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哎,咱就是苦命啊。”宋南海感叹道。

  接近中午,鬼火晃晃悠悠的来了,来到工地上,左看右看,尤其对挖出的骨头、锈蚀的铁器很感兴趣,不断捡起来,吹吹拍拍,在阳光下照照。在草甸子里转悠了一大圈。对陈放他们几个说道:“想必你们已经说过了,五十被你们的精神感动啊!不知道大家欢迎不欢迎我?”

  没有人搭理他。鬼火尴尬的笑笑。

  陈放把鬼火叫到了屋子里,把刚才货叔和宋南海的意见说了。鬼火很爽快的答应了,这出乎陈放的意料。

  “其实,这正合我意,本来我就忙,有你陈放领着大伙干,我不操心还分红,多好的生意?这样我出五万,不够再拿,怎么样?”

  “好,火哥爽快。”

  “但是,这里的什么事情总得让我知道吧,我要有知情权。”

  “放心吧,我们不会瞒着你干任何事情的。”

  事情说定了,鬼火就高高兴兴的从出了屋子,看见大伙忙碌,就抄起家伙挖土,挖了不几下,锃亮的皮鞋很快就成了胶鞋,油光的头发,被凤吹的散乱开来,耷拉在脑门。没有几下,已经气喘吁吁,头上浸出了汗水,鬼火就把衣衫解开,活脱脱就是一个汉奸形象。

  鬼火累的龇牙咧嘴,一会儿捶腰,一会儿拍腿。

  “鬼火,你累出了毛病,可不能算工伤。”槐花说道。

  “不算,不算,你们这么辛苦。就是缺一个慰问团,干脆我给你们当宣传员吧,这几年我是说学逗唱样样都会。”鬼火说道。

  “得了吧,昨天夜里,你鬼哭狼嚎的声音,家家户户都听见了,俺孩吓得哭,说是外面有鬼。”槐花取笑道。

  “昨天晚上我唱歌了吗?陈放。”鬼火不解的望着陈放说道。

  看来鬼火这家伙真的喝多了,把酒后唱歌的事情都忘了。

  渐渐进入冬季,已经挖好了几个藕池,天气转冷,草甸子里的水冰冷刺骨,挖泥的进度明显转慢。而来参观的人不断来到,大部分都是看热闹的。

  这一天,彪头村的老李来了,老李仙风道骨,白白净净,站在泥塘边上很不协调,老李不断的度着方步,这里望望,那里看看,还有手指不断的比划。

  陈放走过去,给老李了一支烟,自己点上。问道:“李师傅今天悠闲,来这里不知道有何指点?”

  “指点说不上,就是来看看,真佩服你的勇气,这么多年了,没有人敢打这里的主意,你这是要日月换新天啊!”老李说道,老李名叫李清风,很少主动到任何一个地方,一般都是有人请了,才从家里出来,今天不知道这个李清风怎么悠闲,来到这个烂泥塘转悠。

  “李师傅来,是不是看到什么,有什么交代。”对老李,自从刘英的事情出来以后,陈放对他打心眼里有敬佩之心,尽管他不相信所谓的命运

  “不,就是随便看看,你们忙。不打扰。”

  老李独自离去,留下陈放一脸的漠然。

  又过了两天,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辆吉普车,吉普车上下来几个人,围着草甸子转悠,看见陈放几个并不搭理,这是捡起地上的骨头和锈蚀的铁器看了看,然后带进吉普车里。

  “你们是干啥哩?”货叔大声的问道。

  “来看看,搞地质勘查的。”一个年轻人说道。

  吉普车开走了,留下一路烟尘。

  “这几天有点怪,不断有陌生人来这里,鬼鬼祟祟的。”货叔说道。

  陈放也觉得有点怪,忽然想起,搞地质勘查,应该给乡政府打招呼,乡政府然后通知村里,自己怎么不知道?看他们几个的打扮,不像是公家人,倒像是街上的小混混。

  “货叔,以后再挖出人骨头一类的东西,不要乱扔了,全部集中起来,先埋在一个地方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那些烂骨头有啥用?挖到了霉气。”

  “我看有些人不怀好意,以后这里的东西不要乱扔,也不要对外乱讲。我觉得这里面有事情。”陈放说。

  正在挖泥的槐花和宋伊梅听见,疑惑的看着陈放。“难道我们这里会有什么宝贝?”

  “说不定。”

  一个午后,刘宝来到了草甸子,陈放以为乡里有事,就把他让到小屋里。

  “想不到你们的干劲这么大,条件艰苦,就慢慢来。”刘宝说道。

  “争取今年冬天再挖几个藕塘,明年就可以见到成效了,环境也美。”

  “这里的情况不稳定,遇到降雨量大的年份,这里就成湖了。风险还是很大的。”刘宝说道。奇怪了,刘宝来不是打气鼓劲的,倒是来泄气的。

  “到时候把排水设施做好就不拍了。”

  “要是河水暴涨,这里的水不但排不出去,河水还会倒灌的,你想过没有?”

  “不是没有想过,但是即便水量大,以后可以把一些建设加高,水大了倒更好,环境美丽,河湖相连,不好吗?”

  刘宝见说不过陈放,就说道:“今天来给你商量一件事,就是有人想把这里买过去,出价二十万。你这一段时间出了不少力,钱,估计没有花多少吧?”

  陈放一愣,说道:“钱的确没有花多少,都是掏笨力气,二十万真的不少,不过我想知道,是谁要买这里?”

  “你愿意不愿意卖?”

  “这是乡政府的意思还是你替人来牵线?”陈放问道。

  “是替人牵线,不是乡政府的意思。”

  “我想知道到底谁要买这个荒滩,是不是脑子进水了?”

  “如果你有意思卖了,就谈谈,如果不愿意转让,就算了,没有必要知道是谁了。”

  “我不卖。”陈放坚决的说道。

  “我想你也你不会卖,受人之托,就是来问问,你就只当我没有说过这话。不过,你这样不行,进度太慢,要大型机械进驻才行。”

  “以后再说吧,现在才开始,有了眉目,有了效益再弄不迟。”

  “就按你的想法进行吧,我支持你。”刘宝说道。出了小屋,刘宝也是到处看看,一面啧啧称赞,好地方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