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放心里哇凉哇凉的,说来说去,赵书记只是画了一个圆,叫你往里跳哩,跳进去到底是何结果,不得而知。

  “好,回去我们就开会研究,争取早日开工出形象。”陈放说道。嘴上这么说,陈放心里清楚,就是槐花说的,自己就是光杆一个,不会有人支持。

  “好,年轻人,我相信你。不过,你不要害怕,也不要一下子搞很大,慢慢来,搞得精致一些,可以先搞一个规划。”赵书记伸出手,是要送客了,陈放握了握他的软绵绵的肥厚的手掌。

  出了乡政府,陈放心里郁闷,见路边有一个电话亭,就呼牛素:我想见见你。不一会儿,牛素回了传呼:下午吧。

  有了牛素的回音,陈放心里亮堂了好多,就骑上摩托车往市里走,天色还早,陈放就慢悠悠的在河堤上行驶。

  快到中秋了,河堤两边的荆条一人多高,绿油油的,再过一段时间,农民们就会把他们割下来,编筐编篓,往集会上去卖。庄稼已经泛黄,肥硕油亮的蟋蟀在河堤上爬来爬去,陈放几次会碾到了它们,发出“砰砰”的声响,荆条上面的蚂蚱不断的惊起,飞向远方。

  一只野兔出现在正前方,陈放加大油门,受惊的兔子撒开怀的跑,毕竟兔子的四条腿跑不过摩托车,眼看就要追上了,野兔一个急转,逃进了路边的庄稼地里。

  陈放心里发笑,忽然,他看到前面一点红光,就在河堤是正前方,红光蹦蹦跳跳,陈放以为看花离了眼,不错,前面就是有一个红色的东西,比兔子要大,比狗要小柔软的毛发出绸缎一样的光泽,陈放从来没有见过,不管是什么东西,陈放追兔子追出来兴趣,就加大油门,摩托车箭一样的追上去,那条红色的东西回头看了看陈放,他看到一双滴溜溜迷离妖媚的圆圆的眼睛,似怨似怒,欲语还休。见陈放不怀好意的追上来,红色的东西撒腿就跑。

  四十迈、五十迈、六十迈、七十迈。不能再加速了,河堤上坑洼不平,几次摩托车险些摔倒。

  怪了,红光一直就在前方二十米左右,四十迈东西有如此的速度?追了有十几分钟,河堤有一个拐弯,拐过弯不见了红光,却见一个老汉在河堤上慢悠悠的走着,穿着深蓝色的褂子,一双千层底布鞋,中等结实的身材,饱经风霜古铜色的皮肤,那不就说父亲吗?多少次,陈放跟在父亲的后头,看着父亲就这样不慌不忙的走在河堤上,只不过这个老汉独自一人,没有赶着狼猪。

  擦肩而过的时候,陈放禁不住多看了他两眼。

  这是一个典型的农民的装扮,胡子拉碴的脸上,一层薄薄的尘土,只是两只眼睛布满了红丝,陈放盯着他看的时候,老汉也盯着陈放看了两眼。如果父亲还在,应该就是这个年纪,应该还会在秋风的午后,赶着他心爱的狼猪,悠闲的走在黄土的河堤上,偶尔的遇见熟人,会打一个招呼,还会听到有侮辱性的玩笑,父亲还是那样卑微讨好的笑,在人流中,他就像一群白条鱼中夹杂的一个丑陋的小蝌蚪,游来游去,

  过去了好远,陈放又掉头回来,追上那个老汉,老汉惊讶的望着陈放,不知道他为什么又拐了回来。

  “刚才你见到一个红色的东西吗?跑的很快。”陈放问道,按刚才的情况,老汉应该和那个红色的东西走了一个迎面。

  老汉更加惊讶。摇了摇头。

  “就是有这么大。”陈放比划了一下那个红色的东西的大小。

  老汉有摇了摇头。

  陈放失望的调转摩托车,走了。

  “小伙子,那东西会迷人心窍。”背后,老汉大声的说。

  陈放心里“咯噔”一下。但还是走了,慢吞吞的走了。

  到了市里,下午了,牛素应该在上班。就给牛素打了传呼:我已到。

  好久,牛素没有回话。陈放就逛了一个小书摊。腰间的传呼机响了,是牛素打来的:在大门口等我。

  陈放兴奋的骑上摩托车,刚到市政府大门口,就见牛素款款的走来。看见陈放,说道:“你挺潇洒的,这么远起摩托车来了。”

  “上午在乡政府,见了乡里的书记,没什么事情,就来了。你今天下午不忙了?”

  “不忙,头儿出差去了,就没有那么多事情了。”

  “走吧,我带你兜兜风?”陈放说道,他不知道牛素会不会同意。

  “那多不好意思。”

  “你带上我的头盔,别人看不见你。”

  牛素意思了一阵,说道:“好吧。”

  陈放带着牛素,走大街窜小巷,任片片落叶滑落脸庞,不一会儿,就来到了城外的护城河边,河堤上人影寥落,虽然秋天了却绿草如茵,小树林里黄叶遍地,不时的见一对对青年男女或如胶似漆或背向而坐。

  陈放将摩托车停下,牛素摘下头盔,好奇的跑到堤边,摘几朵黄色的小花,就像一个调皮的小学生。

  牛素摘了一把花朵,跑了回来。这个一直生长在城市的乖乖女,大概很少有这样的机会亲近自然。

  “漂亮吗?”牛素嗅着花朵问道。

  “没有你漂亮。”

  “你说我像秋天的黄花?”

  “你说永远的花朵,一年四季,每时每刻,每一分钟。”陈放笑着说。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“我有一个好地方,你愿不愿去?”

  “哪里,远吗?”

  “不远,就是我的老家。”

  “你老家当然就是你最漂亮的地方。”

  “不,你没有去过,哪里真的很漂亮,去看一下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现在吗?”牛素看了看天,秋日的天气很高,远方几朵白云悬垂。

  “去了你就知道了,有几千多亩的的大草甸子,里面有野鸡野兔还有很多野果,现在正是好时候。”

  “天晚了,回来肯定天就黑了。”牛素拿不定主意。

  “有我,你怕啥?走吧。”陈放邀请到。

  “好吧,你骑的慢点。”

  “好,你放心吧。”陈放心里甜蜜蜜的暗喜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