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,你们认真勘察现场,不要放过蛛丝马迹,对于嫌疑人,先不要急于审讯,要派经验丰富的人员看守,围而不攻,待掌握了确凿证据后进行突审,你们辛苦一下,我先到医院了解一下情况,稍后到现场。必要时候,请求上级刑侦专家会诊案情。”高局长说道,应该说高局长安排的很是到位,毕竟他是几十年警铃的老警察了。

  “是,明白。”钦大虎在麦田里,双腿绷直,腰杆挺起,就像前面真的有一名首长一样。

  中午时分,一群警察回到了村委会,洗了脸,看看头上明晃晃的太阳。对陈放说道:“今天中午吃啥?”

  陈放和几个村里干部面面相觑。“没有人安排做饭啊?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妈了个巴子,忙活了一晌,吃不上饭,小尚,你去到集会上,买一百个烧饼,二十斤牛肉。”又转头对刑警们说道:“从明天开始,我保证你们每人一天一只鸡,三天一只羊。”

  钦大虎气呼呼的进了屋。

  麦秸已经拉进去,刑警们有点坐着,有的就干脆躺倒麦秸上,眯缝着眼睛。

  老白听见钦大虎的一句国骂,扭头就出去了,本来在自己的辖区发生了事情,派出所长责无旁贷的要全力配合,听见钦大虎的话,老白就差一点要回骂了。

  双方有点剑拔弩张的味道,陈放在一旁不置可否,就问道:“钦队长,你还有什么吩咐?以前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,没有安排好。请你原谅。”

  “你们都出去,有事叫你们。”钦大虎说道。

  陈放见他不放下脸子,就悻悻的从屋里出来。

  屋门从后面“咣”的关上。

  钦大虎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咱们利用中午的时间,简单的开一个碰头会,一会儿高局长还要亲自来坐镇指挥。那个,谁,你说一下现场勘查的情况。”

  “从现场来看,除了急救车上来的人进了现场,其他人没有进去过,现场保管基本完好。工棚里总共睡了八个人,全部男性,目测看年龄二十到六十之间,他们全部处于昏迷之中。现场提取了一部分脚印,多枚指纹,锅里的残留物,地上的骨头,烟头等等。指纹和脚印需要进一步鉴定比对,以确定是否有嫌疑人留下。吃饭剩下的残留物已经送往县局进行初步的化验。其他外围的搜索需要进一步进行,以确定有没有嫌疑人的进出路线和逗留之处。”负责技术的中队长简单介绍了情况。

  钦大虎望了一圈,问道:“对于现场的情况,看谁有不同的意见或者有没有遗漏或进一步勘查的地方。”

  没有人说话,真的没有什么要说的,丁大憨送进了县局,不知道什么情况,送到医院里的几个人没有经过法医的检验,到底是不是中毒还是未知数,案件的方向就没法明了。

  见没有人说话,钦大虎就说道“如果大家没有意见,我说一下,技术组继续进行外围的搜索勘查,尽量的扩大搜索范围和搜索质量,第二组负责对附近村子的排查,把有作案动机的人员摸排上来,有无作案时间作案动机。三组负责对周边有犯罪前科,群众反映差的人收集上来,四组就是法医组,对昏迷人员进行全天候的观察保护,对提取物进行化验,同时尽快弄清毒物的名称以及毒源。”

  钦大虎把人员进行分工,买烧饼的小尚回来了,大家都在院子里拿着吃了。算是午饭。不一会儿,高局长领着几个人来了。

  钦大虎连忙跑上去,向他做了简单的汇报,高局长不住的点头。

  “高局长,目前最关键的是我们要知道毒物的名字,这样我们好进一步确定侦查的范围,划定嫌疑人。同时和医院联系,及时救治中毒着。”

  “嗯,可是法医挠头,不知道是不是新型的毒物或是其他,法医对毒物的鉴定一筹莫展,或者根本就不知道有没有毒物。”高局长说。

  “如果没有毒物,那他们为什么会一直昏迷?”钦大虎也迷惑了,他认为没有毒物是不可能的,这么多人,不可能就睡了一觉就昏迷不醒。

  “昏迷者身上还有,明显的特征,就是他们的脸上,手臂上有抓痕,抓痕深浅不一。”高局长说道。

  上午只顾救治他们,钦大虎还真没有仔细的看他们身上有没有伤痕,就说道:“他们会不会是和罪犯搏斗时留下的?”

  “抓痕不像是人留下的,倒像是留下一种动物的。”高局长迟疑了一下说。

  钦大虎狐疑,怎么会呢?那侦查方向又如何确定?

  这时候,光头彪过来了,挤到高局长面前,说道:“高局长,钦队长,你们一定要给我做主啊,这是县里的重点项目,你们不知道,这个村子里的人坏得很,处处阻扰施工,今天的这个案件绝不是偶然,他们预谋已久,这是报复,必须要把犯罪分子抓到,否则没有办法向工人的家属交代。破不了案件,家属不会答应。县里主要领导不会答应。”

  “你不要说了,先把情况向钦队长好好谈一谈,有没有你认为可能的嫌疑人。”高局长说道。

  “好,我真的有情况要向你们反映。”

  东拐村不安静了,来来往往的警察,一会儿叫这个,一会儿叫那个。都是要说明情况的,都是嫌疑人。这其中,陈思远是重点嫌疑,陈老汉以及陈大孬是嫌疑,几个人都被传唤走。

  另外,这几年在村里有小偷小摸习惯的,嫖过娼,晚上爬过寡妇墙头的光棍汉都是嫌疑,一时间风声鹤唳,人人自危,不知道会不会被传讯。

  钦大虎兑现他的诺言,果然就在入驻的第二天开始改善伙食,天天鸡鸭鱼肉,变着花样吃,钱从何来,钦大虎有办法,就是以大案带小案,以小案促大案,说白了,就是把一些够不上刑事案件的人物一律搜网里,罚钱,不交钱就拘留,打架斗殴偷鸡摸狗的乖乖的就把钱交了,有了办案经费,伙食自然就改善了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