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叔一听,丢祖宗八辈的人,赶紧说道:“打住,打住,不说了,不说了,回家回家。”一群人自觉没有面子,仓皇回到了村子。

  大孬姐姐自然没有离婚,在娘家住了几天,他丈夫在别人的劝说下,骑了一辆自行车,自行车把上挂了两盒点心,给媳妇老丈人小舅子说了几句道歉的话,就把她载了回去。那时候在农村,离婚是高成本的事情,离婚了,男方就可能一辈子光棍了,女方是离婚茬,再想找一个像样的男人就难上加难。不过大孬的那句名言在三里五村可传开了,以至于现在有人闹离婚还有人拿这句话取笑女方的族人们,尤其是女方的兄弟哥哥们。这或许就是大孬一直没有讨下媳妇的一个原因吧。

  见陈放进到了病房,陈老汉愈发的表现出痛苦的样子,躺在床上连连呻吟。大孬木讷的望着陈放。

  “叔,好多了吧?”论辈分陈放应该叫他叔。

  “疼,疼。哎,哎。”老汉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  “要是还疼就好好休息,不过,叔,你看咱在医院里一天就是一百多,我问了医生,看了拍的片子,你的病可以在家里养,我给挖掘机的那一方协商了,医院里的医疗费他们全部负担,另外再出两千元的继续治疗费,你看怎么样?”

  老汉心里一喜,其实他清楚自己身子的情况,这几天在医院里憋得难受,就趁晚上没有人的时候偷偷的跑出去在外面透透气,可是有人交代,叫他坚持在这里,到时候会给他一笔钱。现在陈放又说医院里的钱结了,还能再落两千元。真有这样的好事,自己辛辛苦苦一年到头也不过攒千把块钱,可是已经答应了别人,必须听那人的话叫啥时候出院才能出院,老汉盘算着,这被撞了一下,虽然身子受了委屈,但白白的落了这么多钱,加上自己的积蓄,可以盖一所新房子了,有了新房子就不怕没有人来给儿子说媳妇。这几年儿子是他的心病,快三十再娶不下媳妇就过梗了,不可能讨到媳妇了,儿子老实木讷,家里条件不好,女儿女婿都是土里刨食的庄稼人,不可能给他们很多接济。

  陈老汉把心里的喜悦压住,大孬脸上表现出满意的笑容。不过他没有发言权,自从有了那句名言之后,他就更加少的说话,生怕啥时候再说出了名言。

  “俺再商量商量吧。”老汉说道。

  “家里就你们两个,大孬哥在这里,中不中你们两个就当家了,还找谁商量?”陈放知道老汉在推诿。

  “还有他姐、姐夫。他姑他姨他姨夫,出了事他们都不少帮忙的,我不给他们商量,以后我老了,家里的是谁还管?”老汉说的有一定道理。

  “那好,你们就商量一下,不要得理不饶人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

  “好好,谢谢你呀,大侄子,每次来还拿礼物。”

  “你好好休息,我就不打扰了,你们尽快商量,给我一个话,我好给那边说。我走了。”

  陈放出来病房门,大孬在后面送了两步就回去了。下了楼梯,外面已经黑了。院子里的路灯昏黄,拐了一个弯,迎面碰见鬼火,鬼火一愣,问道:“陈放,你咋在这里?”

  “来看看大孬他爹。这个老顽固一直不愿意出院。这么晚了,你咋来医院?”

  “来看一个亲戚。”鬼火明显有点慌乱,边说边进了病房楼。

  没有听说鬼火有啥亲戚住院啊,陈放有点纳闷,想问问是谁,要不要自己也去看看。见鬼火已经走远了。

  又过了两天,老汉托人带回话。不愿出院,必须将凶手绳之以法。陈放很是懊恼。

  这天晚上,陈大孬在病房里呆的难受,就陪着他爹到外面转了一圈,回到病房,楼里的人都睡了,陈老汉洗洗睡了,大孬就到楼下的卫生间里尿了一泡,准备睡觉,出了厕所门,迎面碰见两个大汉,两个大汉不由分说,上前就挎住大孬的脖子,一个大汉就挥起拳头噼里啪啦的照大孬的身上一阵乱拳。大孬想叫,无奈脖子被卡住,发不出声,两个人打够了,就把大孬像死猪一样的扔到地上。陈老汉左等右等不见儿子回来,担心这个不太精气的儿子会不会有意外,就出去找,找里找去,在厕所的墙角见到了一脸血的儿子,陈老汉就在院里大声呼救,值班的护士听见了,把大孬抬到急救室,经过检查没有大的毛病,脸上的血大部分是鼻血,不过大孬吓得不轻,像要昏死过去。

  消息传到东拐村,人们议论纷纷,本来陈老汉在村里没有人缘,极少有人关注。经过几天的发酵,最终形成了一致的结论,这是挖掘机的的主家找人打的,目的就是要陈老汉早日出院,接受他们的条件。陈老汉受伤是因为全村的利益,勇敢的站在了挖掘机的前面,现在陈老汉以及他的儿子遭受了不测,作为东拐村的每一个有良知的村民不能坐视不管,经过一番讨论,决定要讨一个说法。不能让其他村的人认为东拐就怎么好欺负,窜托这件事最积极的就是陈思远,陈老汉是陈思远的本家,他又想再村民面前树立自己的光辉高大形象,就责无旁贷的积极运作,终于达成了一致的意见,就是上访,一家出十块钱,作为上访的费用,总共集资了一千多块钱。够了,陈思远坚定要轰轰烈烈的干一场。

  初冬的早晨还很寒冷,陈思远就起来一家一家的叫人,大街上已经有四辆拖拉机“嗵嗵”的响着。等候不断来的村民。

  陈思远和部分村民商定,每一辆拖拉机一天一百元,负责把村民送到县里,包括加油。每一个坐上拖拉机的村民一天发二十元钱,重点人员一天五十元,中午吃饭自行解决。另外把村里的锣鼓家伙带上。

  太阳刚露头,每一辆拖拉机上上去了七八个人,大部分是老头老太太,他们在家里没有事情,刚好想去县里逛逛,还能挣二十块钱,何乐不为。

  陈思远一挥手,车队就浩浩荡荡的县城方向进发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