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可不敢给你提亲,你的眼光高,泡妞的水平高,听说你把市里的大姑娘都带回来了。”

  “你说的是哪里的事,不要胡扯。”

  “不要瞒你鬼火哥了,有人都见了,见你骑摩托车带一个姑娘,姑娘抱着你的腰,很亲密的。”鬼火说道。

  牛素来的那天肯定有村民看见了,也一定以为是陈放的女朋友,不是女朋友会那样的亲密,难怪村民会那样说。

  “鬼火哥,你可不能那样说,人家是一个大姑娘,条件好得很,咱就是开火箭也追不上人家。”

  “管她追上追不上,只管追,反正咱又不吃亏。来吧,兄弟,这里没有其他人,就不叫你陈主任了。”说着,鬼火打开袋子,里面两个菜,一个猪头肉,一个花生米,两瓶高粱大曲。

  “今天怎么这么想不开,来我这里喝酒,你提前打个招呼,我好有个准备,给你做两个菜,还叫你亲自带菜。”

  “兄弟俩,就不外气了,是你的愚公移山艰苦奋斗的精神感动了我,想想当初你让我和胡大发一起开发这里,我两个不同意,现在看来我们的觉悟太低了。”鬼火说道。

  陈放知道鬼火是花花肠子,不知道他今天来何意。

  屋里没有酒杯,鬼火就从窗台上拿来两个大碗,一瓶酒分开倒了两碗。“来,兄弟,为了东拐村的美好明天干杯。”鬼火端起碗,和陈放碰了一下。静寂的夜里,声音清脆。

  “干。”陈放应道,连日来的劳累寂寥,陈放也想醉。

  “火哥,听说最近棉花行情很好,发财了吧?”

  “他妈的,该发财了,拦都拦不住,你不知道,这几个月,棉花的价格蹭蹭的往上窜,比起去年这个时候已经翻了一倍。兄弟,你这几个月在这里风餐露宿,耽误了大好行情啊!”

  “无所谓,是自己的跑不了,不是自己的得不到啊!”陈放感叹道。

  “来,干了。”鬼火说道,独自把碗里的就喝了,然后亮了亮碗。

  “慢慢喝吧,喝急了,容易醉。”

  “要的就是一醉,秋夜凉爽,人生难得几回醉?歌上怎么说的,叫着醉倒在家门口,对醉倒在家门口,虽然发了点小财,但外出就像做孙子,想喝两杯又不敢,怕误事,怕有人算计,还是在家里喝酒,能喝出兴致。”鬼火说的是实情,陈放知道。

  “干。”想想两年来的遭遇,陈放也是一股酸楚涌上心头,就端起喝了。

  一瓶酒没有了,刚好,不能再喝了。鬼火又要打酒瓶,陈放不让。

  “兄弟,今天晚上我来有事情商量,好事,你总不能不让我说话吧!”鬼火说道。

  “有话你尽管说,酒不能再喝了。”

  “不再喝一点我说不出来,打开,能喝多少喝多少。”鬼火坚持。

  “好吧。”

  酒打开,一人一半,各自抿了一小口。“兄弟,实不相瞒,这几天我一直有一个想法,就是在村委工作上跟着你好好干,感觉有奔头,上次你让我入股开发这里,我心里有顾虑,现在想通了,我也想入股,你看怎么样?”鬼火说道。

  陈放没有立即表态,给鬼火打交道,必须留一个心眼。这片草甸子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见成效的,缺钱又缺人,鬼火加入进来,是好事情,但不能操之过急,就说道:“火哥,你知道,这里虽说是我提议做的,但是毕竟有几个合伙人,得和他们商量一下。”

  “那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?怎么,不欢迎你哥哥加入进来?”

  “不是那样的,你准备怎样加入?”

  “要钱兑钱,要力出力。”鬼火拍拍瘦骨嶙峋的胸脯。

  “明天我同他们几个商量一下,行吧。”

  “好,哥哥敬你。”鬼火端起碗,同陈放重重的碰了一下。

  两个人都有点晕晕乎乎的。

  “兄弟,不瞒你说。哥哥这些年走南闯北,见了些世面,也爱好天文地理,阴阳术数。咱们这里可是风水宝地,兄弟不知,一百多年前。咱们这里出过大事,出过大人物,险些就出了第二个朱元璋。”鬼火显然喝多了。

  “不会吧。”陈放装作一无所知。

  “以后哥哥慢慢给你说,有些事哥没有搞清楚,不瞎扯。干了,”鬼火把碗里最后一滴酒灌进喉咙。

  “干。”陈放说道,并没有把碗里的就喝掉,只轻轻的抿了一下。

  “兄弟,哥哥不是嘴里跑火车的家伙,村里人对我有看法,你也不全信你哥哥,告诉你,兄弟,过几年,我要让全村人对我刮目相看,听哥哥的话没有错,以后咱们会发大财,多大的财,你想都不敢想,你要想当官,让你当大官。”鬼火胡言乱语开了。

  “火哥,你看天都这么晚了,嫂子在家肯定不放心,回家吧,以后,不忙了,我请你喝酒。”陈放催促道。

  “好,哥哥走了,你好好休息。”鬼火站起,却一个趔趄,几乎摔倒,不敢连忙上前扶住。

  出了小屋的门,外面有了昏黄的月亮,虽然被厚厚的云彩遮盖,毕竟亮了一些。

  “好地方啊,兄弟,这个地方真的好啊,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哩。”鬼火撒了一泡尿,不胜感慨道。

  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啊

  ······

  鬼火鬼哭狼嚎的胡乱唱起来。把周围叽叽乱鸣的小虫惊得全都哑了。

  新铺的路,坑洼不平,鬼火本来就喝多了,深一脚浅一脚,踉踉跄跄。陈放看鬼火真的走不成了,就搀着他回村里。

  一路上鬼火仍然嚎叫,乱七八糟的唱。

  进了村子,路熟,很快就到了鬼火家里。听见鬼火的老婆在屋里骂道:“又在哪里喝多了,啥东西?鳖孙。”

  陈放就出了鬼火家,来到大街上,没有了鬼火的嚎叫,街上静悄悄的,喝了七八两酒,陈放也是晕乎乎的,就深一脚浅一脚的往草甸子的方向走。

  拐了几道弯,来到了村口大杨树附近,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:“陈放哥。”陈放惊得头皮一炸,看看周围没有人影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