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看你还是在家里睡觉吧,我在这里习惯了,再说我一个单身汉,在哪里睡觉无所谓。”陈放说道,其实他心里有一种牵挂,每天晚上,陈放就要到草甸子开去撒一些玉米一类的食物,恍恍惚惚之中,陈放能感觉到那些可爱的小家伙愉快觅食的场景。

  见陈放执意不让,鬼火不再说什么,就说道:“你说的对,我感觉今年的棉花涨得太离谱,不敢下手拿货了,以后就经常来这里陪你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

  一天傍晚,陈放百无聊赖的躺在小屋外面的一张藤椅上,看到几个人在草甸子里走来走去,有两人还拿一长杆子往下面捣,这个时候是一年里草甸子最干燥的时候,到处是白花花的盐碱,到了夏季,有了雨水才会出现沼泽。可以说现在是规划草甸子的最好时机。陈放抬头看了看那几个人,不是先前来做规划的人,看他们的面容,有点神神秘秘来去匆匆。

  陈放就走了过去,问道:“你们是干啥的?”

  一个年龄稍大的男人说道:“来做规划的?”

  “做规划的怎么往下面鼓捣?”

  “勘探。”

  那些人不再搭理陈放,陈放觉得哪里不对劲,仔细看看他们的工具,那个杆子不就是‘洛阳铲’吗?洛阳铲是一种专用的盗墓工具,当然现在也用于勘探发掘。

  “谁让你们来的?”

  “乡里。”来人不耐烦的说道。

  “乡里,乡里谁呀?”陈放继续问道。

  “乡长。”来人恶声恶气的答道。陈放从腰里掏出手机,直接就拨通了周正豪的电话,来人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就农村小伙子会有手机,面面相觑。

  “喂,周乡长,乡里是不是派人来草甸子里搞勘探了?”

  “没有啊,就那一片草甸子,有必要勘探吗?下面都是污泥。”周正说完就挂了电话,多说几句话要几毛钱哩。

  “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陈放厉声说道。

  那几个人仗着人多,不急不慢的开始收拾家伙。不理会陈放的喝问。

  “不说清楚今天你们不能走。”陈放站在那个年长者的前面说道。

  “兄弟,实不相瞒,我们是上面派来的,来做一项秘密的工作,暂时没有和你们乡政府联系,等有了眉目,肯定会和你们联系的。伙计们,快点收家伙,天快黑了,赶快回去,首长要听汇报。”

  几个人很快收拾完毕,坐上停在远处了一辆无牌子皮卡车,扬长而去,留下一脸茫然的陈放。

  陈放在他们鼓捣的地方看了看,发现了他们勘探的很多小洞,看来他们已经在这里捯饬了很久。偌大的草甸子如果不是很留意,很难发现在里面的几个人。带着疑问,陈放回到了小屋。

  夜里,陈放正要睡觉,忽然有人敲门,陈放疑惑,没有立即开门,就听一个声音说道:“兄弟,是不是屋里藏了花姑娘?”

  是鬼火,这家伙这么晚了,还来敲门。打开门,见鬼火手里有提着东西。

  进了屋,鬼火说道:“兄弟,你一个人在这里住,我躺在被窝里,越想越睡不着,老惦记你,就起来弄了两个菜,喝酒,你说这么长的夜,不干点什么活动,对不起这大好春光。”

  鬼火把菜打开,拧开酒瓶,咚咚倒上。先自己喝了。

  陈放看着鬼火,真的就是鬼火,让人琢磨不透。

  鬼火一个劲的劝酒,陈放心里一直考虑今天下午那一帮人到底是干什么的,没有心思喝酒,鬼火喝了一大半,开始胡言乱语。

  “火哥,你说这里是不是真的有鬼?”陈放想探一探鬼火的底细就说道。

  “兄弟现在开始相信有鬼了?”

  “有,这几天我老觉得有东西在草甸子里晃动,出来看看,什么都没有,你说怪不怪。”陈放想到今天下午看到的探洞,估计那一帮人以前肯定来过,而且就在晚上。

  “咋了兄弟,是不是害怕了,我今天就是来想和你换换岗位,我在这里住几天,你还不愿意,现在害怕了?怕鬼了吧?”

  “不是怕鬼,是怕人,我老觉得有人在这附近转悠。”

  “这世上不怕鬼就怕人,见了人就躲开,他们在暗处咱们在明处,他们要想找咱们的麻烦,咱躲都多不了,别看兄弟你有功夫,如果有人暗处使坏,再好的身手也不行,所以兄弟你以后晚上不要出门,遇见了事情就打电话,我在村里叫人来,啊,兄弟听到没有?”鬼火关切的说道。

  “火哥说的对,不能因为有人偷鱼挖藕这点小事出了大事情,咱把人打伤了要给人家看病,人家把咱打了,丢人啊。”

  “对对,兄弟说得对,我就怕你的牛脾气上来,非要一根筋,容易吃亏。”

  “你放心吧,现在我是村主任不能像以前那样容易冲动了。”

  “那我就放心了,喝点酒,早点睡,舒舒服服的睡。”鬼火说道。

  鬼火踉踉跄跄的走了,不忘在回去的路上吼了几嗓子。引来几声藏在树丛里几只老鸹的回应。

  洗了把脸,熄了灯。陈放觉得鬼火的话里有话,就起床,往草甸子的深处走去。月色朦胧,陈放低一脚浅一脚的,在灰蒙蒙的草甸子里张望,什么都没有,只有小虫叽叽,草叶沙沙,

  陈放用手电筒往四周照了照,到处黑黢黢的,真的有点害怕,不要说这里藏几个人,就是千军万马也发现不了。

  仗着喝了一点酒,陈放就在草甸子里狂走,一直到了凌晨三点多,猛然见到远处想起了汽车的马达声,听声音陈放觉得那车就是今天下午的那一辆皮卡,果然证实了陈放的判断,这几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,他们已经在这里潜伏了好久,只是草甸子太大陈放没有发现他们。

  他们深夜来这里干什么?难道还是‘勘探’?

  皮卡车的车灯渐渐远去。草甸子有恢复了寂静,可怕的寂静,月亮已经坠去,黎明前的黑暗,浓密的黑暗,陈放忽然觉得很累,两个小腿肚子想灌了铅一样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