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经进入了秋季,草甸子里芦苇丛生,里面的蚂蚱蛐蛐肥硕,野鸡野鸭乱飞,小鱼螃蟹泥鳅黄鳝不住的冒一个水泡,天上鸬鸟飞翔,太阳渐坠,一抹红霞悬在天边,够这些城里来的少男少女们疯狂的了。

  陈放升起了煤火,把带来的老母鸡下锅。又捡来一些柴草堆在一起,一会儿他们会用的。少男少女们疯了一样的进了草甸子,抓蚂蚱,逮蛐蛐,抓小鱼捉泥鳅。

  夕阳西下,渐渐的草甸子里模糊了起来。几个少男少女手里提着收获的东西回来了,有点手里提着一串蚂蚱一串蛐蛐,几条小鱼,有的抓了一把野菜,有荠荠菜野葱,郑小涵不知道在哪里挖了几块红薯,一个男孩逮了几只青蛙。

  现在生火,准备野炊。郑小涵说道。

  看看他们几个手里的东西,陈放笑笑,这些能吃饱吗?

  他们已经捡来了一堆树枝。点燃,慢慢的火光亮起,升腾,在暗夜里很是耀眼。几个人分别把自己的战利品拿出,用树枝窜了,放到火上烤。有人放起来音乐,男孩鬼哭狼嚎的唱,女孩窃窃的笑。

  “好了,好了,我给你们跳个舞吧。”郑小涵说道。

  音乐响起,郑小涵在火堆旁翩翩起舞,婀娜的身姿,像一个精灵,在无边的夜,像呼唤,像倾述,像追寻。几个人都看呆了,男孩拼命的咽唾沫。一曲终了,掌声响起来。

  郑小涵深深一躬,道了一声:“谢谢。”像在万人的广场,像在霓虹灯下,火光映红了她的脸庞,青春魅力四射,惊艳整个草甸子,恐怕自古以来草甸子就没有如此的艳丽妖媚过。

  “村主任,你给我们来一个。”郑小涵说道。

  郑小涵一叫。其他人才想到了陈放的存在,也开始细细打量了陈放。

  “我什么都不会,不会唱歌不会跳舞,你们玩吧,我负责给你们捡柴。”陈放推辞道。

  “你是村主任,我不信,你今年多大?”一个女孩问道。

  “村主任是真的,是全体村民选出的。鄙人今年二十有二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你有何德何能就当了村主任,我印象里的村主任都是赤红的脸膛,满脸的胡茬,沧桑的容颜,你就一个小生,会领导的了这一个几千口人的村子?”

  陈放不辩解,笑笑。

  野炊好了,几个人吃的都是一脸黑乎乎的,他们带来的有方便面火腿肠,一个男孩还打开了一瓶酒,边吃边聊。从他们的话语里,陈放听出来这是一帮历史系的大学生。几杯酒下肚,就开始纵论古今,谈天论地,历史更迭,王朝兴衰。试图寻找历史的足迹,历史的规律。见他们谈的高兴,陈放忍不住插了一句:“其实,这些历史大事历史走向还有一个因素,就是气候原因。”

  陈放插的一句话,开始没有人在意,一个眼镜男听到了,问:“你说一下你的观点?”

  “我觉得人类的产生就是气候的变化,远古人类被迫的选择与适应,就是达尔文的进化论。一直到了文明社会,仍然逃不脱气候对历史大势走向的影响,比如农民起义就有气候的异常,要么大旱要么洪水,以致王朝的更迭。与北方民族几千年的争斗,与北方区域的极端干旱寒冷等不正常的气候有关,若干年一轮的天气变化,北方干旱了,他们就会对汉人政权发起攻击,掠夺物质,抢占领土。而有些少数民族政权,由于连续的干旱,没有了生存的家园,就直接淹没在历史的海洋里,成了历史之谜,留下几片遗址,供你们研究发掘。”

  陈放的几句话,说的一群少男少女目瞪口呆,不光是为了陈放的历史观点,惊奇的是荒野小村里的一个小农民会有这种认识。一个男孩直接就端了一杯酒过来。“来,来,主任,为你的见解干一杯,看来我一个历史系的大学生的视野太窄了,回去后要报几门地理系的课程好好学一学。”

  “我只是胡说,胡说,班门弄斧。见笑见笑。”陈放说了,还是接过了男孩递过来的酒,干了。

  老母鸡炖好了,陈放端上,他们津津有味的吃了,赞不绝口,夸陈放的厨艺好。

  红彤彤的篝火,映着几张年轻的脸,音乐声又起,一个男孩仗着喝了几杯酒,就说道:“郑小涵,请你跳一曲。”

  “谁和你跳?你一身酒气,我要跳就和今天最大的官跳。”郑小涵说道。

  大家面面相觑,不知道谁是最大的官。

  “还看什么,就你管了几千口人,就是你了。”郑小涵瞅着陈放说道。

  “不行,不行,真的不会。”陈放吓得连连后退。

  “不会,我教你。”郑小涵走到陈放跟前。伸出胳膊,做出邀请的姿势。

  “村主任,这个你不行了吧。”一个女孩说道,其他的男孩起哄。陈放心想,原来是欺负乡下人哩。心一横,就牵着郑小涵柔若无骨的手,一只手拦住了她纤细的腰肢。郑小涵把手搭在吃饭的肩膀上,见陈放紧张的样子,就捏了捏他的肩膀,陈放的肩膀坚硬,长期的体力活动加上不断的锻炼,肩膀可以扛起二百斤重的棉花包。

  “你能紧张到肩膀都发硬吗?”郑小涵说道。

  陈放的脸红了一下,不过夜色里没有人会看到。

  “你的手指就像钢筋。”郑小涵又说道。

  舞曲轻柔,郑小涵轻移脚步,陈放跟上,刚开始的几步就像鬼子进村,好在有一步摇的基本功,又喝了几杯酒,陈放就豁出去了,慢慢就熟悉了舞步,踏上了鼓点,一曲终了,竟适应了舞曲,音乐渐停,陈放有点意犹未尽,失望的松开了郑小涵柔软的手。

  掌声响起来。

  “你们几个都是笨蛋,还没有人家村主任的悟性高,一曲就学会了。教你们几个几遍了,一个个都还是鬼子偷鸡的步伐。”郑小涵对那几个男生说道。

  “来,来,你再教我几次,保证大有进步。”一个男生上来说道。

  “滚去,以后不会再免费教你们了,朽木不可雕,烂泥糊不上墙。”郑小涵拒绝了。

  “你们不回去吗?”看看天色越来越晚,陈放问道。

  “回哪里?今晚就住这里了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