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觉睡到日上三竿,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昨天晚上皮卡车停留的地方,顺着留下的模糊足迹,陈放来到草甸子的深处,萋萋草丛中,赫然有一个黑乎乎的洞,洞口有青草胡乱的盖住,不是专门留意,很难发现这个洞口,洞口很深。显然他们在这里不是挖了一个晚上了,从挖出地方泥土来看,下面已经见到了水,再挖就有难度了。

  吸了两只烟,陈放考虑专门对待这一伙人,仅凭自己一个人,这么大的地方很难照看到,要找一个帮手,找谁呢?鬼火不行,宋南海刚结了婚,不行,槐花和宋伊梅就更不行了。

  他忽然想到了丁大憨,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,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?他还在那个黄土岗上吗?如果有丁大憨在这里就好了,一来丁大憨年龄越来越大了,在这里还能照顾他一下,二来丁大憨很倔强,认准的事情就坚持到底,何不把他请过来?尽管他神神道道。

  骑上摩托车,来到那片黄土岗,黄土岗依旧矗立,因为宋有理窑厂的事情,这里很少有人来了,到处是去年的枯枝败叶和飘荡的塑料袋,走上黄土岗,黄土岗上的苦楝树依旧茂盛,紫色的花朵已经凋谢,结着圆圆的青色的苦楝子,那排老房子更加破败,院子里堆满了捡来的垃圾。一条大黄狗拴在院子里,见到陈放不住的狂吠。

  丁大憨不在,一直到了下午,才看见丁大憨蹬着三轮车吃力的回来,才一年不见,丁大憨明显的老了,脸上的皱纹更加深刻,一头乱发已经花白。到了黄土岗前,把捡到的垃圾一捆一捆的背到岗上来。

  陈放下了坡,帮他把废纸箱熟料袋弄上来,丁大憨感激的望着陈放却不说话。

  收拾停当,陈放给丁大憨了一支烟,点上。

  “老丁,你还认识我吧?”

  “认识,认识。”丁大憨咧嘴一笑,露出一嘴黄牙。

  “我想给你找一个工作,你愿意吗?”

  丁大憨摇摇头。这在陈放的意料之中。

  “那是一个好地方,有水有草,有小鸟,不干活,你就住在那里就行了,我可以给你钱。”

  丁大憨还是摇摇头。

  “那里有狐狸,很多的狐狸,真的不骗你,离这里不远,就二十多里路。你愿意去吧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丁大憨不相信的望着陈放。

  “真的不骗你,就在我们村子的南边,那个大草甸子,你肯定听说过,你可以带上你的大黄狗,对了,等夏天下雨了你就回来,好吧。”

  丁大憨笑了笑,算是答应。

  陈放发现丁大憨更加的木讷了。

  就这样说定了,明天我来接你。陈放掏出一百元钱,递给他:“这是一百元钱,明天你理理发,收拾一下。”

  在那几个盗洞附近,陈放给丁大憨建了一个简易房,丁大憨白天到处捡垃圾,晚上就在那里睡觉。

  陈放觉得夜里不再孤独,远远的看见丁大憨的小屋,小屋里偶尔传来几声犬吠。

  鬼火见了陈放,很是不满意的说道:“你知道村里的人怎么说你吗?”

  “怎么说我?”

  “说你就是一个神经蛋,在哪里捡来一个流浪汉来给你看场子,你和宋有理差不多。”

  “我怎么会和宋有理扯上了?”

  “就是宋有理当年捡来流浪汉干活不给钱,你和他一样的黑心。”

  “我怎么不给他钱,不但给他钱还照顾他的生活,两全其美一举两得,不行吗?”

  “反正你把他赶快赶走,这么美的风景,有了他,别扭。”

  ““你是不是有其他想法?”陈放盯住鬼火问道。

  “我会有啥想法?”

  “没有想法这件事你就不要过问了。”

  鬼火捞了一个没趣。

  荷花盛开时节,陈光放假了,一起放假的还有宋尔梅,两人一起回到了家,陈光更加的成熟,穿上警服透出一股威严,宋尔梅出落的亭亭玉立,没有了田间的劳作,皮肤白皙,已渐渐退去了农家女孩的木讷,代之而起是小家碧玉的大方浅浅的羞涩。

  两人来到荷塘,不住的赞美,宋尔梅不断的采莲蓬。追逐翩翩起舞的蝴蝶,蜻蜓。见到哥哥,陈光禁不住说道:“哥,你怎么把自己照顾的像一个小老头了,看你的打扮,完全就像一个农民的装束。”

  “你哥哥本来就是一个农民,怎么就是像一个农民。”

  “还要注意自身形象,要做一个新型农民,就要新型农民的形象。”

  “咋,教训起你哥哥来了。”

  “不是,就是觉得你太辛苦。”

  “有什么辛苦的,习惯了就好了。”

  两人说着,就来到了那一片盗洞那里。陈放指着一个洞说道:“你看看,这一个洞是干什么的?”

  陈放左看右看,抓起从里面挖出的泥土,看看闻闻。

  “你在学校里学过这些东西没有?看样子倒像一回事。”

  “哥,我在学校里学习了一年了,基本的理论知识是有的。这个洞不是一般人挖的,不是用于生产,如果栽树什么的挖不了怎么深,也不是勘探用的,勘探的洞很细致,这个就像一个盗墓贼干的活,破坏性的挖掘,丝毫不顾及有可能毁坏东西。”

  看陈光说的照谱,陈放就说道:“我也怀疑那几个人来路不正,我见过他们刚开始他们说是上面来勘探做规划的,被我揭穿以后,就夜里来挖,不知道他们在寻找什么东西?”

  “从挖出来的土质来看,咱们这里以前应该有过大洪水,洪水过后,泥沙淤积了这个湖泊,你看从挖出来的土量来开,上面的黄沙至少有五米以上,再往下就是黑焦土。”

  “咱们这里在抗战的时候,黄河决堤,这里全部被淹了,洪水过后就是黄泛区。”

  “黄沙里面应该不会有什么宝贝的东西吧?哥。”陈光说道。

  “黄沙里面会有啥,这些年这里黄沙盐碱,长一些红柳芦苇,肯定不会有宝贝东西,如果有就是在黄沙层下面,就是在至少五米以下的深度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