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祖上如果不是这里?祖坟怎么在一起?想到这里,陈放就去了坟地,老陈家的坟地在村北,稀稀落落的一片,看不出有什么特意的布局,只是他家的坟在坟场的东南角,除去后来慢慢增加的坟。当时自己的坟就离主坟场要远了,而且,包括父亲的坟,自己总共才五座坟,也就是他们家在这个村子里总共生活了五代,按年限推断,正是十八世纪中期,祖上从哪里来,他们为什么流落到这里?和那场战争有关系吗?

  带着种种疑问,陈放离开了坟场

  回家看了看儿子,儿子几个月了,由母亲带着,有槐花的乳汁,小家伙胖乎乎的。天冷了,陈放加了一件衣服,陈放要去草甸子里,母亲不满的吆喝道:“你的魂都丢在那个荒滩里了,就不能在家里呆一晚上?”

  陈放想想,自从要开发草甸子,陈放已经很少在家睡觉了,就在家吃了晚饭,回屋里睡觉。儿子咿咿呀呀钻进了陈放的被窝,很晚才睡。母亲抱走了小雨生,陈放才睡觉,一觉到天亮,胡乱吃了一点东西,槐花在院外看见陈放,就“亲家,亲家”的叫。陈放就就和槐花一起到草甸子里去。

  还没有到小房子的地方,就见新挖的沟里一条一条的蛇笨拙的蜿蜒爬行,说是笨拙是因为天凉了,这些冬眠的家伙已经反应迟钝。

  槐花还是吓了一跳,后面紧跟来的宋南海和宋伊梅见了,更加害怕。蛇很多,两边沟里几乎都是,眼见的足有几十条,陈放骇然,已经进入秋季,蛇应该进洞里了,怎么忽然都盘绕在路边,再看蛇的形状,不是本地的红蛇青蛇,它们分明就是三角头的毒蛇。毒蛇吐着黑色的信子,圆圆的小眼睛警觉的盯着几个人,随时准备发动攻击。

  “怎么办?”宋南海说道。

  “路上就怎么多,草丛里肯定更多。”货叔说道。

  两个女人更加没有了主意,呆呆的望着陈放。

  “回去吧,今天放工,不干活了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真的没法干活,万一毒蛇咬了人,本地从来没有过毒蛇,也不会有蛇毒的解药,那就麻烦了。唯一的就是放假。

  “咱们放假了,这些毒蛇爬进了村子怎么办?”宋南海不无忧虑的说道。

  “对,报警吧,咱们这里从来没有过毒蛇,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毒蛇,肯定有问题,会不会有人要害咱们?”货叔说道。

  看来只有报警了。陈放交代了几位,在草甸子边上看着,不要有蛇爬进了村子。然后就回家打了报警电话、

  临近中午,老白带了两个警察来了,见到陈放,说道:“你这家伙打啥报警电话?不就是几条蛇吗,打死去球了。”

  “白所长,你去看看就知道了,我看着像毒蛇。”

  “胡扯,咱们这里啥时候回有毒蛇?”

  和陈放一起来到了草甸子里,看到新挖的沟里胡乱爬行的大大小小的毒蛇。老白吓了一跳。“像,就像是毒蛇。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蛇,这种事派出所处理不了,我看叫林业局来人,看他们这么处理。”

  老白不敢往前走了,就掏出手机,打了电话。

  “走,出去,瘆人”。老白说着就往外走。

  回到老白来时的吉普车上。老白独自抽烟。

  “陈放,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,这里的蛇应该是从外面带进来的。”

  “我会得罪什么人,挖这个草甸子是乡里赵书记的指示,这里自古就是荒滩,有不是谁家的地盘,没有触犯任何人的利益,谁会干这种事情,把蛇放到草甸子里。”陈放说道,其实他清楚,一定有人从中作梗,目的就是不想让陈放他们挖泥开发。

  “有没有嫌疑人?或者是你认为的嫌疑人?”老白问道。

  “我说不了。”

  “你们这么卖命的干。会有效益吗?兄弟,我给你说,乡里的好多事情,你还不了解,有点事情是干了不说,有的是说了不干,有的是说了就干,有点事情是不敢也不能说。”老白绕口令似的说道。

  “那你说赵书记安排的这件事是应该干还是不应该干?”

  “叫我说,这事不能不干,不能真干,要干得有条件,要钱、要人、要政策。啥都没有,哄信球哩。如果自己能打出粮食,种出庄稼,早就有人开发了,还会等你陈放捡便宜?”老白说道头头是道,陈放觉得也是。

  “要你说,我们就撂挑子,不干了?”陈放问道。

  干,还是要干,既然干了这么长时间,半途而废,可惜了,今年的活就干到这里,这不天冷了,该歇歇了,况且出现这么多的蛇,就是很好的理由,明年春天,种点啥东西,成不成都要往乡里要钱,不给钱就拉倒。”

  “我就是想干,想把这里的面貌改变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年轻人,血气方刚,好事情,尝试一下也可,头撞南墙几次就成熟了。”老白又点了一支烟。慢悠悠的吸着。

  好久,大路上来了一辆摩托车,近了,来人自称是县林业局的,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下车,在陈放的带领下,来到了路边沟里,用棍子挑起一条大蛇,仔细的观察,又用放大镜看。

  “这是从南方运来的蛇,有毒蛇,有无毒蛇。”眼镜男说道。

  “这些该怎么处理?”

  “处理较麻烦,就是要一条一条的找到,不过,这种蛇很难在外面这里过冬。他们不适应这里的气候?”

  “那要是爬进家里,家里暖和,不就可以过冬了。”槐花担心的问道。

  “真要是那样,他们就可能会过冬。”

  “你说的不是像没有说。”槐花抢白到。

  “如何事情都有例外。你们最好组织群众找他们了,找到了就打死算了,活捉太危险。我们走了。”眼镜男说完跨上摩托车,扬长而去。

  没有办法,陈放就开开村委会的大喇叭,吆喝着捕蛇。一时村里骚动起来,家家户户拿起叉子铁锨,严阵以待,胆大的直接到草甸子里去,蛇大部分已经逃进了草丛里,能够捕到的蛇就几条,草丛太密太深,群众不敢进入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