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陈放想到要不要去解开丁大憨身上的绳子的时候,忽的一股冷风袭来,陈放来不及躲避,一个重物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胳膊上,手电筒应声掉在地上,幸亏陈放有点防备,是平着胳膊打的手电筒,袭击是直奔陈放的要害,如果不是平伸,这一下就结结实实的打在陈放的脑袋上。

  顾不得疼痛,他就势一个翻滚,就觉得后面有两个人影向他扑来。人影扑了空,陈放已经站起,那两个家伙好像一愣,然后就以一个奇怪的形状围着陈放包围,他扎着马步准备应敌,忽觉不对,已经晚了,一道绳索缠上了腰间。两个黑影几下跳跃,陈放身上已经有几道绳索缠上。见已经把陈放牢牢缠上,两个黑影走到了近前,想把陈放的胳膊捆上,看着两个人的身手,像是练过几天功夫,有有备而来,陈放不敢大意,用力的挣扎,见一个人影靠近了自己,一个正踢,直向证这家伙的裆部,这一脚来的突然,稳准狠。黑影顿时就是一声嚎叫,蹲在地上,另一个家伙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,陈放冲上去就是一脚,这家伙有点功夫,一下闪开。

  陈放收脚不稳,一个趔趄,黑影抡起刚才用的棍子奔他的后背就抡下,陈放连忙跳开,那家伙紧追不舍,一寸长一寸强,那家伙把棍子轮的呼呼生风,陈放就躲,渐渐的远离了刚才的位置。

  追逐了一阵,始终不能打到陈放,那家伙有点累了,挥舞的棒子慢了下来,陈放瞅准机会,一个箭步冲上,避开舞动的棒子,抓住了那家伙的手臂,猛地一磕,棒子掉在草丛中。那家伙不是善茬,就势从后面挎住陈放的脖子,用力的勒,陈放几乎喘不过气来。一只手卡在脖子前面,抵挡那家伙的力量,另外的一支胳膊怎么也用不上力,坏了,难道这支胳膊要废了吗?

  眼看就要被那家伙勒倒在地,一旦倒下,那家伙只要稍稍用力,陈放就会很快昏过去,僵持了一阵,陈放猛地下蹲,一个过头摔,将那家伙从头顶上摔了过去,接着就是猛扑,想把那家伙按到在地,那家伙一个翻滚,忽的站起,拦腰又抱住了他,黑影想故伎重演,要勒陈放的脖子,这是要命的招数,一旦被锁颈,就会昏死过去,任人摆布。

  陈放往前猛跑几步,不能摆脱黑影,就来了一个后摆肘,不想那家伙就势一蹲,抱向陈放的双腿,陈放栽倒在地,啃了一嘴青草。

  这家伙真的厉害。看来不能久战,自己一条胳膊受伤,拖延下去不利,就用双腿一绞,卡住这家伙的脖颈,把两脚死死的扣住,任凭这家伙几次翻滚,就是不能打开陈放的绞子。陈放不断的收缩双腿,用力用力,再用力,他觉得那家伙像一根面条一样的瘫软了,陈放赶快松开双腿,如果时间长了,这家伙就小命呜呼了。

  喘了口气,陈放小心翼翼的走到跟前,黑影就像进入了酣睡,均匀的呼吸,这家伙是因为刚才陈放的用力绞杀,大脑缺氧,晕了过去,不过很快就会恢复过来。摸摸身上,刚才两个家伙缠在身上的绳子还在,就解下绳子,把这个家伙手脚用“猪蹄扣”捆上,猪蹄扣是农村赶集捆小猪的方法,把四肢捆上,任凭小猪怎样挣扎都不能挣开,而且会越挣越紧。捆好之后,那家伙“哼哼”了几声。

  舒展一下筋骨,他忽然想到,那边还有一个家伙倒在草丛里,不知道现在怎么样,而且丁大憨也被绑着,就趟着蒿草,往刚才的位置走去,到处黑乎乎的。陈放仔细辨别了方向,没错,怎么不见了刚才的那个家伙,拨开荒草,听见了丁大憨的“呜呜”声,

  陈放不敢近前,怕再遭到袭击,摸摸索索的找到刚才掉落的手电筒,伏在草丛里,观察这周围的动静,确认没有任何危险,陈放就叫了一嗓子:“陈光,南海,宋豪你们快过来,在这里。”然后快速的离开喊叫的位置。

  空旷的荒野,没有一点回声,叫声就像一块小石头扔进了深深的大海,没有声响,甚至没有一点涟漪。

  打开手电筒,周围照了照,真的没有一个人影了,往丁大憨躺倒的位置一照,陈放吓了一跳,几点荧光晃动,丁大憨的身旁围着几只红狐撕扯他身上的绳索,见到亮光警觉的望向这里,陈放向丁大憨走来。丁大憨“呜呜”地叫着。几只狐狸开始逃遁,又远远的回望,恋恋不舍,无比担忧。

  陈放拔下丁大憨嘴上的一块破布,解下身上的绳子,丁大憨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。

  “你先回屋里,我一会儿过去,”陈放说道,丁大憨的小屋不远,想来不会再有危险。

  安置好丁大憨,陈放朝刚才捆住的那个家伙的地方走去,到了那个位置,却怎么也找不见那个人,奇怪,明明刚才就在这里,这里还有刚才搏斗时压倒的荒草,怎么就不见了?陈放自信刚才的捆绑那个家伙不可能自己解开,他是四肢在背后打了一个结,不可能走动,难道会遁地不成?

  找了几圈,不见人影,陈放愈发的疑惑。忽然远处传来了马达声,一辆汽车轰鸣着从草丛里开出,一颠一颠的逃窜,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。天地又恢复了平静,留下一脸茫然。

  进了丁大憨的小屋,丁大憨在昏黄的煤油灯下暗自垂泪,他心爱的大黄狗蜷在地上,口吐白沫,已经没有了气息。

  “刚才咋回事?”陈放问道。

  “我正在睡觉,听见大黄狗叫,就起来,见大黄狗躺在地上弹腾,我过去,就有一道绳子勒住了我,把我扔到了草丛里,后来你就过来了。”丁大憨说道,

  陈放仔细看看那条大黄狗,它分明是中毒而亡。就安慰了几句丁大憨,看看天色微曦,天就要亮了,不会再有危险,就说道:“你睡一会儿吧,不会再有危险了,他们不会再来的。”就走出了丁大憨小屋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