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后要谨慎一些了,看是平静的小村,这里面隐藏着秘密,见不得人的事情。

  宋豪领着光头彪一伙飞扬跋扈,草甸子成了他们施虐的地方,打野鸡野兔,捉斑鸠大雁。不但用网用夹子,还用上了毒药,一早起来,可以见到成片的野鸡大雁躺在地上,这些家伙狂呼乱叫,挑着战利品在大街上走动,到宋豪家里炖了,一阵狂饮,然后酗酒骂街,看见大街上走来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就上前调戏。

  群众敢怒不敢言,他们知道光头彪一伙的厉害,也知道宋有理父子的蛮横霸道阴险。

  这天下午,天阴沉沉的,像要下雪的样子,不过草甸子里仍然轰轰烈烈的干活,一辆挖掘机忽然挖到了一个洞,洞口一尺见方,开始司机没有在意,一个随挖掘机干活的家伙看见了,兴奋的叫挖掘机停下来,喊来一起干活的人,讨论里面是什么东西。有的说是兔子洞,有的说是蛇,有的说是獾洞,说来说去没有统一意见。

  挖掘机的司机要一下子把它挖开,被这几个人阻止,说是一下子挖开,里面的东西就逃跑了,还是慢慢的挖开,将他们一一活捉。

  得到了统一的意见,几个人开始用铁锹挖,听见里面有“唧唧叫”的声音,几个人更加的卖力挖。

  这时候来了一个老汉,老汉衣着邋遢,胡子拉碴,真是丁大憨,这些天他一直就在草甸子里,本来陈放把丁大憨叫到这里来,就是想让他在这里看草甸子,那一天的晚上,丁大憨大黄狗被药死,人被捆绑,陈放不放心他的安全,想让他回到黄土岗那里,可这个丁大憨又倔劲,反倒在这里安营扎寨,长期住了下来,只是前一段时间,草甸子里有水,丁大憨的小屋被水淹了,他就回到了黄土岗那里。现在水退了下去,丁大憨就回来了,回来以后白天就在附近拾荒,晚上住在这里,光头彪的挖掘机进来以后,丁大憨就一直瞄着它,试图阻止挖掘机的施工,但那是不可能的,现在看见挖掘机停了,又听见一群人议论欢呼,就走了过来。

  “你们不能挖那里。”丁大憨说道。

  见一个拾荒老汉经过阻止他们的行动,一个小伙一脚就把丁大憨踹倒在草地上。洞口越来越大,有听见里面“叽叽”的恐惧的叫声。

  一个黑胖的家伙到工棚里拿出一支五连弹猎枪,那时候刚开始收缴枪支,还没有持枪入刑,这伙人仗着上面有人,没有把枪支上交。

  “你们闪开。”见洞里的动静越来越大,里面的动物可能很快就会出来。胖子拿枪瞄准了洞口。

  一个矮个子拿一根棍子往里面桶。忽然,红光一闪,一条肥硕的的影子从里面跳跃出来,影子没有立即逃走,而是直往胖子的脸部扑去,胖子已经,握着枪支的手一抖,猝然扣动扳机。

  这时候,倒在地上的丁大憨“呼”的从地上跃起,一下子扑到胖子面前,两手猛地抓住枪支。

  “嗵”的一声,枪响了。由于丁大憨的一用力,子弹射向了天空,灰蒙蒙的天空下,枪口的一团火光分外耀眼。见有人敢如此的阻拦,胖子狠命的一脚把丁大憨踢倒。

  看见红色的影子逃向远方,胖子紧追几步,瞄准。“嗵”的一声,红色的影子翻了几个滚,又向前跑去,胖子平时游手好闲,打兔子猎鸟是一把好手,凡是能够瞧见的东西,几乎逃不出他的枪口,见这么大的一个东西竟然没有一枪撂倒,就举枪再射,这一枪影子彻底的不动了。

  听见枪响,洞里又有了动静,一只大狐狸领着一群半大狐狸倾巢而出,像一道道红色的闪电,分头向四面八方奔去,人们只顾看胖子打枪,没有料到洞里有那么多的狐狸,连忙吆喝,手拿铁锨的家伙赶上去,一铁锨拍到一个狐狸。

  见这么多的狐狸出来了,胖子惊喜,不慌不忙的举枪。“嗵,嗵,嗵。”连放三枪,奇怪,连一只狐狸都没有打到,再看,草甸子里已经荒草萋萋,没有了一点动静,小狐狸不知道跑向了哪里。

  被打死的那只大狐狸是一只待产的狐狸,鼓鼓的肚子里有了几只要生产的幼崽。另外的那一只被铁锨打到了脑袋,这是一只将要成年的公狐狸,它圆睁着眼睛,愤怒地盯着这些人,眼睛里布满杀机,以至于看见它的人忍不住一个寒噤,

  两只狐狸被掂到工棚里。

  “烧水,今天晚上弟兄们开荤。”胖子吆喝道。

  工棚里传来了欢呼声,有的开始磨刀,有的劈柴烧水。

  “你们不要杀它,不要杀它。”丁大憨竟然闯劲了工棚,上来就要抢已经死亡的两只好狐狸。

  “你这个老不死的,还来胡闹。”

  “我不是胡闹,你们不能杀它,更不能吃它,会遭报应的。”丁大憨着急的说道。

  “你这个老东西,敢来咒我们,把他打出去。”胖子叫到。

  胖子一声令下,几个小伙子一阵拳脚,丁大憨的脸上很快就挂了彩。打了一阵,几个人抬起丁大憨,远远的扔到了草丛里。

  天完全黑了下来,丁大憨揉揉被打的酸疼的腰,笨拙的站起身来。缓步回到自己的茅屋里。

  工棚里吆五喝六,他们已经把狐狸炖了,很远的就能闻见一股香气,不过这种气息丁大憨闻见,像闻见超强的迷幻剂,几度要昏厥,钻心的痛。那些精灵是他的爱,他的寄托,他的生命,他的所有。

  天,就像一口大锅倒扣了下来,黑黢黢的,伸手不见五指,北风吹起蒿草,发出尖利的声音,像在述说,哭泣,怒吼。

  工棚里渐渐没有了动静,他们已经酒足饭饱,憨憨入睡了,老远就能听见沉闷的呼噜声。

  丁大憨忍着疼痛勉强的起来,拄着一根棍子出了屋子,这是他的习惯,每当夜深人静,他就会出现在草甸子里,聆听叽叽的虫鸣,辨别草丛中沙沙的声响,他知道那是一只刺猬,那是一只沙鼠,那是一条蛇,当然他更想听的就是狐狸的“呕呕”的叫声,这些声音使他迷醉,和着风月,他感到亢奋,他觉得在和大自然交和,相融,渗透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