除了几户的全家福,大部分是自己家人的照片,还别说,平时没有什么感觉的生活,在琴姐的镜头下,显得那么美,那么质朴亲切,尤其是自己,以前怎么就没有觉得自己帅呢?照片上的自己英俊、帅气、自信,就像电影明星。

  “我以前怎么就没有感觉到自己这么帅?”

  “傻样,是我的照相技术好,还没有见过自己夸自己的。”琴姐说道。

  陈放憨憨的一笑。

  “你挑一下这些照片,哪一个需要洗,洗多少张,哪一个需要放大。”

  “我一会儿要到乡政府去,见一见书记乡长,汇报工作,完了就过来挑。”陈放说。

  “好吧,我等着你,可要回来呀!一会儿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  “你现在就告诉我不就行啦!”

  “现在不告诉你,你回来再说。”

  “好吧,我一会就回。”

  “对了,你就这样去见他们吗?”琴姐问道。

  “是啊。”

  “我告诉你书记的烟瘾大,乡长的酒量大,你看是不是带点东西去,第一次见面是不是带一点东西?”琴姐提醒道。

  “我去汇报工作哩,又不求人办什么事情,什么都不带。”

  “傻子。”琴姐说道。

  出了照相馆,不远就是乡政府,陈放知道二楼最东头就是书记的办公室。书记姓赵,叫赵磊。

  直接上了二楼,书记的门关着,陈放轻轻的敲了几下,没有动静。就准备走开,忽然听到里面说道:“谁呀?”

  “我,是东拐村的陈放。”

  办公室的门打开了,赵磊是一个中年男人,白白净净,戴一副眼镜,文质彬彬,原来从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上下来,为人和气。

  “来来,小陈,早就想到你们村里去一趟,太忙。赶快坐。”赵磊说道。

  陈放就在他的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坐了,原来赵书记早就知道自己,心里一暖。

  正寻思怎样向书记汇报。门帘一挑,进来一个老太太,花白头发,衣衫破旧,一看就是农村老妪。

  赵磊的脸色一变,想要发火。突然老妇“噗通”一声跪倒在地。“我的青天大人,你要给我做主啊!”

  陈放慌忙站起,要去拉老妇。正这时候,外面又冲进来一个男人,男人长头发,几乎披到肩上,戴眼镜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