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赵书记有命令,总不能空手去吧,就找到经常网鱼的那一家,刚好昨天他下河网鱼,家里还有一些小鱼小虾,就用一个袋子装了,骑摩托车往乡里赶。

  到了镇上,老远就见赵书记的车停在一家饭店的门口,陈放就把鱼交给厨师,吩咐他小鱼干炸,大一点的红烧。

  陈放进屋,见梁艳和赵书记他们已经喝上了,周正和刘宝也在坐。陈放搬来一把椅子,在门口坐了。赵书记给梁艳不断的开着玩笑,当然都是那些荤玩笑,陈放在一旁不敢插言,就负责倒茶倒酒。

  一圈人围攻梁艳,梁艳白皙的脸一会儿就红了起来,大胆的和赵书记开起了玩笑,一桌人不断的哄堂大笑,期间,陈放喝了几杯,给一圈人倒了两杯。梁艳要陈放替喝酒,赵磊说什么不让。

  酒酣耳热,领导们之间开玩笑,陈放觉得坐在那里不合适,就出了房间,在院子里游逛。他清楚,赵书记让他来不是让他来陪梁艳喝酒的,陪酒陈放够不上格,就是让他来买单的,看菜已经上的差不多了,陈放就去吧台算了账。

  一会儿,见梁艳从楼上下来,刘宝跟了出来,在楼梯上看见陈放,就说道:“陈放,你招呼一下梁主任。”

  陈放应了一声:“好。”就上楼。

  楼梯上没有人,其他吃饭的人都结束了,还没有上到二楼,就迎面碰见梁艳,梁艳的脸就像一个熟透的大苹果,本来梁艳在楼道里还迈着方步,“咯噔咯噔”的保持着一种淑女形象,看见陈放上来,忽然就是一个趔趄,陈放连忙上前扶住她。

  “卫生间在下面?”梁艳问道。

  “下面。”

  进了楼道,楼道狭窄,勉强容得下两人,梁艳丰腴的身体几乎全部压在了陈放的身上,磨砂着陈放插在她腋下的手背,梁艳一步一晃,迷离这双眼,很享受的样子,陈放甚至听到了她轻微的呻吟声,不知道是酒精的缘故或是真的发骚了。

  厕所在院子了一角,陈放把她送到女卫生间,梁艳立即稳当当的进去了,陈放不好意思站在门口,就进了男卫生间,乡间厕所很简陋,中间一垛墙相隔,上面是空的,陈放在男厕所就听见了梁艳“哗啦啦”的小解声,他撒完尿,立在那里。听见这诱人的声音,就有了反应,这怎么行,让人看见多不好意思,想静一会儿,又怕梁艳出来。

  估摸梁艳处理完了,就匆忙的提上裤子,出门刚好碰上梁艳从女卫生间出来,陈放裤子拉链还没有拉上,鼓鼓囊囊的,梁艳盯着陈放的裆部,眼睛忽的放光,陈放知道自己走光了,也是脸色一红,赶忙处理好自己。

  上前扶住梁艳。“撒泡尿就想入非非,不是好家伙。”梁艳在他耳边说道。

  陈放没有接话,不知道说什么。

  “是你不老实还是这家伙不老实了?”一上楼梯口,趁两人拥挤的时机,梁艳的手忽然抓住了他的家伙,陈放猛的一激灵。

  “一会儿你把摩托车放这里,坐三轮往县城方向走,我在路边等你。”梁艳命令似的说。

  “中。”陈放小声说道。

  “有正事,你不要想歪了。”

  两人相拥着上了楼,进了房间,赵书记他们几个相互的劝酒,赵书记喝得差不多了,见陈放进来,说道:“你小子刚才跑哪里去了?你知不知道今天梁主任专程来就是为了你,不懂球一啥,快给梁主任倒酒。”

  陈放忙解释:“刚才梁主任上卫生间,我招呼着。”

  “小子,可以,这是个好活,梁主任尿净了吧?喝酒。”

  陈放倒了两杯酒,端到梁艳面前。“梁主任辛苦,为了东拐村的事情,不辞辛劳来到这里,我陈放代表东拐村两千多群众给您敬酒了。”

  “你东拐村能不能发展,全看赵书记的安排部署,赵书记指到哪里我们服务到哪里,要敬酒就先敬赵书记,你小子不知道往哪里使劲。”梁艳说道。

  “小子就是年轻,但又蛮劲,梁主任还不赶快喝了?”

  “我可以喝,但你老赵要陪着,一起干。”梁艳抓住赵磊的酒杯碰了一下。

  “不行,不行,小陈是格尼敬的酒。”

  “你老赵是不是真的不行了,男人不能说不行,你刚才不是还想往姑奶奶身上用劲哩吗?”梁艳说道。

  “想鼓给你压下去,倒满。”老赵不能在一个女人面前丢面子,况且还有下属在场。

  陈放在两人的酒杯里又倒了一些。鼓鼓的,像汽车灯。

  两人喝了,梁艳还把酒杯倒过来亮了一亮。

  “还中不中啊,老赵。要不喝一个四平八稳或者六六顺。”梁艳挑衅的说道,眼里放着光彩,像一只发情的猫。

  赵书记今天兴致高,一来梁艳是县城的一个风云性感人物,二来梁艳今天来是要为白庙乡办一件大事好事,他老赵肯定要尽地主之谊。刚才他已经喝了不少,不想梁艳尿了一泡,回来更加精神抖擞了,主动挑战。

  “梁主任,你看我能不能沾沾光,和您喝一杯?”周正豪知道赵书记的酒量,已经喝得差不多了,就出来挡驾。

  “你以为你的脸白吗?有老赵在,今天你没有资格和我喝酒,要来,就赵书记我们两个,这叫兵对兵将对将,擒贼先擒王,老赵敢不敢,不敢了就脱裤子蹲这里尿一泡就放过你。”梁艳的泼辣劲上来了,指着地面对赵磊说道。

  赵书记被损的无地自容,脸色发白,显然有点激怒了,就说道:“梁主任,以前听说你厉害,把县长喝得当场对地广播,今天我就见识一下你的水有多深?来,来,拿碗。”

  “水深不深你跳进去就知道了,老赵,小心淹死你。”梁艳迷离的丹凤眼直勾勾的盯着赵磊。

  赵磊口头上占不了上风,心想我一个大男人会喝不住你一个女人,硬碰硬,不怕你耍赖发喋,唬得你喊哥哥求饶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