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有理叔,你回来了?”陈放说道,算是打了招呼。

  “回来了。来看看你妈。”

  “看你家里那么忙,你还来走动。”

  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宋有理毕竟受到了那么大的挫折,说话的语气明显的气势低了。

  母亲站起来,进了里间。

  “陈放,叔今天来,就是说明天宋娜出嫁的事,你明天不管有什么是都要放一下,无论如何你要去。”

  “叔,我年轻,去不去无所谓。”

  “你无所谓,你叔有所谓,你要不去,咱东拐村里就没有一个挑头人,家里宋娜的叔呀什么的,老实巴交,话都不会说一句。你不去,你叔,没有面子。不排场。”

  宋有理今天亲自来,虽然他已经不干村主任了,但毕竟是一个长辈,陈放再没有办法拒绝。就说道:“那好吧,明天我去。”

  “这不就行了,显得咱新老村主任交接的好,我让的好,你接的好。不像一些村,因为换届,新老干部弄得成了仇人,相互告状,甚至打架,我听说还出过人命。”宋有理大言不惭的说道。

  陈放心里想,你的村主任是你跑了,扔下不干了。我的村主任是全体村民选出来的,怎么这么一说好像是你英明,禅让给我的。不过陈放没有说出来。

  “叔,有一件事我想问一下?”

  “啥事?你说吧。”宋有理盯着陈放说道。

  “就是窑厂爆炸后,厂里的那些人都去了哪里?老楚现在哪里?”

  宋有理像是猛地一震,说道:“放,我知道你在窑厂里你出了大力,后来出事,你也受了伤,叔对不起你,没有照顾好你。但这件事就不要问了,好吗?你在厂里的损失我会补偿回来的,只是现在我真的没有实力,窑厂一爆炸,我什么都没有了,你放心,我宋有理不是容易倒下的人,只要有机会,我还会东山再起,到那时候,我欠你的会加倍补偿。”

  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这两年不是像以前那样了,经济上好多了,我不是想你的钱。”

  “那你想要啥?”宋有理惊惧的问道。

  “我就想知道老楚,还有小四川他们现在的情况。”

  “这件事不要再问了,牵涉到方方面面的事,方方面面的人,你就不要问了,算是叔求你了。”

  宋有理不花说道这个份上,陈放不好意思再问了。

  大口的吸了一支烟,宋有理说道:“话就怎么说了,明天来叫你,到彪头做客,可不能再推辞了,我走了。”宋有理勉强的挤出一点笑容,说道。

  “好好。”陈放答应着,把宋有理送出了家门。

  天气出奇的晴朗,一扫半个月来的阴霾,太阳在东方红彤彤的冉冉升起,云蒸霞蔚,田野上空飘荡着轻柔的薄雾。大公鸡见到了久违的太阳,兴奋地跳上墙头,“喔喔”的叫两声,然后一个俯冲,扑棱棱的压住一只觅食的小母鸡,浑身一阵急促的颤抖,满足的跳将下来,夸张的追向另一种母鸡,受精的小母鸡幸福是从地上站起,左右望望,红着脸迈着方步,走向鸡群中。

  大清早,宋娜家里就放出了粗狂喜庆的音乐,是豫剧抬花轿,天刚放晴,田里没有什么要做的,老头老太太就到了宋娜家里,等着新郎官的到来,弄两根好烟或者几个喜糖吃。

  宋娜盘了头发,化了淡妆,穿了一件大红色的旗袍,红色高跟鞋,旗袍开叉,一直到大腿根,露出白嫩直溜象牙一般的大腿,胸部高耸,比电影上的任何一个明星都漂亮性感。嫂子大娘见了眼睛都发直,真的是羡慕嫉妒恨,有点还扭过头撇一撇刚刚啃过咸菜疙瘩的嘴巴。

  宋娜落落大方,不断的拿糖敬烟,小伙子老头子见了宋娜眼睛直直的,就差浑身颤抖了。心里不断的骂道,东拐村几千亩地里长了一棵好白菜,让那个大黄牙拱了。

  太阳渐渐升起,光芒万丈,村东头就有了更加响亮的音乐声,迎亲的车队来了,好家伙,一溜十辆小轿车,个个铮亮,这让刚刚嫁过来还坐拖拉机的妇女更加的眼红了。今天是大娶,大娶就是新郎官亲自来迎接,当天办喜宴。小娶是新郎官不亲自来迎接,要三天后办喜宴,酬谢媒人,然后新娘回门,就是回娘家。近两年新事新办,大娶的多了,就一天办完,省的麻烦,同时一天办完热热闹闹。

  一进村,车队就慢了下来,大牙打开车窗,见人就不住的往外让烟,别的新郎官是一根一根的让烟,大牙是一包一包的往外扔,扔进人群就是一番哄抢,见到妇女多的地方,大牙就往外扔红包,别人是花生糖果里夹杂这五毛一块的硬币一起扔,大牙是一扔一大把红包,红包里是至少十块钱,好家伙,抢钱的像疯了一样的追着车队,从村东头到宋娜家里走了十几分钟。

  到了宋娜家门口,有年轻人已经准备好,抱着一大盘子鞭炮,小跑着围着车辆展开,当然不能紧挨着小轿车,“噼里啪啦”长长的鞭炮炸响。紧接着一个年长者手里挑着烧红的犁铧,一只手里端着一碗水,边走边往犁铧上倒水,犁铧腾起白色的烟雾,寓意‘吉利’。这一番动作完了,小车门打开,先伸出一只锃亮的皮鞋,大牙一身笔挺的蓝色西装,胸前一朵花朵,头发油光向后梳着,脸上挂着痞子样的微笑,阳光洒下,大牙一咧嘴,黄黄的两颗大门牙竟有了金属的光泽。

  大牙下车,所有的车门打开,一二十个小伙子下车,都是一身笔挺的深蓝色西装,簇拥着大牙往宋娜家里走,这架势,如果大牙栽戴一副墨镜,分明就是港台大片里的黑社会头子出场。

  宋豪及其邻居忙着招呼,进了院子,两张圆桌面上已经上了酒菜。大娶虽然时间压缩了,但过程不能少,为什么大清早就要喝酒,一方面是盛情款待迎亲的客人,一方面是给女方时间装嫁妆。当然,尽管女方的人劝酒,迎亲的客人一般是不喝的,大清早喝酒一天都迷糊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