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所长来了让他们往乡里说事,他为什么不去,陈思远知道,县里是大地方,有大官,大官讲理,到了乡里,陈思远就不能保证白所长会像在县里一样的对待他们,派出所打人,谁都知道。打人打得很,要不小偷会乖乖的招供?陈思远庆幸自己的聪明机智。顺利的把这支队伍安全的带了回来。

  其实他心里还有一个小算盘,就是通过这件事树立自己的威信,把陈放和开发商勾结损害群众利益的事情捅透,至少他认为陈放一定和开发商有勾结,把事情搞透了,逼陈放下台,到时候这个村主任自然就是自己的了。

  陈思远心里暗自高兴,已经有一个小伙子端了一大碗羊肉汤递到了他面前,大海碗上飘了几粒葱花,余下的就是结结实实的羊肉,八块钱可买不来这么多的羊肉,明显的比其他人碗里的肉要多。这就是威信的力量,这可不是一般的羊肉汤,陈思远似乎已经嗅到了权力的味道。

  一阵风卷残云,大伙的肚皮都鼓了起来,陈思远结了账。一起上车,一个年龄大一点的老汉肚子太饱,抬不起来腿,怎么都上不了车。

  “老宋,你个老不死的,我一直看着你,你吃了八个烧饼,喝了三碗汤,你是个饿死鬼托生的吧?”一个老太太指着这个老汉说道,一车人哄笑,样子就像去哪一家闺女家里吃喜宴。

  陈思远领着人进了村,锣鼓家伙又响起,就像春节早早的来临。

  这边陈放就遭了秧,他别赵书记叫到了乡里,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,本来赵书记想通过这个项目,在县里领导面前好好露一下脸,好给下一步往上提拔铺垫一下,不想东拐村的这一帮刁民往县里告状吗,这一下书记县长都知道了,肯定会给领导不好的印象,自己的大好前程不就蒙上了阴影?

  赵书记发泄够了,就狠狠的说:“三天以内,你把这件事情摆平,否则写辞职报告。”

  陈放垂头丧气的出来,走到乡政府大门口,一旁就是派出所,派出所的白所长像早就在这里等他,把他叫进了所里。

  来到老白的办公室,老白给陈放倒了一杯水,给陈放了一支烟。说道:“兄弟,知道这个村主任不好当了吧?”

  陈放点了烟,狠劲的吸了两口,“白所长,你是赵书记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骂了一顿,我冤不冤?因为陈老汉的事情,我去医院里跑了好几趟,方便面买了好几箱。赔钱搭功夫还挨骂?”

  “不冤,一点都不冤,我刚刚挨了局长的骂,都是因为你们村里的事。我给你说,你当村主任,啥事可以不干,啥事可以做不好,只要能够保证村里不乱,没有人告状,就是一个称职的干部,现在领导都怕告状,信访稳定是一票否决,有人告状其他工作再好,白搭,这叫一丑遮百俊。”

  “你说这件事怎么办,明明已经够上案件了,你把人一拘留,啥事不都解决了?”

  “兄弟,你可不能这么说。要是别人说了我可不愿意,你年轻没有工作经验,说了就说了,不过以后不能这么说,好像这件事搞成这样是我老白的过错?你不知道,我就不想铐子一戴,把人往号子里一送,剩下的赔偿部分有法院解决。万事大吉。错了,挖掘机的司机把人撞了,虽然就是一个司机,但打狗看主人,主人后面还有主人,这个司机我就是拘留不了,你信吗?”

  陈放看着平时耀武扬威,横行乡里的白所长也有难处,甚至比一般人的难处更难的样子,觉得不甚理解。

  “就这样的一件小事,光天化日下的事情,会比杀人放火的事情还难搞?”陈放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错了,我给你讲,根据调查,你们村里的人说是挖掘机的司机故意撞陈老汉的,而且有多人证实。挖掘机的一方就是开发商的一方,当时他们也在现场,他们说是陈老汉故意往挖掘机上撞的,就是碰瓷。挖掘机司机说当时什么都没有看见,陈老汉的位置当时是司机的视觉盲角,经过试验,确实如此。你说案件怎么定,就这材料报到了县局法制科,法制科的小年轻当时就把案件扔一边了,事实不清证据不足。不会批的。”

  陈放虽然不懂办案的程序,但听老白一讲,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就是没有办法拘留人。就说道:“你说这件事怎么处理?总不能就这样放这里吧,再说群众一直上访,搁不住啊。”

  “这就是我为什么叫你来的目的,这件事唯一的就是调解处理,清楚不了糊涂结,给陈老汉再做工作,不行再往上添一下价钱,多补偿一点,他不就是想多要一点钱吗?人家有的是钱。”

  “已经做工作了,医院的医疗费结了,再给三千,他们不愿意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以我的经验判断,你们村里出人才了,在背后使横劲,就是不想要这件事抹平。他的目的不是给陈老汉出气争利益,而是针对的你,要你下台。你忘了,前几天还有人告你有男女作风问题。”老白吐了一口浓重的白烟,讳莫如深的说道。

  “那是有人诬告。操他奶奶,这件事我还没有向赵书记理论,乡政府要给我一个说法,看他们调查的结果是啥?我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被人诬告了。谁知今天他就劈头盖脸的熊人,不行了,我就辞职。”听老白提到自己被调查的事情,陈放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“年轻人,血气方刚,有点这方面的事情也正常,那个妇女我知道,有点姿色,去年王怀根不就栽倒在她手里。没有偷到一点腥倒惹了一身骚,区长被撸了。”

  “听你的意识,我和她就真的有花花事?”陈放觉得更憋屈。

  “有没有你自己知道,听说你们是干亲家?干亲家就是gan,三声干,干亲家。”老白说着,嗤嗤的笑了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