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哥,你们慢慢喝,我领这位老板出去方便一下。”说着胖姑娘就搀起贾主任往外走。陈放挪开地方,在一旁扶了一下贾主任,出了门,长发就任由胖姑娘的安排了,看路线,两人没有进厕所,而是往后面的院子里去了。

  陈放点了一支烟,吸了几口,进屋,看见司机已经和那个苗条姑娘黏糊上了,陈放咳嗽一下,说道:“你们慢慢喝酒,我去看看鸡子炖好没有。”

  出来房间,陈放看看左右没有人,估计贾主任已经进入战斗状态,就抓起门口的电话,直接拨了110.

  其他出警情况陈放不知道,反正这一次出警真的快,估计就五分钟的时间,一辆警车悄然而至,车上人员训练有素,直扑后院,这边,两个人控制了司机。

  后院的一个房间迟迟不开门,奈何警察都是开门的高手,房门打开,贾主任衣衫不整的走出来,看到几个警察,高声叫到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
  “警察。”

  “你们的证件?”

  一个警察出示了证件。

  “你们这是非法的,我要到省里告你们。”

  “你是干什么的?你的证件。”

  “我是省报的记者,奉领导的指示来体验生活。”

  “记者先生真是敬业啊!体验生活体验到床上了。”一个警察不无讽刺的说道。

  “这是我们的职业要求,你们不得干涉。”贾主任仍然盛气凌人。

  “上车,有什么情况到派出所里说。”

  “我不去,你们这是非法搜查。非法限制人身自由,我要投诉,我要见你们局长。”贾主任挣扎着不愿上车。

  那边,司机被迫打开了破桑塔纳的后备箱,里面几副车牌号,一把证件。

  “这就是你的身份吗?名头不少啊?”后备箱里,贾主任的身份不光是编辑室主任,还是某公司董事长,部队大校,望着这些,贾主任像泄了气的皮球。

  到了派出所,陈放做了笔录,警察仔细核对了以后,就让陈放先回去了,陈放一直没有说明这个案件就是自己报的警

  出了派出所的大门,一个小警察在后面交代:“不要忘了把饭店的账结了。”

  陈放“嗯”了一声,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  这是另外的一个镇子的派出所,离白庙有十多公里,陈放一时不知道是回家,还是回到白庙。仔细想一想,觉得还是回到白庙,把情况向赵书记汇报一下,就叫了一辆三轮车。

  回到白庙,陈放先找到刘宝,把情况一说,刘宝吓了一跳,说道:“你小子觉得干的漂亮,不知道是福是祸,这帮家伙到处招摇撞骗,没有一点道德底线,他们在暗处,咱们在明处,他们随时会勾结一些无赖找事,乡政府的工作不规范,难免会有把柄,一旦抓住了他们会到处散播,不划算啊,不就是几个钱的事吗?我以为你给他们几个钱打发走了,真想不到······”

  “那以后就任凭他们胡作非为,没有一点办法了?”陈放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钱花的是乡政府的,万一有事了,追责任可是个人的,这就是这帮家伙抓住了领导的心理,不断敲诈得逞的原因,你以为领导都笨,不知道他们是假冒记者。”刘宝老成的说道。

  “现在已经成了事实,你说咋办?”

  “走,去找赵书记,把情况给他汇报一下,看他如何处置。”

  两人来到政府院里,赵书记就在乡政府院里住,几间平房隔成了一个小院子,到赵书记家门口,刚好碰见他从家里剃着牙出来,想是已经吃过晚饭了。

  “赵书记,陈放想把今天的情况给你汇报一下。”刘宝说道。

  “走,去往办公室吧。”

  陈放把经过一说,赵书记惊得瞪大了眼睛。对刘宝说道:“你去把老白叫来。”老白就是派出所白所长。

  派出所就在乡政府的院子里,一会儿,老白就来了。

  “陈放,你把情况给白所长说一下。”赵书记说道。

  陈放又简单的把经过说了。

  “你看这件事陈放处理的是否合适?老白。”赵书记问。

  “再合适不过了,对付这样的小骗子就是这样,一次都不要让他们得逞,以后就不会有这样的骗子了,这帮人就像苍蝇一样的烦人,不但敲诈政府,连公安部门都敢敲诈,陈放弄这一家伙,估计几年都不会有这样的小骗子来了。”老白兴奋的说道。

  “他们会不会报复咱们?”赵书记不无担心的说道。

  “其实,他们嘴上吹的大,心里就像兔子一样,胆小。毕竟他们是干的违法事,不管是真记者,还是假记者。有个风吹草动,就会收家伙偃旗息鼓。”

  “要不你问问那个派出所长,看调查的情况怎么样?”

  “好,我问问。”老白拿出手机,拨了号,开了免提,说道:“伙计,你今天发财了,听说逮了一条大鱼。”

  “啥大鱼?”

  “你不是把省里的一个大人物拘留了吗?”

  “球的大人物,就是一个喷子,在所里猖狂的很,怎么?你怎么知道的?不是有人托你讲情了吧?”

  “咱勾不上那样的大人物,就是问问,这家伙在白庙想敲诈,没有得逞。”

  “是不是你做的局,把这家伙弄进来了?”对方的派出所长怀疑到

  “我要是做局,也不会让你捡便宜,你准备怎么处置他们?”老白问道。

  “这些家伙,一般人不愿意惹,既然进来了,就不能便宜他们,该咋处理咋处理。”

  “证据要扎实,程序要合法,伙计,小心不要惹了一身骚。”老白说道。

  “放心吧,老白,你弄了一个热红薯扔给我了,我不能砸在脚面上,到时候不是屎也是屎了。”

  “好哩,伙计,罚款有我一份,到时候你请客。”老白说。

  “好哩。”

  电话挂了。

  “赵书记,你听了,情况就是这样。”老白说道。

  “好吧,就这样。看那个派出所怎样处理了。”赵书记还是不放心的说道。

  “赵书记,我想汇报一下东拐村这一段的工作。”陈放看赵书记不再说话,就说道。

  “改天吧,今天有点累。”赵书记疲惫的躺倒在宽大的椅子上。

  “走吧,让赵书记静一会儿。”刘宝说道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