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捉奸捉双,拿贼拿脏,我好好配合,只要你们能够拿来证据。我不知道是谁告的,如果你们查实了,我老老实实接受处理,如果是诬告,你们要负责给我恢复名誉,要追究他们的诬告行为。”陈放联想起了上一次的捉奸,今天的事情绝对和那次捉奸有关联。要说贪污受贿,陈放心里很坦荡,刚刚当了一年多的村主任,自己不但没有贪污,还在村里的几次活动中,垫付了资金。村里本身就没有什么资金,计划生育统筹提留的账都在鬼火那里放,不会有问题,鬼火做生意赚了钱,更不会在乎那几个钱。

  “好,你够爽快,我就直接点明,你和你们村的槐花是什么关系?你们两个有没有见不得人的事情?”王怀根说道。

  “你说的就是去年你喝酒喝多了,跳墙进去敲人家门的那个槐花吧?”陈放问道。一旁的两个年轻孩大概听说过这件事,忍不住捂住嘴笑。

  “你胡扯,你要端正态度。”王怀根气急败坏。

  “我不会胡扯的,当时有很多人见到了,派出所有你的案底。”

  “陈放,我的事你没有权利过问,乡里已经有了说法,今天来就是要你好好交代你的问题的。”

  “我没有问题。”

  “好,把你们的会计叫来,把村里的账拿出来。”

  “你给鬼火直接打电话就行了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王怀根拨了鬼火的电话,鬼火说不在家,账薄在村委会的一个抽屉里。

  “把抽屉撬了。”王怀根命令两个年轻人。

  抽屉就一把小锁,不费多大力气就敲开了,里面就薄薄的一个账本,还有一些纸片。

  “把这些统统带回去。”王怀根挥挥手说道。

  “陈放不怕你不老实。要收拾人,我老王是教练。你俩去吧那个槐花叫来,我就不信一个村妇我治不了她。”

  两个年轻人出去了,屋里就剩陈放他们两个,气氛尴尬充满火药味。

  “我是不是要回避一下?办案调查阶段是不是要讲究背靠背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你不能走。”

  “放心吧,你既抓不了我,也不能限制我的自由。我就在隔壁屋里等候你的发落。”陈放说了,就到隔壁的房间。陈放知道这个王怀根今天不可能有什么收获,他又一次高估了他的能耐,凭经验,他认为陈放和槐花应该有问题,一唬二诈,两人会乖乖的任他摆布,到时候他就要报几年来和陈放的仇恨。

  槐花来了,还没有进屋,就听见她在外面囔囔:“是哪位大领导来了,还不给我说。”’她以为是乡里来做其他工作的,作为村里的妇女主任经常会有这样的事。

  进了门,见就王怀根一个人在屋里。脸色阴沉。槐花的脸色一变,这个家伙去年的事她就要忘了,怎么今天还有脸要东拐村里,就不怕群众往他脸上吐唾沫?

  “你们有啥事?”槐花觉得气氛不对,就说道。

  “今天我们来是了解一下你的一点生活上的事情。当然了,作为村里妇女主任,你就是村里妇女的代表,是村里妇女的楷模。有责任有义务配合好乡里的工作。”王怀根说道。

  “啥生活上的事情?你说清楚?”槐花说道。

  “就是生活作风上的事情。”

  王怀根还没有说完,槐花上前就一口唾沫吐到了王怀根的脸上。“今天你必须说清楚,啥叫生活作风。”

  王怀根猝不及防,没有料到槐花的泼辣如此迅速。擦了擦脸,正色到:“槐花,今天晚上代表乡政府来和你谈话的,作为村妇女主任,你要正视自己的问题,注意自己的形象。有人已经把你的问题反映到了乡政府,今天是乡领导派我来和你谈话的,你这样的态度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  “你说是那个领导派你来的,你说吧,我马上就去找他去。”

  “这个是我们纪检办案的原则,不能随便告诉你。”

  “你不告诉,就是你官报私仇,无中生有,造谣污蔑,我去告你去。”槐花钢牙利齿。

  “我告诉你,槐花,不要以为乡政府管不了你,实话告诉你,你的计划生育的事情还没有结束,就凭这一点就可以把你的村委委员撸了。”王怀根实在没有招了,就想起了槐花的计划生育事情,威胁道。

  “计划生育的事,你去年不是查过吗?有问题是你失职,没有问题是你污蔑。”

  “好吧,既然你这样的态度,你就等着。本来今天来直接见你,给你一个坦白的机会,争取宽大处理,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,我们就外围调查,调查的结果出来,不由你还这么猖狂。”王怀根怒气冲冲。

  “好啊,姑奶奶我等着。”

  见实在没有谈话的必要了,王怀根一挥手,说道:“走。”两个年轻人紧跟他出了村委会。

  陈放从另一间屋里出来,看见槐花仍然气鼓鼓的,就说道:“让他们查吧,身正不怕影子斜。”

  “你身子正不怕,我怕。咱俩要真有事情我也不会这么冤枉,我就认了。没有的事他们造谣,不行,明天我就到乡政府去,我就是要问问是谁这么缺德。”槐花抢白道。

  “算了,你一个妇女到乡政府传出去是笑话。”

  “我没有做的事情,这么就成了笑话,你不要管。”槐花气冲冲的走了。

  乡政府要求每天早上八点点名,其实早上八点半了,人人才稀稀拉拉的来到。就在院子里的一棵大梧桐树下面,乡长书记简单的安排一下一天的工作,就把人员轰到村里开展工作。点完名,一部分人进村,一部分就骑车骑摩托回家了,干自己的事情。进村的就到支部书记村主任家里喝茶,把乡里安排的事情分解下去。到了中午,就开始喝酒。一直到下午回乡里,大部分就直接回家了。

  没有大的事情,赵书记一般不参加早上的例会。有乡长安排具体的工作,乡长是县里新派来的,三十多岁,白白净净,叫李力。因为刚来,还不大适应乡镇的工作,不大会讲话。因此点了名后,就简单的安排了几句:一是做好三秋生产,二是做好秸秆禁烧,三是做好平安建设信访稳定。

  李力乡长讲完,扭头看了看几个副乡长副书记,问还有什么要讲的没有,几位都摆摆手。李乡长就宣布解散。这时斜刺里冲出一个女人,来到了队伍的前面,说道:“我来说两句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