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不签,就撤了你的总经理位置。”

  “撤了我也不签。”陈放梗着脖子说道。

  “好,这是你说的。不要怪我不客气。”周正恼羞成怒。

  陈放不管这些,骑上摩托车真的走了。

  一路上,陈放一直不明白,乡里既然让他当这个总经理,为什么好多事情不让他知道,在里面肯定有猫腻。规划的是啥东西,为什么不让他知道。陈放忽然明白,自己就是一个小卒子,就是一个摆设,人家根本就没有把他当回事,认为自己年轻好摆布,好替他们做一些他们不能做的工作。他忽然明白了梁艳为什么不让他当法人了。

  回到村里,走在还有泥泞的街上,忽然一辆崭新的桑塔纳停在了身边,车窗玻璃落下,探出鬼火的一张皮笑肉不笑的脸。

  “陈主任,我正要找你哩。走回家,我给你喝两杯。”

  “酒都不喝了,有啥事你说吧。”

  “回家,回家,早就没有见到你了,回家有正经事说。”鬼火执意邀请

  陈放就随着鬼火进了他家。

  鬼火把桑塔纳停在门口,提着一个大提包进了家,溜光的脑袋,铮亮的皮鞋,真的是衣锦还乡。

  两人坐下,鬼火拿出一包茶叶,说道:“这可是上好的茶,一千多块一斤的。”

  从放不懂茶,但喝起来蛮可口。

  “兄弟,现在都疯了,他妈的出一个太阳就是几千块,做梦都想不到,你当了一个村主任,浪费了一波大好行情啊!”鬼火说道。

  “命中没有,难求。”

  “兄弟,我哥你商量一件事,你看,这棉花的行情太好了,好的心里发颤。我感觉已经到顶了,慢慢收手,不能再干了,再干要么夹手指头,要么会出其他事,适可而止。我听说村里搞开发,乡里介入了,听说来了一个光头彪拦下了工程。我不明白咋回事?”

  “乡里成立了一个开发公司,把工程转让给了光头彪。”

  “听说你还是总经理哩,这事你会不知道?”

  “乡里就没有把咱当一回事,什么是都瞒着,不知道他们搞什么勾当。”

  “乡里不是欺人太甚吗?咱村里的地,凭什么要他光头彪拦下了活。有钱咱东拐村里人就不会挣?”

  “咱不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吗。”

  “拧不过也要拧,他们乡政府这样做,绝对有猫腻。你可以去问问信用社的梁艳,她肯定知道里面的情况,这一笔钱肯定是上面的项目资金,而且不会少了。”不得不佩服鬼火的脑袋,虽然陈放想到了这些,但不敢确定,经过鬼火的一番话,陈放坚定了自己的判断。

  “有必要问问,不过梁艳会说真实的情况吗?”

  “你就只管问,是不是是她的事,看她的回答就能猜出来。”

  “我就只管试试。”

  “如果真的是有一大笔资金做后盾,那咱何不把这个工程拦下来,咱们自己做起不更好?既建设了咱们美好的家园,又挣到了票子。”鬼火说道。

  说来说去,鬼火有自己的算盘,这家伙的商业头脑不服不行。

  “人家前期的工作都做好了,咱能虎口夺食?”

  “你只要把情况打探清楚了,其他的工作我来做,咱们也成立一个公司,咱俩算合伙人,不行了把胡大发拉上,这样咱有实力竞争,你是村主任可以堂而皇之的当公司的股东。”

  “草甸子是村里的,就是咱们把这个项目弄下来,咱几千口人哩,到时候肯定会有不同意的。再说,真的开发成功了,要不要给群众分红,怎样分红?”

  “你考虑的太长远了,那是以后的事,先把工程的钱挣了,开发了能不能挣钱还是两回事。”

  陈放“吱吱”的抽着烟,面前的鬼火越来越模糊,这个家伙,以前非要入伙,原来他早就有考虑,看到了草甸子以后的发展前景。

  “你说行不行吧?行了咱就开始布局,不行我再找其他合伙人。”

  “我考虑考虑,先摸摸情况。”

  “好,我等你的话。”

  陈放从鬼火家里出来,鬼火又叫住了他,说道:“陈放,你等一下。”就打开桑塔纳车门,在里面摸索了一阵,拿出一个小盒子。

  “这个你拿上,不值钱。梁艳那个娘们很浪,你送给她,会高兴到的。相信你一定会得到真实的情况。”鬼火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  “啥东西?”

  “一个珍珠项链。”

  “你车里经常放这些东西?”

  “本来是要哄一个小姑娘的,还是一大事为重,就忍痛割爱吧”

  既然鬼火相送,就收下了。

  陈放随机就给梁艳打了电话。

  “喂,今天怎么了,想我了?”梁艳接住电话说道。

  “不是。”陈放说完就后悔了,会赶紧纠正道:“不是不是,是还有事向你汇报。”

  梁艳显得很生气,说道:“你小子没事不打电话。有事就想起你姐了。”

  “不是,姐,我,我没有反应过来。”陈放语无伦次了,不知道怎样解释。

  梁艳哈哈大笑。说道:“下午下班以后你再联系。”

  梁艳肯定就在县城,最好到县城里去找她。

  到了县城,离下班时间还早,理理发,买了一件体面的衣服,看看对自己还满意。闲逛了一会儿,想着在哪里见她合适。忽然想到,上次唱歌的地方不错,温馨浪漫暧昧。

  到了酒店,要了一个小包间。女服务员说道:“这里有漂亮的小姐,你要不要看看。”

  陈放挥挥手,说:“我约得还有人。”

  女服务员打开了轻柔的音乐,带上门走了。

  陈放一下子躺倒在柔软的沙发沙发上,柔柔的灯光,轻缓的音乐,迷迷糊糊的遐想,要是一会来的是牛素多好,好久没有见到她了,不知道她现在忙的啥?她会想他吗?牛素的音质很好,像央视的一个著名主持人,字正腔圆又带有女性少有的磁音,光听她的声音就能被深深的吸引,何况她靓丽的外表,端庄的举止。她的歌声也太美了,就像一个著名的歌唱家,年轻的歌唱家。歌声清冽,如饮甘泉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