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放打开屋门,拉开电灯。

  “进来吧。”陈放没好气的说道。

  宋伊梅进了屋,把被子放到床上。陈放看到她眼泪汪汪的,轻声的抽泣。。

  “好了,好了。你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,一个小伙子都不敢夜里走路了,你一个小妮子还干到处乱串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我在家里睡不着,就想着你在草甸子里,肯定会很冷,就来了。”

  “冷不冷我自己知道,用不着你管。”几天的愤懑,陈放一下子发泄在宋伊梅身上。

  宋伊梅“哇”的哭了出来,扭身出了屋子。

  黑暗里,宋伊梅就像一个幽灵飘忽在草甸子里,陈放在后面紧追,一直到了村里,看到宋伊梅进了家门。陈放的心放了下来。在她家门口停了一会儿,确信宋伊梅已经回到了屋里,他在小胡同里走了两趟,最终没有敲她家的门。

  把宋伊梅送回家,陈放就回到小屋里睡了,睡到夜里,听见有“啪啪”的敲门声。陈放迷迷糊糊的以为在梦里,细听声音真切而急促,“啪啪”的拍门声里夹杂着滋滋啦啦的声音,不像是人的声音,这么寒冷的夜里,会是谁?

  陈放拉开了点灯,声音停止了,陈放实在不想起床,就把点灯拉灭了。可是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,滋滋啦啦的声音更加的急切,像是在呼唤、祈求。陈放顾不得了那么多,连忙穿上衣服,他不相信有鬼,尽管那声音就像是真的有鬼在敲门。

  门呼的开了,一股冷风忽然刮进来,陈放一个哆嗦,外面什么都没有,陈放正在疑惑,看见远处一团火光,火光红彤彤的映照在旷野,不好,凭距离判断,那里应该就是丁大憨的住处。

  顾不了那么多,陈放一溜奔跑,到了近前,看到小屋已经成了灰烬,红彤彤的火已渐渐熄灭,小屋不见了。陈放从地上捡起一把铁锨,拼命的扑打,丁大憨简单的家具在里面依稀可辨,有的变了形,有的烧的看不出了模样。可是却独独不见丁大憨,生不见人死不见尸。

  拨拉了好久,确实不见丁大憨,陈放悬着的心有一丝欣慰,丁大憨哪而去了,就在几个小时前,陈放还和他说话,提醒他要注意安全,丁大憨不在屋里,火是怎么起来的?这个丁大憨深夜了会去哪里?就是出去也要把火处理好,这不就着了火。陈放宁愿丁大憨是外出了,没有把昨天晚上两人烤火的灰烬处理好,引燃了屋里的东西。他不敢想丁大憨是不是出了意外,会不会有人再次算计他。

  忽然一阵冷风,卷起一滩星火,扑打在陈放的身上。他拍拍身上的灰烬,用手电筒往四周照了照,空旷的草甸子没有一丝生机,到处黑黢黢的,黎明前的黑暗,每一处草稞子里好像藏着怪物。

  “老丁,丁大憨。”陈放狠命的的叫了一声,旷野回荡出嗖嗖的冷风。他想哭,无助,无奈,恐惧。丁大憨肯定出了意外。

  他像没头的苍蝇一样,在草甸子里乱走,希冀能够见到丁大憨,哪怕是已经倒下的丁大憨,或者是······他不敢往下想了。

  一直到东方发白,仍然不见丁大憨的踪影。

  回到小屋,陈放坐在床上,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梦里,他看到丁大憨那张胡子拉碴的脸笑嘻嘻的对着自己,陈放一把抓住他:“问道,你刚才去了哪里?”

  丁大憨笑而不答,那张皱纹的脸慢慢的化作了一张狐媚的脸,是小狐狸迷离的脸,小狐狸慢慢靠近陈放,说道:“我冷。”

  陈放往床里面挪挪,说道:“进来吧。”

  小狐狸娇羞的一笑,陈放看到是牛素,牛素的脸红扑扑的,婀娜的身姿,薄薄的衣衫,窗外的小风吹来,衣衫荡起,他的面前一片白亮,陈放一阵晕眩。

  “这么冷的天,你怎么来了。”

  “好长时间没有你的消息了,你把我忘了,我来看看你。”牛素说道。

  “我怎么会忘了你,我一直都想着你的,只是你在高高的市府大院,我不敢去打扰你呀!”陈放解释道。

  “你会说话了,不是以前的那个榆木疙瘩。”牛素取笑道。说着她就款款的向陈放的床前走来。

  陈放的心砰砰乱跳,兴奋来到太突然,以至于他不敢以淫邪的目光亵渎这美妙的时刻,慢慢闭上眼睛,让所有的器官去感受,去迎接······

  “砰”的一声,屋门洞开,一伙人闯了进来,个个横眉竖目,为首的陈放认识,正是光头彪,光头彪一脸横肉,满目淫邪,说道:“终于逮到你小子了,想不到还有意外收获,这么美的妞,带走。”

  光头彪说着,上来就抓住牛素,牛素纤弱的身体立刻倒在光头彪的怀里,光头彪“哈哈”大笑,“不错不错,挺嫩,老子要好好玩玩。”

  陈放气的一个鲤鱼打挺就要起来,可是任凭他怎样用力,就是不能动弹,眼睁睁的看着光头彪对牛素上下其手,牛素无助的望着陈放,眼里浸满了泪水。

  “光头彪,我饶不了你,放开她,放开她。”任凭他怎样用力,就是不能发出一丝声息。

  动弹不得,发不出一丝声息,胸口像有一块大石头压着,他感觉自己就要死了。

  “哥,哥,你醒醒。”一个力量不断晃动着他的身体,他猛地睁开眼睛,看到的是陈光疑惑的目光。

  “哥,刚才你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陈光站在床边问道。

  陈放望了望四周,还在自己的小屋里,外面明晃晃的,刚才自己确实在做噩梦。

  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陈放迷糊了一会儿,才问道。

  “刚刚回来。在家里没有见到你,就来这里找你,你怎么这时候了还没有起床?你看就快十点了。”

  陈放起来,吸了脸,点上一支烟。

  “放假了?”

  “放假了。”

  “放多长时间的假?”

  “要过了正月十五,再上两个月的课就要实习了,实习结束就毕业了。”陈光说道。

  “真快,转眼两年就过去了。”陈放喃喃的说道。

  “哥,昨天晚上是不是没有休息好?”

  “是的,没有休息好,走,咱俩出去转转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