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了公路,摩托车一直保持在五十迈的速度,离城市越来越远。牛素说道:“把头盔给你吧!”

  “你戴上,路上有风沙,会迷了眼睛。”

  “你就不怕迷了眼睛。”

  “我有办法。”

  陈放就把摩托车停下,牛素把头盔给陈放戴上。

  重新上路,牛素原来与陈放保持着距离,不知何时,两只胳膊抱到了陈放的腰上,把脸贴到他的背后,陈放一阵火热,没有说话,就这样静静的行驶,就像一对情侣,陈放多么希望这条路遥远,遥远到一生终点。不管前面笔直大道还是泥泞小路。

  过了县城,就走上了乡间黄土路,黄土路坑洼不平,摩托车不断的颠簸,牛素愈发紧紧地抱着陈放,他觉得背部有两团柔软的东西不断的磨砂着,身体像要燃烧,下体咯的难受。明显的,陈放感觉牛素也有了反应,她的脸贴在他的脖颈处火热。

  陈放禁不住回头,看见牛素的脸绯红,双眼迷离。

  到了那片草甸子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整个草甸子处于灰蒙蒙的境地,秋风吹动芦苇,沙沙的晃动,像有千军万马埋伏,归巢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在身边却有不见踪影,偶尔的一两声老鸹或猫头鹰的凄厉的叫声。

  “这就是你心中最美的地方?”

  “是,小时候这里就是神秘的地方,也是恐怖的地方,现在我爱上看它,你看碧波荡漾,芦苇轻抚,小虫叽叽,鸬鸟盘旋,阵阵花香,多美。”其实,这些话,陈放有点违心,有牛素在身边,他不得不表现坚强深邃。

  “你说的这些我怎么看不到,我只是觉得瘆得慌,有点害怕。”不知道是不是天凉了,牛素身上直起鸡皮疙瘩。

  “那是你没有读懂它,不要看表面,它蕴藏了深沉的美,只是现在还没有发掘出来,还没有绽放出来。”陈放低声说。

  “又作诗哩?”牛素苦笑了一下,说道。

  “会的,一定是最美的诗篇,为你。”

  天越来越暗,芦苇荡变得黑黢黢的,看不清了远方,陈放轻轻的抓住了牛素的手,小手冰凉,陈放禁不住将它放在胸口。

  “你说谎了,你心跳的厉害。”牛素说道。

  “没有说谎,心为你而跳。”女人真的敏感,直到今天以前,陈放从来没有觉得这里的美。

  牛素慢慢的靠近,把柔软的身子靠向陈放,燃烧,陈放觉得整个草甸子就要燃烧了。这是梦吗?

  “啊!”突然,牛素尖叫了一声。

  “怎么了?”陈放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你看。”

  陈放顺着牛素的手指一看,牛素的鞋上,一条蠕动的花绳子。是蛇。

  他极速的弯腰,抓起它,狠狠地抛向远方。

  牛素真的吓坏了,花容失色,浑身乱颤,好一会儿,才静了下来。

  “走吧,放,我怕。”

  陈放拥着牛素,说道:“对不起,会有一天我要让你看到这里的最美。”

  重新启动摩托车,摩托车灯像一把硕大的刀,劈开浓重的黑暗,车子很颠簸,陈放总觉得浓重的黑暗很沉,很重,压抑得摩托车都很难行驶。

  走了很久,感觉路越来越长,没有错,这条路白天走过很多次,车子的颠簸,车灯不断的上下的跳跃,有老鼠和野兔不断的在前面掠过,忽然,陈放又看见了前面一道火红色的东西,它在前面蹦蹦跳跳,像和陈放捉迷藏。蓦然回首,嫣然一笑,仿佛在说:来呀,来追我呀!

  陈放猛地刹车,后面的牛素更是结结实实的伏在了陈放的背上,摩托车瞬间憋死了,一切笼罩在黑暗里。。

  “怎么啦?”牛素紧张的问道,丝毫没有了罗曼蒂克。

  “刚才你有没有看到前面有一个东西,火红色的。”陈放声音颤抖。

  “没有啊!什么都没有看到,刚才好像一只小刺猬吧,在路边,我看见了。”

  “不是,火红色的东西蹦蹦跳跳,像狐狸。”提到狐狸,陈放心里一紧,他想起了货叔的故事,想起了丁大憨。

  “走吧,甭管看见什么了。”牛素催促道。

  陈放就蹬摩托车,蹬了好几下,怎么也发动不了摩托车,无边的黑暗压下来,陈放狠命的蹬摩托车,身上出了汗水,又瞬间被秋风冷却。

  “呕--------”一声凄厉的长啸,陈放一哆嗦,多么熟悉的声音,同窑厂里怪叫一模一样。

  “你冷吗?”牛素说道,声音像要哭了。

  “不,不冷。你不要拍,有我呢,”陈放说道,其实陈放心里只是对未知的恐惧,他不知道刚才真的看到了什么,他只担心牛素,这个一直在城市长大的乖乖女,跟着他来到荒滩野地,万一有什么意外,那可是他一生的痛。

  “呕--------”又一声凄厉的长啸。

  “那是什么叫声?我怕。”牛素真的要哭了。

  “不怕,素。我给你唱一首歌吧。”陈放为了烘托气氛,也是给自己壮壮胆。

  “妹妹你大胆的走往前啊

  往前走

  莫回呀头

  通天的大道九千九百九啊!”

  陈放敞开喉咙叫道,歇斯底里,像鬼哭狼嚎。

  “你不叫,我还不那么怕,你一叫,我觉得有鬼来了”牛素说道,口气里不那么怕了。

  摩托车还是发动不了。

  “要不,不摩托车放这里吧,咱俩步行出去,明天你来推。”牛素说道。

  “好,只是步行你行吗?你的高跟鞋走不了几步。路上可能还有蛇。”陈放说

  “你不要吓我了。”

  “来吧,我背你。”

  牛素扭扭捏捏,她确实害怕蛇,刚才就吓坏了。

  “我一百多斤哩。”牛素

  “一百多不了多少,最多一百一十斤。”

  “一百零八斤,你眼光不错”

  “去年,我打工,帮人扛棉花包,硬包,一包一百多公斤,像你,能扛两个,来吧。没有人看见。”陈放蹲下身子。

  牛素伏在陈放的背上。两人都没有说话,只听见路两边小虫的叽叽声,陈光陈放的几声吼,那个怪异的叫声没有了。

  走了很久,牛素问道:“累吗?”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