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都有吧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给我一支烟,”陈光说道。

  弟兄两人点了烟。在空旷的草甸子里明明灭灭。

  “能看出那一帮人在草甸子里做了什么?”

  “有挖了一个洞,从挖洞的情况看,他们没有十分明确的目标,像是在寻找,在挖洞的时候,先把丁大憨的大黄狗给药死了,被丁大憨发现,就把他给捆了,结果又碰见你个不要命的,就干了一场,从现场留下的足迹看他们至少有四个人,而不是你说的两个人。”

  “四个人?”陈放后背发凉,那么在大斗的过程中,那两个人为什么不出面呢?如果再有两个人,陈放就真的难以招架了。说不定也是像丁大憨一样的被捆住扔到乱草丛中。甚至小命都没有了。

  “以后你要小心一点,这班人一直对这里不死心,虽然不知道他们找什么,看得出他们在铤而走险,这里的诱惑足以使他们这样做。”

  “这里真的有秘密,只不过咱们不清楚。”陈放幽幽的说道。

  “啊------”远处传来一声惨叫,是宋尔梅。弟兄两人慌忙跑回到小屋的地方。

  宋尔梅惊恐的蜷缩在椅子上。

  “怎么啦?”陈光召着急的问道。

  “那里。那里有人,有鬼。”

  “到底是人是鬼?”

  “鬼,不,是人。”宋尔梅没有从刚才的惊惧里缓过神,语无伦次。

  “你慢慢说,到底怎么啦?”陈放劝慰道。

  宋尔梅静了一下,说道:“刚才我听到池塘哗啦一声,看见伸出了一个脑袋,和人的脑袋一样大,脸上有两个像电灯泡一样的眼睛。脑袋晃了晃,我吓得一声叫,那个脑袋又钻进了水里。”

  “不会吧,你一定是看花了眼,我在这里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水里有什么怪物,怎么你就见到了?”

  “真的,水里真的有怪物。”宋尔梅坚持说到。

  “不怕,不怕。可能是一条大鱼,哥养的大鱼,哥要发财了。”陈光拍着宋尔梅的肩膀说道。

  “我害怕,回去吧。”宋尔梅说道。

  “你们回去吧,陈光你把尔梅送回家,不要乱跑了。”

  陈光扶着宋尔梅走了。留下一路皎洁的月光洒满小路。

  这天,陈放正在家里都小雨生玩,刘宝打电话让他再村委会里等着,在村委会里时间不长,刘宝来了,一起来的还有几个人,有光头有长发有纹身,陈放看几个人都不认识,刚想说话,后面进来一个光头。这个光头陈放认识,这不就是那个光头彪吗?几次交手,这家伙都没有占到便宜,不知道今天他怎么找上门来了。

  “陈主任,咱两个可是不打不相识啊!兄弟就是出息,以后肯定前途无量。”说着递上来一支香烟,香烟是从红盒子里掏出来的,国标级的,陈放本来不想接,但,是刘宝领过来的客人,就勉强接住,没有和光头彪说话。

  “陈主任,这几个人你不认识,这是来帮咱们来开发草甸子的。一会儿挖掘机就来了。”刘宝说道。

  陈放不明白刘宝的意思,就说道:“我们没有邀请人来帮我们啊?”

  “这个是乡里领导定的,草甸子里的工程有王总王帅他们做,你们要配合好他们的工作,这是为咱们东拐村谋福利的大好事。”刘宝继续说道。

  “我们东拐村的大好事,我怎么不知道?”陈放不依不饶。

  “这不就是来通知你了吗?”

  “别,刘区长,我想不开,你让我捋捋。你说是乡里派来的,做工程要有钱,这钱谁出?怎么出?还有工程怎么做,做成啥样子?工程做完了,是算东拐村里的还是乡政府的,有没有收益?收益算谁的?怎么分?还有我们已经投入了几十万,这怎么算?”

  面对陈放连珠炮似的责问,刘宝的脸一红,说道:“这都是乡里领导定下的,你可以去找领导问,我就是一个小兵,负责跑腿的,哪会知道那么多。”

  看光头彪领的几个人怒目而视,场面陷入了僵局。

  “要不这样,陈主任,你往乡里打个电话,问问书记乡长,看他们怎么说。要不这样,今天就来一个开工仪式,走走形式,你和领导沟通好了,再正式开工。”刘宝又说道。

  刘宝是代表乡政府来的,以前赵书记同自己谈过开发草甸子的事,赵书记对这件事很用心,不能说自己完全不知道,就是打了电话书记乡长不会说那么多,说不定还会把自己训一顿。

  光头彪继续让烟。

  外面“嗡嗡”的来了两辆挖掘机。司机在外面焦急的催促。陈放知道这些挖掘机肯定是租来的,不干活老板会扣工资。

  “走吧,陈主任,这是咱东拐村的大事,好事,不能因为沟通的事耽搁了。”

  在刘宝的一再敦促下,陈放一行来到村子的那边,两辆挖掘机在后面隆隆的跟着。

  到了草甸子,刘宝说道,就这里吧,将来这里要修一条环路,先挖沟,把草甸子与其他农田隔离,挖出来的土修路。

  挖掘机停了,光头彪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大盘子鞭炮,展开,足有半里地长。村里的群众不知道咋回事,都赶过来观看。

  鞭炮扯好了,光头彪像一个将军一样的叫道:“点火。”

  鞭炮噼里啪啦的炸响。一团团硫磺味的青烟升腾,在空旷的荒滩弥漫。眼看鞭炮就要炸完,忽然一道白光,接着就是一声炸响。这一声来的突兀,所有的人都以为是长鞭炮里面夹着的大炮仗炸了。

  再看鞭炮,浓重青烟里已经熄灭。这不是鞭炮的声音,而是一声炸雷,平地突兀的一声炸雷。炸雷把鞭炮击灭了。

  看看天空还算晴朗,只不过远处有一团黄色的浓云不知何时升起。

  光头彪骂了一声:“晦气,点,接着点上。”他命令身边的一个长发男孩道。

  那个男孩连忙跑过去,撅着屁股,用打火机点了几次,鞭炮才又炸响。

  眼看就要炸到尽头,忽然狂风大作、飞沙走石,本来这里就是沙地,已经两个月没有下雨了,这一阵狂风厉害,迷上了所有人的眼睛。待再睁开眼睛,见一团龙卷风从天空垂下,就像老龙吸水一样的把地面上的枯枝败叶一起卷上了天空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