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睡。”

  “你就不怕这里有狐狸精,半夜会缠上你?”宋娜脸上有了放荡的笑,

  “不怕,半夜来的狐狸精不是来吃人的,怕啥?”

  “那要有人敲门你怕不怕?”

  “半夜谁会敲我的门?”

  “村里睡不着觉的寡妇。”宋娜“咯咯”的笑着。

  “没有那个寡妇有胆量来这里,以前这里传说有鬼,一般人不敢来的。”

  “真的,我以前就听俺奶说过,这里经常闹鬼,你在这里时间长,见没有见过鬼?”s宋娜天真的问道。

  “有鬼,不过我没有逮住过,哪一天抓住了鬼让你看看。”

  宋娜又“咯咯”的笑了。看看天色不早,宋娜就回家了准备饭菜去了。

  走到街上,碰见货叔,货叔问陈放干啥去?陈放就说到宋豪家里陈放。

  “你怎么去他家吃饭,是没有饭吃了?”货叔拿出了长辈的威严说道。

  “宋娜叫哩,不去不好意思。”

  “小心那是鸿门宴,你忘了宋有理以前的那个球样?”货叔鄙睨的说道。

  “以前的是都过去了,再说,他还是咱东拐村的群众,既然他们邀请,不去,显得我多么不近人情。”

  “好,你近了人情,以后就不要怕群众到你脊梁骨。”货叔愤愤道。

  货叔走了。陈放愣在那里,不知道去还是不去。正犹豫,看见宋南海过来了,就叫住他,让宋南海和他一起去宋豪家里。

  “要去你去,我不去。”宋南海和货叔一样的态度。

  “走吧,宋娜宋豪以前咱们都是同学,既然他们一家回来了,咱去一趟,只当去慰问一下。”

  宋南海勉强答应。

  宋娜家在村子了西头,原来是村里数一数二的院子,这两年由于一直空着,显得有点破败,红漆的大门有点斑驳,原来有两座一尺高的石头狮子少了一只,不知道被谁弄走了,或者推到了那个坑塘里。

  进了院子就闻到厨房里传来的香味,宋娜的妈腰里扎着围裙在忙活,这个女人以前仗着宋有理是村长,在村里趾高气昂,几乎不从事体力劳动,因此养的白白胖胖,宋有理挣住钱了,在外面胡搞,她见了年轻小伙也是眉来眼去,徐娘半老风韵犹存,宋娜估计就是继承了她的风骚和漂亮。

  这个女人好像叫尹朵花。尹朵花见陈放两人进来,忙在围裙上擦了擦手,上前就拉住了陈放的手。

  “咦,我的大侄子,你咋越长越帅了,你看看,你看看,这身材,这脸,哪个闺女见了你不迷了,你是人帅成色足,我早就劝你叔,赶快在村里找一个人接替他的村主任,那几年你年龄小,要不你叔早就让你当村主任了,这样也好,全村人选出来的,大伙眼睛雪亮,没有看错人。你妈现在身体好吧,我这几年一直就惦记着她哩,你妈是个好人,能干。那些年你爸经常外出,你叔就不给你妈分配重活脏活。”尹朵花一直拉着陈放手,喋喋不休,她肥厚的手掌还不断的揉捏陈放的胳膊。

  “妈,你一会儿再说不行,赶快让陈放和南海进屋呗。”宋娜在一旁不耐烦的说道。

  “看我,见了你们俩只顾说话了,快进屋,快进屋。”

  宋豪从屋里出来了,见到两人,赶快让烟。宋豪烫了头发,牛仔裤,仍然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。陈放接过烟,是村里人不常吸的高档烟,不知道这两年这小子混的怎么样?但是架子不倒。

  寒暄了几句,宋豪就打开了就瓶子,喝了几杯,宋娜和尹朵花做好了饭,也坐在桌子边,不住的劝酒,陈放一直想着货叔的话,不想喝那么多,倒是宋豪豪气,两瓶酒自己就喝掉一半。

  见宋豪开始胡言乱语,陈放觉得没趣。就和宋南海一起告辞,钱爱花和宋娜一直将他俩送到大门口,恋恋不舍的拉住陈放,叫他以后经常来串门。

  村里忽然来了几个人。扛着各种仪器,同来的叫还有刘宝。

  陈放问刘宝这是干啥的?

  刘宝说是做规划。

  几个人在草甸子里到处走走,这里瞄瞄那里照照,一上午就结束了。陈放问打算怎样规划?刘宝爱理不理,说我是来领路的,具体怎样规划要听规划局的。

  送走了刘宝一行,鬼火骑着摩托车风尘仆仆的来到草甸子里,见了陈放,说道:“这里已经有世外桃源的味道了。”

  “刚长出来几朵莲花,就世外桃源了?”

  “怪不得你一直建议开发这里,还是你的境界高。”鬼火把摩托车扎好,给陈放递来一支香烟。

  “听说这一段棉花的行情好啊,赚了不少吧?”陈放问道。

  “没有胡大发那老小子赚的多,几个月了,你在这里战天斗地,错过了大好行情,今年的行情,傻屌都赚钱,你在这里辛苦了,要不你出去做两单生意,我在这里招呼着,怎么样?”鬼火异常热情。

  陈放狐疑的看着鬼火,同鬼火打交道必须多长一个心眼,这家伙今天热情的不一样。就说道:“按往年的行情,到春天几乎就是棉花一年中价格的最高峰,新棉花已经种上了,这个时候进去非套进去不可,我看还是算了。”陈放说的是实话,别人已经赚到了钱,再去高位采购说不定就会夹住指头。

  “要不这样,咱两个轮流在这里值班,反正晚上没有什么事。”

  “嫂子会答应,你长年在外,好不容易回来了,要给嫂子交公粮的,是不是在外面寻花问柳消耗过度,在这里养精蓄锐哩?”

  “看兄弟你说哪里了,我不是看你一个人太辛苦,想来接替你一下,再说我也是大股东,责无旁贷吗?说实话,你憋在家里真是委屈了,你不知道现在南方开放的很,小姑娘水灵灵的,就怕你没有劲。下次我带你去开阔眼界,保你一见就忘不了。”鬼火说着,仿佛又回到无数寻花问柳之夜,哈喇子就要流下来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