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有一种人专门探洞,寻找哪里有古墓,这种人不但有先进的技术,还对当地的历史典故,名人先贤了解。光头彪和这些人都有交集,从他们那里,他得到一个线索,就是草甸子的下面很可能有百年以前的宝贝,太平天国的宝藏到底哪里去了?多少年了一直就是迷,无数人搜寻,毫无踪影,稍有历史知识的人觉得可笑,北方怎么会有南方太平天国的宝贝?可历史就是这么邪乎,有人就专门研究,研究来研究去,越发的对草甸子感到迷惑,感到神秘,这里肯定掩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,即便没有天国的宝贝,也会有捻子的宝贝,宝贝在哪里?这么大一片草甸子,而且在百年前的水底,能够找到吗?

  光头彪就是光头彪,他立即行动,派一般人打洞挖掘,只挖到了一些森森白骨和破铜烂铁,其他一无所获,但这就足够了,有这些白骨和一些冷兵器,就说明这里发生过大事,有大事就有大人物出现,有大人物就有好东西出现,尽管他不知道会有什么好东西,但他坚信,这里值得一赌。

  一开始就不顺利,开工燃放的鞭炮会莫名的灭了,当时他心里就是一紧,感觉到这里有一股煞气。开工没有多久,就遇到了群众的阻扰,如果不是有别人的劝阻,他会以更严厉的手段来对待这些泥腿子,打打杀杀是他的强项,以前碰瓷耍赖是他的专利,现在这帮草民用到了他的头上,他心里很是窝火。很不容易解决了,本以为可以大干一场了,今天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。

  光头彪迷迷糊糊,一直做他的发财梦。外面传来了“呜哇呜啊”的声音,光头彪透过车窗往外看,见120车来了,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人,看见光头彪的司机在外面,就问道:“刚才是不是你们打的电话?”

  “是啊!”

  “人哩。”来人问道。

  “在那边棚子里。”司机指了指。

  “给他们说,等一会儿,等公安局的人看了一会再说。”光头彪摇下车窗玻璃说道。

  司机把光头彪的话说了。

  “救人要紧,应该先救人。”那个男人说道。

  “少他娘的啰嗦,叫你们等一会儿就等一会儿,那那么多废话。”光头彪骂道。

  120车上的人见了,知道是一个惹不起的主,就不再言语,钻进了车里。

  阳光越来越高,远远的看见土路上飞驰过来两辆警车,警灯闪烁,警笛乱鸣。要在以前,光头彪这样的要求警察协作,这样的场面,他会很高兴,不过今天他很烦。

  警车到了近前,刑警队的队长钦大虎第一个下来,紧接着的是一只警犬,然后是七八个警察下了车。

  “怎么了?王总。”钦大虎问道。

  “你们去看看,我的工人在工棚里一个都叫不醒。”

  “是不是都喝多了?”钦大虎不相信这么多人会是一个刑事案件,但还是领着警犬过去了。一行人小心翼翼的进了工棚,恐怕破坏了现场。

  真的就是一个都叫不醒。简单的拍照,看了看里面没有可疑的物品,技术人员把地上的几个脚印撒上白石灰圈住,又把门上的几处用粉笔圈上,吩咐人员,赶快把工棚里的人抬到救护车上。

  七手八脚的把人抬走。刑警们开始做细活。提取脚印、指纹、地上散落的包装袋、纸片等等。总之,一切可疑的东西全部提取。

  光头彪靠近钦大虎,问道:“钦队长,你看,这是咋回事?”

  “投毒,他们又没有呕吐物,煤气中毒,里面就没有煤火,现在天气又不是很冷,工棚四面透风,不像,怪了,等鉴定结果吧。”钦大虎说道。

  “这村里的人赖的很,你们一定要查出来凶手,好好的治一下他们。”光头彪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  正说着,派出所老白领着几个警察来了,老白比钦大虎年龄大好多,以前也在刑警队干过副队长,那时候钦大虎刚刚上班,对于钦大虎的做派很是看不惯,要不是高局长亲自打电话,他绝对不会来的。

  老白来了,没有和钦大虎打招呼,而是向一名技术人员了解了情况。

  那只警犬在警察的带领下,东嗅嗅西望望,忽然径直向丁大憨的小屋的方向跑去,一直到了小屋的门口,警犬并不进去,而是在门口“呜呜”的叫,来回乱转,样子恐怖迷惑。

  警察推开屋门,丁大憨像一个乞丐一样的出来了,长长的头发,满脸胡茬,因为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,双眼通红。

  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警察厉声问道。

  丁大憨不说话,那只警犬见到丁大憨,想看见了鬼一样的往警察的后面躲。

  “说,你是干什么的?”

  丁大憨还是不说话。钦大虎看看天,又看了看小屋和工棚的位置,一挥手,说道:“带走。送派出所。”

  “你把一个疯子送派出所干啥?出了事谁负责?”老白说道。

  “会出啥事?”钦大虎冷冰冰的问道。

  “这是案件吗?是什么案件,你就随便带人。再说这是一个不正常的人,死了,跑了,派出所头皮薄,承担不了这个责任,你想带哪里带哪里去。”

  老白说的不无道理,钦大虎被噎的一愣一愣,在刑警面前又怕下不来台,就挥手说道:“带往县局,这是一个重要嫌疑人,回去我亲自审讯。”

  警察押着丁大憨上了警车,尽管丁大憨挣扎,怎奈刑警们一个个年轻,孔武有力。

  陈放被通知到了草甸子里,钦大虎见到陈放,问道:“你是村里的干部?”

  “是,村主任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你回去吧你们的村委会好好打扫一下,拉进去一些干净的麦秸,一会儿专案组就进驻。”钦大虎说道。

  陈放只得回去,临走看了看丁大憨敞开的屋门,他还不知道丁大憨已经被带走了。

  看老白领着几个人在麦田里转悠,很悠闲的样子,钦大虎就掏出手机,拨通了高局长,说道:“高局长,给您汇报一下,据初步勘察,这是一起特大的投毒案件,目前有八人中毒昏迷不醒,现在已经送往县人民医院救治,一名嫌疑人已被控制送往县局,鉴于案情重大,请求增派警力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