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大憨坐在一把椅子上。

  “你有什么话就说吧,这是高局长。”年轻警察说道。

  “我只和局长说。”丁大憨咕哝着说道。

  两个警察相互看了看,没有说话,也没有动。

  高局长挥挥手,示意两个人出去。

  两个警察走了,其中一个还仔细检查了一下丁大憨的手铐,恐怕丁大憨对高局长发动突然袭击。

  “说吧。”

  “我说了你们能不能把我放出去?”

  “看你说的是啥事?要是大案件,你举报侦破了,你就是有立功表现,可以放出去。”高局长之所以这么说,是这几天实在找不到继续拘留丁大憨的理由了,就准备释放他哩,如果丁大憨能够提供案件线索,何乐不为。

  “我说了你们要给我保密。”

  “肯定保密。”

  “我想抽一支烟。”

  高局长把烟递过去,给他点上,他知道一般的犯罪分子思想防线崩溃的时候,基本都是这样。

  丁大憨吸着烟,完全就是一个现实版的沉思着,冷漠、深邃,像一个哲人。丝毫看不出他是一个拾荒者,别人眼里的一个傻子。

  两个年轻警察在外面一直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  丁大憨慢慢的开口了,他短短的几句话,使高局长震惊了,那是几年前的事情,人们已经渐渐的遗忘了,他的心慢慢的放下了,想不到今天这个傻子一样的人物突然提到了这件事,尽管他对丁大憨的话将信将疑,但直觉告诉他,丁大憨说的不是虚构,他会揭开冰山一角。

  高局长脸上有了细密的汗珠,外面冷风飕飕,屋里的一个大电炉充当了取暖设备,他的心在下沉,旋转,大脑晕眩,好一会儿,他叫了一声:“你们过来。”

  外面的两个小警察连忙跑进来屋。高局长挥挥手,说道:“把他送回去吧。”

  他没有直接回去,在审讯室里一直抽烟,这件事能不能挑破,当年他还是一个副局长,按说这个案子与他的关系不大,当时是县里极力压下的,现在自己要把他挑出来,如果真的就像丁大憨所说,那将是一个轰动全国的大事件,县里的领导甚至市里的领导要面临极大的压力,会免一些人的职务,一些人有可能进监狱。但一个警察的职责使命又使他难以释怀······

  陈放这一段时间很是憋闷,村里出来这么大的事情,作为村主任,他毫无作为,渐渐的村里人开始把怨气撒到了他的身上,作为负责人,不能保平安,不能为群众说话,不能为群众解忧分愁,就不是一个好官。

  带领着宋南海几个人又挖了几十亩的藕池,这一个冬天,收获不小。

  陈明不上学了,陈放让他到草甸子里挖泥,这家伙干了两天,说什么都不干了,嫌太累。跑出去跟别人学着倒腾棉花去了,陈放想男孩,既然管不了,就让他闯荡去吧。

  陈思远回到村里后更加的沉默,完全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,以前他见人都开玩笑,现在几乎不出家门。看来这一次对他打击挺大,年轻时候挨批斗戴高帽子游街都没有这样的击倒他。他的媳妇不敢再吵他了,恐怕他想不开。

  丁大憨也回来了,依旧住在他的小屋里。这一天晚上,陈放专门到了他的小屋,丁大憨倒没有什么,看不出有多大的刺激,精神头显得比以前要精神。小屋里倒是暖和,丁大憨升起的一堆火,噼噼剥剥的,红红的照在两人的脸上。

  “你在里面受苦了吧?”陈放关切的问道。

  “很好啊,该吃饭的时候有人送,该睡觉的时候有人提醒,好着哩。”丁大憨“嘿嘿”笑着说,奇怪,在拘留所里住了一段时间,丁大憨的憨劲减少了许多,说话流利了。

  “你不觉得冤枉啊?”陈放说道。凭直觉,陈放觉得丁大憨不会给他们下毒,他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,一个没有思想的人。,不会干出伤天害理的事情,何况,下毒的毒物他就不一定能够弄来。

  “咋说?”

  “自作孽。都是自作孽呀。老天的惩罚啊!”丁大憨叹了一声气,说道。

  “最近,你要小心,小心有人行不轨的动作。”陈放担心丁大憨的安全,现在他虽然放了回来,但他的嫌疑仍然没有解除,那帮人的报复心理极重,丁大憨孤身一人,很难防范,再说以前就遇见过有人将他捆绑。

  “他们不敢,我一个老汉,不招惹他们,他们不会对我怎么着的。”

  “要不,你把小屋搬到那边去吧,咱俩离得近一点,这样相互有一个照顾。”

  “你是村主任,和我一个疯老头住一起,别人会笑话的。”丁大憨摇摇头说道。

  既然丁大憨不愿意到自己住的地方去,就不再勉强,就交代他以后注意安全。

  丁大憨憨憨的一笑,说道:“你放心吧,我年纪大了,见过的人,见过的事多了,他们不敢怎么着我。”

  告别丁大憨,陈放往自己住的屋子走去,天气干冷,要下雪了,月亮毛绒绒的。这一段时间,陈放焦头烂额,赵书记对陈放这一段的工作很不满意,挨了几次训,钦大虎调查案件,把村里搞得鸡飞狗跳,人人自危,相互猜忌,都以为哪个人被专案组叫走了,是因为某一个人的举报揭发,相互之间有不敢打探案情,生怕被当做嫌疑人传讯了。

  远远的就看见小屋的前面有一个黑影,联想到几天来的变故,陈放觉得头皮发炸,这在以前是没有的。会不会也像以前陈思远的遭遇一样,被别人绑架?不得不防。

  近了,黑影叫到:“陈放哥。”

  是宋伊梅。宋伊梅手里抱了一团东西。黑乎乎的看不清楚。

  “你来这里干啥?”陈放忽然觉得恼怒。

  “天冷了,怕你的被子薄,来给你送一床被子。”宋伊梅轻声说道。

  “天这么黑,有这么晚了,你就不怕有人把你绑走了。”陈放吼道。

  宋伊梅呆呆的,想不到陈放会发这么大的火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