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酒杯,还是用碗,给中年男人到了一些,陈放说道:“一上午了,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哩。”

  “哦,对不起,忘了介绍了。你就叫我老郑,这是小张,司机小刘,那个姑娘就叫小郑吧。”中年男人说道。

  “好,老郑,我敬你一个。”陈放把碗和老郑的碗碰了一下说道。

  陈放干了,向老郑亮了一下空碗。

  老郑喝了一口。邹了一下眉头。一旁的小张想劝阻,老郑一口干了。

  “好酒,好酒,就是这个味道,是高粱大曲吧?”老郑问道。

  “是的,劲大,一般人降不了。”陈放应道。

  “老,小张,你来一口。”老郑对小张说道。

  小张本想拒绝。禁不住老郑的热情。就抿了一口,顿时皱起眉头,嘴咧的像老太太的裤腰。

  老郑哈哈大笑。

  “小伙子,不我应该叫你陈主任吧,你们啥时候能够把这里都变成一片荷塘,变成渔场啊?”老郑问道。

  “现在主要是缺资金,改造这一片荒滩,光靠热情不够,要有资金投入,靠大型机械的进入。”

  “那要有多少钱才能行啊?”

  陈放岔开巴掌,在老郑面前比划了一下。

  “五百万?”老郑说道。

  陈放心里想。我五十万往哪里去弄,能有五十万就不错了,五十万绝对能够搞出个模样,就憨笑。反正有没有钱与这个男人无关。

  “真要有那么多钱,就可以种藕、种菱角、种水稻。养鱼、养鳖、养泥鳅、养螃蟹,可以划船、钓鱼,可以开农家乐,到时候,你再来就不用在这荒滩里野炊了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好,好,只要你们努力。一定会实现的。”老郑脸上现出欣喜的笑容,仿佛明天就可以见到那样的盛景。

  “爸,爸,红薯烤好了。”小郑姑娘用铁锹铲着几块黑乎乎的东西来到老郑面前。

  黑乎乎的东西冒着热气,老郑用手拿。“哎呀,热,你这是害我哩,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你用铁锹铲着,要我用手拿,坏。”老郑笑着说。

  “我这是第一时间把劳动成果奉献给你,你还不领情。”姑娘嘟起了嘴。

  “好,好,俺家姑娘会伺候老子了,给老子烤了红薯。”老郑说着,拨拉了几下黑乎乎的红薯,说道。

  老郑把红薯掰开,里面现出金灿灿的瓤。“嗯,香,就凭这手艺,以后俺家姑娘兴许能嫁的出去。”老郑打趣道。

  “再说,一会儿那几个大的不让你吃了。”姑娘撒娇说道。

  “好,不说了,不说了。不过,我触景生情,就赋诗一首,也是猜谜吧。远看黑乎乎,近看黑乎乎,摸着热乎乎,掰开金灿灿。是金却发软,是缎御饥寒。你猜猜是啥?小张。”

  小张腼腆的说道,就是眼前放红薯呗。

  “不,不确切,应该是小郑姑娘烤红薯。有人问小郑是谁?答,就是红薯西施啊!”老郑哈哈大笑。

  姑娘不高兴了。“来,姑娘,尝一尝这里的美酒。”

  小郑接过父亲递过来的酒碗,尝了一口,马上又皱着眉头吐了出来。“难喝死了。”

  老郑和他们说说笑笑,炖的鸡子熟了。陈放把鸡子倒入一个盆里,然后在剩余的鸡汤里下面条。

  几个人吃的热火朝天,赞不绝口。

  酒足饭饱,老郑喝起了茶水,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。小郑姑娘忽然看到远处的一棵荷叶上面,一支粉红色的荷花,正是‘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。’

  小郑跑过去,伸手就要猜那朵荷花,新垒的荷花池,土质松软,小郑一下子就滑到了藕池里,藕池里面有一条两米深的水道,小郑那里知道,挣扎了几下,就滑到了深水区域。

  陈放见状,飞奔过去。“噗通”一声跳进荷塘,小郑已经没有了身影,陈放就一个猛子扎进去,抓住挣扎的小郑。

  小郑脸色苍白,其他几个人吓坏了。

  陈放把小郑托举上来,老郑不知所措,小张和小刘干着急,却不敢动手碰小郑的身体。陈放不管三七二十一。把小郑平放在地,双手叠起,按在小郑的胸口,用力的按压了几下,见没有反应,就伏在她的身上,对着她樱桃小口,做人工呼吸。小郑忽然哇地一声,吐了陈放一身。她睁开眼睛,看见陈放的脸伏在眼前,一个巴掌扇在从放的脸上。

  陈放舒了一口气,见她的裙子湿透,露出若隐若现的玉腿。想现在天这么冷,她怎么受得了。就抱起小郑,跑向自己的小屋。

  进了屋子,掀开被子,不顾小郑身上湿漉漉的,把她用被子包了起来。

  她还是脸色苍白,嘴唇发紫,微闭双眼,但呼吸均匀,陈放知道她刚才是惊吓过度,应该没有问题了。

  老郑爱怜的伏在小郑的脸庞,轻声问道:“小涵,你不要紧吧?”

  陈放这才知道,这个姑娘叫小涵。

  小涵“嗯”了一声,仍然没有睁开眼睛。

  趁此功夫,陈放切了一块姜,几段大葱,放到锅里熬。

  慢慢的,小涵的脸色红润起来,睁开眼睛。看到父亲不知所措的立在屋里。

  “都怨你,今天中午有人请你陈放,你那里都不去,非要在这个鬼地方吃饭。”小涵埋怨道。

  “只要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都怪爸爸,都怪爸爸,会家不要给你妈妈说。你妈知道了,以后就不让你和我一起出来了。”老郑没有了刚才的谈笑风生,一个劲的道歉。

  “谁还稀罕和你一起出来,净到些荒山野岭、穷山恶水的地方。”小涵说道。

  “怎么说话哩?那个地方是穷山恶水荒山野岭,这都是群众实实在在真真实实的生活,你以为天下都是你在学校一样,到处春意盎然山花烂漫,这是真真实实的生活。”老郑正色道。

  小涵不说话了,又把眼睛闭了起来。

  “起来把姜汤喝了吧!”陈放把姜汤盛到碗里,端到小涵的面前。

  “我不喝,你是臭流氓。”小涵忽然红颜一怒,厉声说道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