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经子夜时分,他不知道今天晚上她们还会不会出来,今天下午,她们的洞穴遭到了破坏,两只狐狸惨遭毒手。她们还会幸福的聚集吗?

  正当丁大憨疑惑的时候,就见草丛里有了沙沙的响动,是的,是她们,她们出来了,而且更多,不一会儿,就见草甸子里像繁星点点,一点点的绿光遍布,不过,今晚绿莹莹的光点充满了杀机,充满了仇恨,令人不寒而栗。

  “呕”一声响亮凄厉的声音在荒草滩里响起,那声音浑厚响亮又充满穿透力。

  “呕呕呕”,四方回应。旋即,就见点点荧光像一条长龙,环形地向工棚包围过来。

  没有了声音,就这一声唤叫,队伍整顿完毕,任务交代完毕。没有了声响,就像电视忽然没有了音响,只见画面移动。包围圈越来越小。工棚外面已经荧光流动。

  “呕”。又是一声唤叫、一声命令。荧光像水银一样的从任何可以进入工棚的缝隙里进入。

  丁大憨听见工棚里面传来了惨叫,和“噼噼剥剥”的搏斗声。

  这是狐狸在复仇,一声声惨叫在荒草滩格外的刺耳。

  丁大憨惊呆了,他想不到这么小的生命会产生这么大的复仇力量,不行,狐狸的复仇会要了这帮年轻人的生命。尽管他们可恶,但还达不到要取他们生命的地步。要阻止这些被仇恨激怒疯狂的生灵。

  “呕呕呕”丁大憨试着叫了几声,他不知道她们会不会听他的,会不会停下他们复仇的利爪。

  工棚里瞬间没有了动静,不一会儿,一双双荧光又像水银一样的从工棚的每一个缝隙里泄出,像一阵旋风一样集合,在丁大憨的面前一个大回环,他觉得眼花缭乱,进入了一个迷幻的世界,睁不开眼睛,只觉得一股腥热的风流动,他想认真的辨别他们的每一个个体,但不可能,就像一条流动的飘带,骤然而起,又忽的泯灭。

 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,短短的十几秒。丁大憨怀疑刚才的一幕是不是真的发生过。难道是自己的眼花了?不,没有。空气里还有他们的气息,他熟悉的气息,只是此刻特别的浓烈。

  他手里拄着棍子,蹒跚着来到工棚附近,奇怪,刚才明明里面传来了惨叫上,这时候却安静的很,只有里面传来均匀的呼吸和打鼾声,丁大憨不敢进去,怕惊醒了他们。再遭挨打。

  天色放亮,东方的一轮红日缓缓的升起在远方的村子上空,原本绿油油的麦田,此刻一层薄薄的霜覆盖,随着太阳的渐渐升起,结晶的霜融化,亮晶晶的挂在嫩绿的麦苗上。

  以前的这个时候,草甸子里已经开始热闹起来,挖掘机的“突突”声,务工的小伙子的打闹谩骂声,惊起一群群黑白相间的喜鹊高高的飞起。此刻,草甸子里格外的寂静,就连做饭的师傅都没有一点动静。

  光头彪开着桑塔纳来到了草甸子里,见工地上没有一点动静,叫骂着,一脚踹开了工棚的简易门。

  “妈了个巴子,你们能睡到中午,起来,都起来。”

  光头彪朝门口的一个小伙子就是一脚,奇怪,那小伙子就像是被人使了魔法一样,就是“哼哼”,一动不动,光头彪大怒,上前扯住这家伙的头发,想把他拉起来,开始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就像一根面条一样,一松手,又躺倒在床上。

  光头彪愣了一下,感觉那里不对劲,就去拉另一个床上的人,还是如此。

  光头彪赶紧喊司机。司机跑过来,一个一个的叫,情况都是如此。

  “他们会不会有病了?”司机胆怯的说道。

  “有病会都有病?”光头彪气急败坏的说道。

  “还是赶紧叫救护车吧。”

  光头彪掏出手机,拨了120。然后看看四周,分明哪里有问题,尽管太阳高高的升起,光头彪感到格外的寒冷,从心底里发出的丝丝寒冷,以至于小腿肚打颤。他颤颤抖抖的又拨了电话,电话是直接打给公安局的高局长。

  “高、高局长,出、出大事了,出大事了。”光头彪结结巴巴的说道。

  “你慢慢说,到底啥大事?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。

  “我的工地上的七八个人都叫不醒,像是中毒或是被人暗算了。”

  “在哪里?”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急。

  “就是白庙乡东拐村的南地里,你快怕人来看看。”

  “好,你保护好现场,不要让人进出,我马上派人过去。”

  挂了电话,光头彪浑身发抖,牙齿禁不住“咯咯”抖动。

  “王总,你是不是冷啊?上车上吧。”光头彪的大名叫王帅。

  两人踏着湿漉漉的麦田来到了桑塔纳的旁边。

  司机打着发动机,把暖风开打最大。

  光头彪瘫坐在车里,行走江湖十几年,从一个小混混混成了县城有名的大哥,他什么人物没有见过?打搅斗殴的混小子、掏包扒窃的三只手、卖假药的街头骗子、与暗娼勾结的敲诈勒索者,在他面前都乖乖的,就连公安局的高局长都礼让三分。开始自从接手了东拐村的这个项目,一开始就很不顺利,本来想在这个项目上狠狠的赚一笔,公家的活,只要把几个关键人物搞定,钱就哗哗的流进了自己的腰包。而且他之所以费尽心机的要得到这个项目,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。他光头彪行走江湖,什么来钱就做什么,这几年古玩生意火爆,原来没有人正眼瞧的破铜烂铁现在值大钱了,本地原来就是一个大墓群,原来村民们挖土经常挖出一些瓶瓶罐罐,几百块钱就卖了,弄到南方,就翻很多倍。村民们见有这么一条致富捷径,就到处乱挖,可是本地就这么多资源,公安又打击的厉害,在古玩的这条路上就派生出来几种人,有专门造假的,惟妙惟肖,不是专业人员根本看不出来。有全国各地乱跑倒买倒卖的。还有专门打洞挖墓的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