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想到近期的一些事情,陈放觉得自己已经进入了一个漩涡的边缘,尽管不知道漩涡里是什么,但又未知的危险与机遇。陈放就去了一趟县里的图书馆,图书馆里的藏书不多,都是一些老旧的书籍和一些街头上就能见到的杂志,好容易找到了一本县志,里面的东西不多,几千年的一部地方志,就不厚的一本,况且现代史就占了三分之二多.陈放注意到里面有几句话:十八世纪中期,本地遭受大旱,几乎颗粒无收,朝廷为抗击南方太平天国,仍然横征暴敛。灾民流离失所,哀鸿遍野。饥民四起,抢掠官府,与山东安徽流民一起结捻,多时达数十万,攻城拔寨,一度占领河北直隶大部,朝廷震惊。

  短短几句话,使陈放感受到了历史沧桑、先祖生存不易。

  回到村里,陈放胡乱的走动,试图寻找一百多年前那个动荡的年代的蛛丝马迹,没有,村子宁静,偶有鸡鸣犬吠,小儿啼哭。家家户户的门前堆满了新收获的玉米大豆。小时候村里有高高的寨墙,寨墙外面有深深的壕沟,这些年寨墙平了,或被人挖去垫了自己家的宅基地,或填了外面的壕沟,壕沟里种满了庄稼,树木。

  走到宋老梗家,远远的就闻见有股酸酸的气味,宋老梗领着他的小儿子宋建设,仍在做他的酱菜坊,酱油醋。作坊不大,就在附近的村子里销售,宋建设小时候发烧,烧坏了脑子,说话不大灵便,没法出去打工,就买了一个三轮车,天天到附近村子叫卖,一瓶醋两块,一瓶酱油三块,咸菜疙瘩大的三块,小的一块五。都是宋老梗分好,酱油醋宋建军只卖给提着酒瓶的人家,熟练的用提子灌满,你若提一个塑料壶来买,对不起,不卖。因为宋建设算不来账,不知道应该收多少钱。

  村里差不多数宋老梗年龄大了,他小的时候家里条件好,读过几年私塾,当时算是有文化的人。进了宋老梗家,院子里几口大缸,大缸里装满了大酱咸菜。虽然都用塑料布绑住缸口,还是有绿头苍蝇乱飞,宋老梗在院子里的一把小椅子上打盹,见陈放进来,慌忙站起,有点紧张的迎上来:“陈主任,你是稀客呀!难得来家里一趟。”宋老梗当年成分高,见了村里干部习惯的拘禁。

  “来看看,老叔。这几年生意好吧?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一般般,领着儿子挣个糊口钱。”宋老梗给陈放拉了一把椅子,就在院子里说话。

  “你做的酱菜远近有名,就是房子少了,销路就在附近,如果能够销售的远一点,肯定生意好,我就喜欢你家的酱菜,陈光上学校还带了你家的菜,到学校他的同学乱抢着吃。”陈放说道是实情,陈光上警校,真的就带了宋老梗家的酱菜,陈放也喜欢他家的酱菜,以前家家户户做酱菜,这几年,好多人外出了,家里人口少了,年轻媳妇不会做,就都买宋老梗家的酱菜。

  “不敢,宋主任喜欢,以后就让建设送家里。”

  “不,不,我不是来讨酱菜吃的,老叔,你不要叫我陈主任了,我就是您家的孩子,您比我父亲都大,我该叫你大伯了。”宋老梗估计离八十岁不远,小时候,陈放就觉得宋老梗是这个样子,二十多年过去,宋老梗的面貌依然,看不出有衰老的痕迹,不知道是不是他有每天喝醋的习惯,每天早上,做出来的醋,宋老梗都要亲自尝一尝。在生产队酱菜坊的时候就有这个习惯,记得小时候宋有理开群众会批斗过他,宋老梗还做了检讨。

  “不对,论辈分我是你大爷,论职务你是领导。”宋老梗认真的说道。

  陈放不再与他争论,问道:“咱村里差不多数你年龄大了吧?”

  “前道街那个刘三婆子,今年八十六了。就数她年纪大了。”

  陈放知道那个刘三婆子,丈夫死的早,没有儿子,有两个闺女,一个早年就死了,另一个嫁的远,一年不来看她两次,刘三婆子整天佝偻着腰在地里捡柴火,不大的院子里堆的满满的,足够她烧好多年。

  “您今年有八十没有?”陈放问道,

  “八十一了。”

  “高寿。”

  “空活这么多年,惭愧。不是有建设这个傻子需要人照顾,我早就去和建设他娘团圆去了。”

  “建设哥可不傻,他做生意,老少不骗,做生意实诚,十里八村的人都喜欢他。”

  “一根筋的货,叫他去骗人他也不会。”宋老梗说道。

  “做生意就讲究一个实诚。”

  “陈主任,今天来有事情吧?”宋老梗问道。

  “也没有什么大事情,就是想来跟你唠唠嗑,唠一些以前的事情。”

  宋老梗的红眼圈子惊悸了一下,对于以前的事情,宋老梗不愿多提,都知道,这么多年,宋老梗不少受委屈,在村里一直就是低人一等。“不知道村主任想了解的啥?”

  “没有具体的东西,就是随便聊聊,你不要介意,改革开放多年了,以前的事情早就拨乱反正了。”

  “是是,这几年政策好,家家户户有余粮,外出打工挣零花钱。我就想着趁着还能动,把房子翻新一下,建设老大不小了,看能不能寻个家小,我死了也安心了。”宋老梗说道,陈放感叹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还有如此雄心,建新房娶儿媳。

  “我小时候咱们村有很高的寨墙,寨墙很早就有嘛?”

  “有的,我小时候就有,我爷爷小时候也有,那时候,寨墙很重要,我小的时候,乱啊!到处兵荒马乱,官军来了还讲点规矩,找大户要点钱粮,就怕乱匪,或者打着官军旗号的乱匪,有了寨墙,就能够挡住这些乱匪,那时候家家都要出壮丁,叫乡勇或村勇,不出壮丁的就出钱粮。晚上乡勇在寨墙上巡逻,一般的毛贼小偷不敢进村的。”宋老梗抽了一口陈放递上的香烟,仿佛回到了他年轻时的岁月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