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来不能出去了,陈放就到了隔壁的屋子,就是刚才和宋娜说话的屋子,到了屋里,陈放就一下子趴到了桌子上,外面热热闹闹,有人把宋豪架了回去。暂时的平静,不知道为什么一股心酸涌上心头,他想哭。

  眼前不断涌现出大牙、宋娜的面庞,这叫什么事,小时候自己拼命呵护的那棵大白菜,枝繁叶茂了,嫩绿可口了,竟然就这样被曾经赶走的那头猪拱了,而且是堂而皇之的,自己轰轰烈烈热情似火的把他迎了进来,屈辱,尽管这棵大白菜不是自己家田里的,别扭、嫉妒、失落,酸楚。他又想到了牛素,牛素曾经冰冷的脸,无情的拒绝。还有那个赶着狼猪一辈子被人取笑的父亲,刘英······

  陈放哭了,想嚎啕大哭,本能的又憋了回来,外面有人,他只凭泪水哗哗的流,双肩耸动,酣畅淋漓,累,身体累,心里累。

  不知道什么时候,陈放觉得身边有人,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一直围绕自己,初始陈放觉得是幻觉,可这温柔的馨香那么真实,还有暖暖的气息,他真想一下子冲进去,让这团气体包围,沉沦、堕落,消弭,永远的睡去。

  “喝点水吧。”一个温柔的声音想起。

  他抬起头,双眼已经通红,腮边挂着泪珠。

  是宋娜,宋娜一直站在身边,端了一杯开水,默默的望着自己。

  陈放一时不能反应过来,不知道是真实还是沉溺在刚才的幻想中。揉了揉眼睛,确认了眼前真实的存在。他勉强的笑了笑。

  “你怎么哭了?”

  “没,没有啊!”陈放不想承认刚才的脆弱甚至崩溃。

  “我看了你好一会儿,你真的哭了,哭的很痛,你到底怎么了?”宋娜此刻显得很是温柔,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年的坎坷使他变得成熟,不再是那个耍性子的公主脾气。

  “我没有哭,是高兴,你今天订婚了,要嫁人了,替你高兴啊!”陈放强作笑颜。

  “其实,我知道你心里不是味,这两年你也不好过。给大牙订婚我也是没有办法,你知道家里的情况,俺爸一直不敢回家,俺哥就那个成色,我······”宋娜说着眼圈忽然红了。

  赶快回去吧,万一宋娜真的哭了,让人看见,不知道要说什么了。

  “你把剩的烟酒收拾一下,赶快回去吧。”陈放说着站了起来,一晃,宋娜连忙上前扶住,陈放触到了一个柔软光滑的躯体,尽管隔着她薄薄的红衣衫。陈放想推开她,手一抬,触到了一团饱满沉甸甸的东西,宋娜脸一红,但是更加把身体贴靠到陈放的身边,陈放的块头大,她一个女子怎么能轻易的扶住。

  陈放想迈步往外走,宋娜就像沾在身上一样。不知道是她扶住了陈放,还是他抱着她。

  “你慢一点。”宋娜轻柔的说道。

  “没事没事。”

  但是宋娜还是没有松开他。

  “你怎么哭了?我从来没有加你哭过。”宋娜说着,抬起胳膊,一只柔软的手伏在他的脸上,在他的眼角擦拭了一下,那里肯定有泪痕。

  正这时候,门帘一挑,饭店老板娘进来了,看见这一幕,连忙又退了回去。

  两人猛地慌乱。

  陈放就甩开宋娜,一步三晃的出了房间。

  “你慢一点。”宋娜在后面说道。

  “村主任,慢一点,要不要我扶你回家。”老板娘在一旁讪笑这说道。像发现了一个绝世秘密一样的兴奋。

  外面阳光狠毒,明晃晃的,正是中午,路上行人稀少,陈放一晃一晃的回到了家,倒头便睡。

  一觉醒来。已经月上枝头,胃里难受,母亲给他做了几个荷包蛋,一面埋怨他喝酒太多了。

  吃了饭,陈放问母亲陈光去哪里了?

  母亲说吃了饭就出去了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  陈放就走出院子,天空晴朗,月亮升起在半空,他心里挂念草甸子里的情况,昨天晚上的一战,不知道现在丁大憨怎么样了?陈光是不是去了草甸子里,昨天晚上那伙人在草甸子里都干了什么?就不自觉的往草甸子里走去。

  到了荷塘那里,看见小屋里亮着灯,那里有人。近了看见陈光和宋尔梅在屋外的椅子上坐。

  “陈主任,今天好辛苦,被人灌趴下了吧?看来这当官不光要有高素质,一心为民的高尚情操,还要有公斤不醉的酒量。”陈光说道,宋尔梅“吃吃”的笑。

  “算了吧,你哥哥辛辛苦苦了几个月,造了一片美景,让你们两个没心肝的免费享受。”

  “陈放哥,打击面不要太宽了,我可不是来这里荒滩里享受的,不是陈光一直拉着我来这里,你掏钱我也不来这鬼地方。”宋尔梅不满的说道。

  “这里真的有鬼,你小心着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我听村里人说了,这里就是有鬼,有女鬼,有狐狸精,你是被这里的鬼迷了心窍。”宋尔梅嘟囔着说道。

  “都是给我造谣,你个丫头也造谣。”

  “是我听说的,又不是我造谣。”

  “好好。说不过你,你在这里等一会儿,不要乱跑。我和陈光说一点事。”陈放对宋尔梅说道。

  “好吧,看你们两兄弟鬼鬼祟祟的,肯定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  陈光就主动的站起,往草甸子伸出走去。

  “今天白天你来这里没有?”陈放问道。

  “来了,你去吃酒,我就来这里了,见了一个捡垃圾的老头,老头怪怪的,说话摸不着头脑,不过不碍事,他没有事,身体没有受到伤害。他在院子里埋了一个坟,说是埋的一条大黄狗。”

  “是的,他的大黄狗昨天晚上别人药死了。那条狗跟了他很多年。”

  “听说是你把他请到这里的?”陈光问道

  “是的,他一条光棍汉,靠拾荒过日子。”

  “想不通,你为什么要一个流浪汉来这里给你作伴。”陈光显然不满。

  “他不是一般的流浪汉,他家祖上曾经辉煌过,文革期间,父母因为不能忍受打击,就双双上吊了,他受到了刺激,脑袋不大灵光,不过他那时候是知青,高中毕业,那时候可是知识分子啊!”

  “你是可怜他,还是要利用它给你免费看场子?”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