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出屋门,外面阳光灿烂,冬天的阳光照在荒凉的草甸子里,一只野鸡“咯咯”叫着逃向草丛。

  两人来到丁大憨曾经的房子附近。

  “你看看这里,有没有什么异样?”陈放说道,丁大憨的茅屋昨天晚上的一把火,已经完全坍塌,留下黑乎乎的灰烬。

  “这是昨天晚上燃烧过的。”陈光抓了一把草灰说道。

  “是的。昨天晚上哥就是因为这里才没有休息好。”

  “这里的主人哩?”

  “不知道。我也在找。”

  陈光就像一个老侦查员一样的围着一滩灰烬,一会儿扒拉一下这里,一会儿扒拉一下那里,还抓起黑乎乎的灰烬闻闻。

  “看出来什么没有?”

  “这是有人故意纵火。”陈光冷静的说道。

  “怎么看出来?”

  “你看,哥,这里燃烧都是太厉害了,如果没有助燃物不可能这样,你闻闻,这里面有明显的柴油气味。”

  陈光抓过一把灰,仔细的辨别,还真的有轻微的柴油味,自己怎么就没有发现呢?看来陈光两年的警校生活没有白过,不觉对陈光投来欣喜的目光。

  “起火点在这里,就是屋子的西北角,昨天晚上咱们这里应该是西北风,在屋子的外面点燃,这就排除了屋里人取暖烤火失火导致火灾的可能。”陈光有继续说道。

  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陈放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你看,这里燃烧最厉害,昨天晚上你来的时候这里应该就已经燃烧完了,然后你把其他的地方的火灭了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昨天晚上我来这里了?”

  “是你告诉我的,你一夜没有睡好,还有你的衣服上满是灰尘,而且你离这里最近,同时你的嫌疑最大。”陈光笑着说道。

  “你说我来过这里我承认,可是你为什么要说我的嫌疑最大?”

  “我开玩笑。如果报了警,你的麻烦不小,他们会反复来调查你的,我知道一般警察的办案思路,这是一件小案,至少目前如此,如果是大案,说不定会刑讯逼供造成一起冤假错案,首先没有人能够证明你案发时间的去向,其次你是第一个到现场的人,如果再有什么纠葛矛盾,你就死定了。”

  陈光的分析让陈放一阵寒冷。

  “屋里主人在哪里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昨天晚上他在屋里吗?”

  “在的,昨天晚上我还和他聊了会儿,然后回到我住的地方睡了。”

  “我说吧,你的嫌疑越来越大了,案发前你们在一起,案发后你第一个到这里。但愿他现在还好好的。”

  “那要不不要报警?”陈放问道。

  “你试试看。”

  陈放掏出手机,拨打了110,接电话的是一个姑娘,姑娘的声音甜美,陈放报了自己的名字,说明了报警的原因,姑娘说道,你等一下。

  没有过五分钟,手机响了,看了一眼,是派出所的电话,陈放接了。

  “喂,你是陈放吗?”

  “是东拐村主任陈放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咋回事?”

  陈放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。对方听了,骂道:“你是闲球的没事,就一个小茅屋着火了,没有死人,火又灭了,打啥球的报警电话。”对方啪的把电话挂了。

  陈放愣了一下。

  “咋样?他们来不来?”陈光问道。

  “他们说我闲球的没事。”

  “能听出来是谁打的电话吗?”

  “派出所好几个人,我听不出来,反正不是老白的电话。”

  “派出所就是这样,一方面报警的电话多,芝麻蒜皮的事都报警,派出所里人少,处理不过来,派出所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陈光说道。

  “你以后参加工作不要这样对待群众。”

  “进了一个圈子你就身不由己了,你想想以前你不是雄心壮志要当好村主任,现在是不是感到很累?”

  “这是两回事。”

  弟兄两人说着在草甸子里继续寻找,希冀发现蛛丝马迹,可是荒凉的滩涂里什么都没有。

  “回去吧,要吃中午饭了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哥,你看那边。”陈光说道。

  顺着陈光的手指,陈放看到远处有一个黑点,像一个人影在晃动。

  “走,过去看看。”

  两人急不可待的照着黑影的方向走去。陈放多么希望那就是丁大憨,丁大憨一生无依无靠,陈放把他叫到这里,一方面是看护这一片草甸子,一方面想对他一个照顾,可是他就这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陈放心里有愧。

  近了,却是宋铁棍,宋铁棍穿一件黑棉袄,挎一个草篮子,在草甸子里摸摸索索,冬季了,到处是枯枝败叶,可是在草甸子的向阳处会有一点点的绿色,那是不多的青色植物。宋铁棍就是在挖那些植物。

  “铁棍叔,这么冷的天,你不回家,把那些草干啥哩?”陈放味道。

  宋铁棍抬起头,睁着两只红彤彤的眼睛,看陈放了好长时间,才认出了他,说道:“是陈主任啊!”

  “叫啥主任,我是陈放。”

  “陈放啊,我拔一些草回家喂驴。”宋铁棍说道。

  这个宋铁棍越来越神经了,常常前言不搭后语,精神恍惚,家里人也没有办法,陈放知道他家里就养了几只羊,根本就没有驴,他却在说喂驴,看来这个老农民真的是来日无多了。

  “天冷,该回家吃饭了。”陈放掂起他的篮子,想和他一起回家。

  “还没有割够一篮子草里,不能回去,回去驴吃不饱的。”

  “好,我们一起给你拔草。”

  陈放示意陈光一起拔草。

  “大爷,你有没有见到丁大憨,就是在那边草屋里住的那个老头。”陈放问道。

  “他呀,我见了。”宋铁棍说道。

  陈放心里一阵高兴,忙问道:“他在哪里?”

  “就在那个屋里呀,昨天我还见到他,一起烤火烤红薯吃哩。”

  陈放失望,宋铁棍肯定不知道他那里现在已经剩了一滩灰烬了。

  “你今天见到他了没有?”

  “没有,那个家伙很懒,要睡到中午才起来。”宋铁棍不屑的说道。陈放知道丁大憨常常整夜不睡,只到了黎明才睡觉,怪不得宋铁棍说他懒惰。

  “你们见到东海了吗?”宋铁棍突然问道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