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卷风走了,地面上干干净净,刚才炸过的鞭炮连一点纸屑都没有留下,就像刚才这里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  光头彪愣了,看热闹的人连连称奇,老年人说,活了大半辈子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。

  光头彪吆喝着挖掘机师傅:“赶快挖。”

  两辆挖掘机一起发动,草甸子里轰鸣顿起,毕竟是现代化的机器,不一会儿,就挖了两个大坑。

  看热闹的人逐渐散去。留下陈放和光头彪几个人,光头彪颐指气使,不断的这里看看那里瞧瞧,还抓起土质嗅嗅,在挖出的泥土里扒拉扒拉。认真的样子一度使陈放以为这家伙是不是走上了正道。

  临近中午,天上阴云密布,不一会儿就豆大的雨点砸下来。光头彪命令挖掘机不能停,自己钻进了路边的桑塔纳里。

  雨越来越大,狂风夹着冰雹雨点一起砸下,路面上溅起点点的水珠,水珠逐渐连成一片,路面上像烧开的锅或者像有万条小鱼跳跃。荷塘里的荷叶被掀翻,卷起。往日的高傲淡雅变得一片狼藉。

  很快,两台挖掘机挖出的坑被雨水灌满。挖掘机开始打滑,最后实在不能开了,两个司机就躲在里面避雨。

  雨没有停歇的样子,光头彪等的不耐烦,就给两个挖掘机司机交代了几句,开着桑塔纳扬长而去。

  暴雨过后,就是淅淅沥沥的小雨,雨一直下来将近半月,草甸子成了一片汪洋,两个司机把挖掘机停在那里,回家去了。

  天放晴了,赵书记来到了东拐村,到草甸子里转了一圈,看到一片汪洋,黑青着脸什么都没有说,就坐上小车走了。

  挖掘机曾经被试图开出来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纹丝未动,来的一帮人垂头丧气的走了。

  那两个挖掘机的司机再没有来过草甸子,听说一个回去后,一直发烧,就是不见好转,还经常说胡话。另一个回去后突然胸部不适,到医院一检查,被医生留了下来,说是来晚了就没命了,他的心脏血管已经堵了百分之八十,必须做心脏搭桥手术。

  两台挖掘机就一直泡在水里。

  下雨是农村人闲暇的时机,不用下田忙碌了,村民们就在村里的代销店或者小饭店聚在一起,打牌侃大山,热热闹闹。偶尔谁赢钱了还会请大家喝两杯,喝多酒了的会哭会笑会打架会骂大街。

  陈放不屑于往那些地方去,只是小雨生大了,会要吃的,就拉着陈放往代销店里去。

  自从和宋娜订婚后,大牙几乎天天都来东拐村,有时就在村里饭店吃饭,见人就敬烟,有时整包整包的往男人堆里扔烟。渐渐的村民们忘记了大牙的一张丑脸,或者是看惯了大牙的两颗大黄牙,都夸宋娜嫁了一个好人家。宋娜又恢复了以前的骄傲的神态,宋豪跟着,见人也散好烟,妹妹嫁了一个有钱的妹夫,这家伙也嚣张了起来,打牌输个三五百眼都不眨一下,压大小别人不敢要的牌他要,因此输多赢少。

  陈放在村里见过几次大牙,每次都是他和宋娜一起,宋娜要么挎着大牙的胳膊,要么跟在大牙的后面,大牙见到陈放就敬烟,只是眼里充满了骄傲,盛气凌人,像一个决斗放获胜者在笼子里趾高气昂的谢幕。

  看见大牙陈放就觉得恶心,现在他还后悔宋娜定婚的那天,怎么就没有问一问男方叫什么名字,如果知道了是大牙,说什么他都不会去的。陈放忽然觉得张黑子一定要陈放来作陪,是不是大牙的注意,目的就是要恶心他陈放。

  对于大牙递上来的烟陈放只是接住,皮笑肉不笑的应一下。宋娜见到陈放就目光飘忽,不敢直视他,像做错了什么。

  大牙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钱,他和鬼火胡大发做的一样的生意,都是倒来倒去的倒腾一下棉花棉籽,陈放去鬼火的厂里看了一下,鬼火在村头自己家的责任田里圈了一个院子,弄来一台打包机昼夜不停的轰鸣,院子里堆满了收购的烂棉花破被套,裹进棉花包里压实。

  棉花包里掺烂棉花破被套洒水,这是公开的秘密,陈放干过这种生意,反正是送到国营纱厂的,只要和供销收购人员搞好关系,他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反正棉花有好有赖吧,都是允许的。只是最近棉花价格疯涨,已经有人往里面撒盐增加重量,还有的就直接在里面裹上砖头石头以增加重量。

  估计大牙就是这样发的财

  一天下午,陈放的手机响了,他虽然揣这手机,但手机不长响,村里除了胡大发和鬼火有手机,第三个就是陈放,手机响大部分都是乡里通知的会议或重要的事情。

  陈放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就接了。

  “你是不是叫陈放。”不等陈放说话,那边想起了一个女孩的声音。

  “是啊,你是谁啊?”

  “你是不是把我的衣服扔了?”

  陈放被问的莫名其妙

  “你把我的衣服洗净,保存好,过几天我去取。”那边女孩不等陈放回答,命令道。

  “喂,你是谁呀?”陈放还是没有明白谁的电话。

  “嘟嘟”对方已经把电话挂了。

  莫名其妙,是不是打错了,可她明明就问了,打的就是陈放的电话,难道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?她是打另一个叫陈放的电话就?忽然他想起来,会不会是那个来草甸子里玩,掉进荷塘的那个女孩,他们几个走后,他迷糊了好几天,一直没有闹明白他们的身份,看来最近她还会来的,那女孩的衣服一直在小屋里,扔掉了,可惜,陈放觉得那衣服挺时髦挺贵的,不扔了,难道能送给谁,能送给谁呀?是女人的内衣。

  下着小雨,天黑得早,陈放就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他有看新闻联播的习惯,忽然,陈放忽的坐了起来,电视里那个白净的中年男人不就是几个月前来草甸子里人吗?原来他来省里当主要领导了,看来他应该是提前知道了要来这个大省里来任职的,就微服私访来到了他的荷塘,一方面来看看年轻时候的黄草滩,一方面了解民情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