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县里,八点多一点,陈思远指挥只车辆在县政府大门前一字排开,将县政府大门结结实实的堵上,又一挥手,几个老太太拿出昨天晚上在白布上写好的两条横幅,一副上面写着‘严惩凶手’,另一幅上面写着‘领导英明’。

  横幅拉好,陈思远将高高举起的手往下一放,几个老头老太太面朝县政府齐刷刷的跪下。这几个跪下的就是重点人员,这一次他们可以得到五十元钱,相当于他们外出一星期的工钱。同时锣鼓家伙一起响起,‘咚咚咚擦擦擦’,声音震天。

  县政府的领导一般都是坐在小汽车八点半左右来上班,这时候正是上班的高峰,几辆拖拉机把大门堵得严严实实,有的科局长一见,有的就干脆打道回府,找地方喝茶去了。有的不清楚咋回事,怕是自己分管的业务口出来问题,就急急忙忙的下车,步行到单位,打听门口的情况。

  不到五分钟,就见大楼里冲出一群人,上来扯下横幅,问道:“你们这是干啥哩?你们是那个乡的,起来起来,到屋里说。”来人一起要把跪着的老头老太太扶起,老头老太太扭扭捏捏就是不起来。一时场面混乱,县政府外面就是繁华的大街,此刻大街上人头攒动,都来围观。

  效果很好,陈思远暗自高兴。

  不一会儿,就见外面警笛响起,几辆警车呼啸而至,从车上下来几十个全副武装的警察,警察驱开围观群众,把县政府的大门紧紧关上,不容一个人进去。陈思远见到,刚才怎么就没有直接进到县政府的办公室,找县长理论呢?就算警察没有把大门锁上,陈思远根本就没有计划进到县政府院里面去,看来自己高估了县里领导的处事能力。

  一帮警察刚过来时候,来的村民有点慌乱,不知道要会发生什么,见警察来了,只是把大门紧紧的关闭,以防他们强行闯入,没有对他们采取一点的强制措施,胆子又大了,把锣鼓家伙擂的更响。

  一个领导模样的男人和一个警察过来,制止了锣鼓家伙继续敲。警察说道:“你们有什么述求到院子里说,人不能多,不能超过五个。这是信访局的张局长。另外必须把车辆挪开,不能堵了大门。”

  陈思远指挥着把车辆移开了两辆,大门能够开半幅,小车可以通行。

  选人的时候,有村民不愿进去,好容易叫了三个人,加上陈思远四个人。四个人来到了大门旁边的一间平房里,门口挂着信访接待室的字样。张局长先是问了几个人的情况,哪里的人,来有何述求?

  陈思远添油加醋的一一作了回答。

  张局长铁青着脸听完了陈思远的叙述,说道“情况可以让公安局调查,今天的行为是违法的,如果都像你们这样的来县政府闹,干扰破坏正常的工作秩序,全县岂不是要乱套了,你们要意识到这种行为的严重后果,立即把拖拉机开走,把人员解散,否则立即抓人。”

  同来的几个人面面相觑,可以看到=他们的胆怯。陈思远是吃过大盘荆芥的人,想当年万人大会上挨过批斗,脸不红心不跳,还把责任往宋安民身上推,张局长的几句话吓不到他,他知道不到万不得已公安不会随便抓人,公安也怕粘上这种粘手的事情。

  “我们听您的话,不过您得给我们一个说法。”陈思远不卑不亢的说。

  “我会马上向领导汇报,责成公安机关尽快查清事实,还你们一个公道。”张局长上推下卸。

  “总得有一个时间吧?乡亲们在家义愤填膺,我们几个好说,万一有不冷静的群众作出过分的事情,就给领导添麻烦了。”陈思远话语里透出威胁。

  “办案是需要时间的。”张局长不耐烦了。

  “如果时间长了,我们就去市里问问。”陈思远步步紧逼。

  “如果那样,后果你们自负。”

  正说着,外面进来两个人,一个是赵书记,一个是白庙的派出所长老白。两人进来,不由分说,就拉住陈思远。“走走,出去说,这里是县里领导办公的地方,走,出去。”

  陈思远觉得已经达到了目的,争执了几句就随着老白出了信访局的屋子。

  “走,回乡里说去。”老白说道。

  “我们不给你说,你们派出所和犯罪分子穿一条裤子,刚才我都给张局长说了,过几天我们还会来的,今天的事你们放心,我们依法反映述求,该说的我们都说了。”陈思远一挥手。几辆拖拉机“嗵嗵”的发动着,来的人一拥而上,车子开上大街,引得行人不断的驻足观看。陈思远就像一个得胜还朝的将军进入了凯旋门,高高的站在拖拉机的拖斗上,威风凛凛,岂不知已经有人紧紧放盯上了他,恨不得现在就上去将他撕烂。

  出了东大街,进入了城郊,路边有一个羊肉汤锅,锅里咕嘟嘟的冒着热气,一旁的火烧焦黄焦黄,看看天就要到中午了,陈思远命令拖拉机停下,“吃饭,每人八块钱一碗的羊肉汤,烧饼随便吃。”

  几十个人下了车,羊肉汤的老板还没有遇见过这样大规模的吃客,忙不迭的倒水递烟。

  一碗碗热腾腾的羊肉汤,烧饼一摞摞的上,桌子上坐不下,就圪蹴在路边,把烧饼几下的就撕开泡进汤里,不几下汤水就没有了,碗底里的几片羊肉舍不得吃,添上了汤又泡进了一个烧饼。好不热闹喜庆。

  陈思远没有像其他人一样争先恐后的喝汤,他点了一支烟,狠狠的吸了两口,说是不怕,其实他刚才很是紧张,毕竟进的是县里的最高权力机构,又是敲锣打鼓的进,而且把大门堵了。这要是以前,别说是堵门,就是想进去,要先击鼓,进去有理没理先挨几板子再说,估计自古以来就他陈思远敢这么威武的进入县政府了,对了,以前叫县衙。想想还是现在当官的好。他真怕张局长把他们叫到信访室里,门一关,警察进来把他们一个个抓了送进号子里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