迎亲的客人落座,另一边的人忙抬嫁妆往后面来的一辆大客车上装,电视机、洗衣机、冰箱,沙发、大衣柜。总之一应俱全。看热闹的又是一番赞叹,连说:“排场、排场。”这些嫁妆可不是宋有理置办的,是大牙前几天刚送过来的。

  宋豪不断的端酒,还陪着客人喝,这家伙就是好喝,不放过任何喝酒的机会。在宋豪一番热情的劝酒下,来迎亲的几个家伙耐不住,大概也是好杯中物,慢慢干上了,以至于陪客人少,他们之间竟相互斗开了酒。

  嫁妆装齐了,宋娜在好姐妹的搀扶下从屋里婀娜而出,来迎亲的一群家伙望着宋娜,有的把筷子停在了半空中,有的烟卷快烧到了手指还没有弹一下长长的烟灰。

  宋娜娉娉婷婷的出了门,大牙一挥手,说道:“走。”

  迎亲的队伍鱼贯而出。

  又是一阵鞭炮声气,车队缓缓启动,载着宋娜出了村子。

  唢呐声远去。打发闺女坼戏台。是为两大悲凉之事。不过,宋有理家不算凄凉,围观的群众走了,家里的近亲属没有走,在等着大牙的车来接他们赴宴,陈放没有回去,他不想宋有理再往家里去叫他。

  宋有理和他老婆一直在亢奋中,不住的招呼人,说这个亲属穿的太邋遢,叫回家换衣服,又交代另一个头脑不大灵光的亲属待一会去赴宴不要那么多话,免得被人笑话。

  陈放在一边吸烟,像看戏一样的看着宋有理两口子的表演。

  临近中午,外面响起了喇叭声,一辆大巴车开到了家门口。大牙租了一辆车来接娘家人。

  陆陆续续上车。车上叽叽喳喳,不一会儿就到了饭店。刚开业的饭店,虽然是村里最大的饭店,也就十几个房间,娘家人做了大半,一部分客人就在院子里坐了。

  陈放被安排在最大的一个房间,一进门,就见张黑子在主陪位置上,看见陈放,骂道:“你个臭小子,那天你把我老张灌晕了,一辈子的英名就毁在你小子手里。今天你来到彪头村了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  “我怎么会收拾得了你,是你把我灌晕了,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家了,老英雄真的厉害。”

  一圈人嘻嘻哈哈,眼看过了十二点还没有开席,陈放不好意思问。张黑子只说要等一个人。看来是比陈放这些娘家人还要重要的客人了,

  一会儿,就见外面一阵骚动,簇拥着一个人进来了,竟是乡里的赵书记。赵书记面带微笑,和别人颔首打招呼。

  陈放一见,乡里的最高人物来了,肯定要比他这个娘家人重要,就把主宾的位置让了。赵书记客气了一番就坐了。

  陈放心里一番感叹,当年的一个小混混,现在把乡里的最高人物请进来了,看来大牙和赵书记的关系不一般,能有此殊荣的全白庙乡不多。

  赵书记来了,酒宴就开始,陈放由一号位置挪到了二号位,喝酒的中心就转移到了赵书记的身上,陈放不多说话,轮到自己了就喝,喝了几杯,照例,新郎新娘来敬酒,赵书记看见宋娜也是眼睛发直,爽快的喝了敬过来的酒,问身边的张黑子:“这是谁家的闺女?”

  “你肯定知道,是东拐村宋有理家的大闺女。”张黑子说道。

  “哦,知道,知道,你爸现在好吧?早就没有见过他了。他现在哪里?”赵书记说道,宋有理原来当村主任,那时他当乡长,自然和宋有理很熟。

  “我爸现在家里。”宋娜说道。

  “你爸在家,去,去,耀宗,派车把你老丈人接来,俺弟兄两个喝两杯。”赵书记说道。

  “今天是人家闺女大婚,老丈人不兴来喝酒。”张黑子说道。

  “啥球那么多规矩,赶快把他叫来。新事新办,喜事怎么办就是喜事。”

  既然赵书记有邀请,大牙不敢怠慢,派来一个小喽啰去接宋有理。

  宋有理来了,见到赵书记一个箭步就拉住了手,摇呀摇、晃呀晃,就像一个久别的战友突然从战场死人堆里爬出来,见到了自己的首长,宋有理的眼睛里竟有涌出了泪水。。

  宋有理来了,陈放就从二号位挪到了三号位。

  赵书记和张黑子两人夹击,宋有理很快就晕了,宋有理今天真的是高兴,不光是宋娜找了一个这么有钱的女婿,更高兴的是今天赵书记亲自邀请,对于别人,可能就是受了抬举,面子上有光,对于宋有理还有另一层深刻的含义,这深刻的含义只有他明白,说明这两年他一直担心的事情就要过去了,自己的人生就要回到正常的轨道,一场噩梦就要过去,他怎么会不高兴?

  老丈人亲自来赴宴,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见过,男方的陪客很快就把矛头对准了他。在张黑子的带领撺掇下,一轮一轮的攻击指向宋有理,宋有理几乎来者不拒。

  宋有理的酒量比陈放和张黑子就差远了。不一会儿就开始晃了,开始胡言乱语。陈放注意到,宋有理这两年的折腾,明显了老了,酒量酒风比以前大为下降。宋有理喝得差不多了,就要出去尿。

  出来房间。来到院子里,不知道为什么,或者是谁挡住了他的去路,或者是看人多,要显示一下他旧日的威风,就开始胡乱的骂。

  “日你娘,你你妈。看不起老子,落井下石,我老宋又回来了,杀了你们个王八蛋······”宋有理胡乱的骂,别人不敢阻拦,都窃窃的笑。

  宋有理踉踉跄跄的进厕所,迎面碰见一个妇女,宋有理愣了一下,嘴里还是不干不净的骂。那妇女肯定和宋有理认识或者不是一般的关系。就说道:“宋有理,你个鳖儿,你就不怕到了地府见了阎王,剥皮抽筋点天灯,一群小鬼肯定饶不了你,会清算你的罪恶。”

  宋有理的脸抽搐了一下,忽然跪倒在地,连连磕头,嘴里说道:“饶命,饶命,饶命,对不起,对不起,我有罪。我有罪。”磕头如捣蒜,在院子里吃饭的人都愣了,想不到今天来了一个老丈人,一下子喝得向人磕头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