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雪了,进入了冬季,农村进入冬闲季节,村里的小茶馆热闹了起来,喝茶打牌的人多了,闲扯侃大山的多了。陈放不喜欢打牌,不喜欢人多的地方,草甸子里挖泥的活停了下来,趁这个机会,陈放出去了几趟,凭以前的信息,联系了几笔业务,购了一些棉籽棉花,往纺纱厂里送了两次,剩余的质量太差,没有送掉,就堆在养土元的空院里。

  转眼临近春节,陈光放假了,穿了一身橄榄绿的警服,英俊挺拔,器宇轩昂,谈吐之间充满了自信。农村娃,出去闯荡一番,回到村里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,没有了少年的青涩自卑,对前途充满了向往和希望,在充满羡慕的邻里目光前,更加的优越和飘忽,陈放有过这样的经历,不过那是家里条件太艰苦,不容他显摆。陈放就不一样了,虽然还没有见过一分钱的工资,但也要从陈放给他的生活费里面抠出一部分买两包好烟,见到了村里的男人,会亲热的递上一支,兄弟大了,陈放也不反对,有时候陈光就直接摸到他的屋里翻找烟酒。

  要过节了,村里就办喜事的多,嫁女娶妻,街上就不断的响起喜洋洋的音乐,当然,陈放是村主任,就不断的被邀请陪客,有时一天两场酒宴,陈放不好拒绝,坐到酒桌上又不会耍滑投机取巧,酒就喝得多,胃里常常难受。

  一天晚上,吃饭的时候,陈光非要和他喝两杯,陈明也放假了,一家人一起,挺开心,就打开一瓶酒。

  喝了几杯,陈放问了学校的情况,陈光就眉飞色舞的讲了,他还当上了学校的学生会干部,陈放高兴多喝了几杯,就把这一段时间堵在心里的一件事情说了。

  “你们两个都不小了,有一件事,心里一直堵着,就是有种种迹象表明,咱们家以前好像不是这里的。”陈放嚼着一粒花生米说道。

  “咱们家以前肯定不是这里的,是山西洪洞县大槐树那里迁过来,这谁都知道。”陈放不屑的说道。

  “你说的远了,我说的是一百多年前咱们就是从外地迁过来的,你们不知道,咱和村里的其他陈姓人家不是一个祖上。”

  “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,那时候兵荒马乱的,闯关东、走西口的不都是那一会儿。就算是近些年支援边疆建设,咱们这里不是出去了好多人。这几年外出打工的,如果挣到了钱,你以为他们还会回到村子里?”陈光对历史还算了解。

  “你扯远了,我觉得这件事和几个月前咱家的坟被人动过有关系。”

  陈光的眼神怔住了,一百多年前的事怎么会和现在联系起来?

  “那时候咱们这里正闹捻军,就是太平天国后期,你想想,这里的老百姓外逃还来不及哩,咱家太爷怎么就来到了这里?咱们的祖籍在哪里?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哥,你是不是真的有点走火入魔了,这几天回来,村里人说你不正常了,神神道道的,多少年以前的事情了,有意思吗?”

  “你懂个屁,给你说就是对牛弹琴。你看看这是啥?”陈放从兜里掏出一块铜钱递给陈光。

  “这个不就是奶奶以前腰里经常揣的那块铜钱?”

  “你好好看看上面的字。”

  陈光照着灯光认真的看了,上面竟然是‘太平通宝’。这枚铜钱,陈放刚开始也没有在意,它一直就在奶奶的抽屉里,奶奶去世快十年了,他原来住的屋子基本没有动过,陈放在抽屉的一角找到了它,陈放纳闷,奶奶以前的那一枚铜钱不是作为噙口钱给了父亲吗?怎么还有一枚?就把上面的铜锈慢慢去除,才发现了上面的字,陈放查过资料,这一枚铜钱发行量很少,北方就更少,它是太平天国发行的极少量的货币,只在南方省份短暂的使用过,极其珍贵。家里忽然出现了太平天国的文物,难道这是一种巧合。

  “你发财了,哥,这一枚铜钱至少值一万元,不知道家里还有没有?”

  “你想得美,这些钱早就被清朝没收了,能留到现在实属不易,应该是祖上冒着风险保存下来的。太爷以前说不定也是一个风云人物。”

  “喝酒吧,哥,你当了村主任就是咱家可以见到的最大的风云人物了。”陈放揶揄哥哥到。

  陈明在一旁笑笑。他刚才一直在一旁吃菜,没有说话。看到陈明,陈放问道:“你这一学期考试怎么样?”

  “差不多吧。”

  “差不多是多少?”

  “就是,就是不大好。”陈明说完,站起来出去了,这家伙肯定不会考出好成绩。

  这当口。宋尔梅进来了。手里端了一筐满满的馒头,母亲见了,连忙迎上去。

  “婶,你身体不好,还有小雨生,俺姐就蒸了馒头送过来。”

  “过年了,家家都忙,你姐蒸这么多?”

  馒头还热腾腾的,陈光上去揭开上面盖着的布,伸手就要抓,宋尔梅打开了陈光的手掌,说道:“现在不能吃。”

  再看那些馒头,都是一些小动物,有大公鸡、小肥猪、小猴子,还有花朵。

  “这些要等到正月十五才能吃。”宋尔梅正色道。

  “你就是啥都不懂,看看尔梅。”母亲说道。

  把这些花馍拾下来,宋尔梅把框子递到陈光的面前。“吃吧。”

  框子下面还有几个圆馒头,陈光抓起一个就啃,咬了两口,里面有一颗大枣。

  “这叫一颗红心雪里,就看你小子来不来。”宋尔梅笑着说道。

  “是你说的?”陈光问道。

  “不是,是我姐说的。”

  一家人笑笑。

  吃了饭,陈放照例到草甸子里去,小屋里有玉米,陈放在草丛里撒了些玉米。冬季寒冷,没有了食物,撒下的玉米第二天就没有了,不知道是不是被狐狸吃了。草甸子里动物太多了,老鼠、蛇、野兔、还有一些鸟类,它们都吃玉米。不管小狐狸能不能吃到,陈放每天就坚持这样的习惯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