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,对爷爷的最深刻的记忆,是陈放在菜园子的那个小土屋的前面,爷爷摘下的那个大蜜桃,大蜜桃肯定不是一个,陈放记忆力就一个大蜜桃,小土屋的前面一般人是不敢去的,前面就有一棵歪脖的桃树,春天里开出稀稀落落的花,在万紫千红的季节,粉红的花朵对于农人已经疲倦了,蜜桃就在这不经意间悄悄的生长,到了麦收之后,爷爷就用几片桐树叶子挂在上面,很少有人知道,桐树叶子下面就是白里透红的蜜桃,陈放啃着蜜桃,只觉得那是人间最好的礼品,那种甜蜜一直贯穿童年,只是爷爷在他的朦胧间就不在了。

  爷爷就是一只大鸟,瘦骨嶙峋的大鸟,红眼睛的大鸟。那是对爷爷全部的记忆。

  “你爷爷也是好人,你家祖坟好啊。”宋铁棍又说道。

  提起自家的祖坟,陈放忍不住问道:“我家祖坟怎么就好了?”

  “就是好呗,你看你家的坟,面向东南,背靠土丘,前面开阔,背有靠山。”

  陈放对风水不懂,也不信。就笑了一笑。说道:“宋家的祖坟不都是在那里?一样的坟场,怎么就我家的好了?”

  “不一样,我小的时候,你家的坟与其他宋家的坟还有一段距离,只不过后来埋的人多了,就渐渐的连在了一起。小时候常去你家的坟前去玩耍,你家太爷爷的坟前有一块大石头,说是墓碑,上面没有字,不是没有字,是上面的字谁都看不出来,像蚯蚓一样的字,人们都说是天书。”

  “墓碑,天书。”陈放似乎要明白了自己家坟前常出现的怪事了。

  “那一块墓碑现在在哪里?你知道吗?”陈放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  “不知道去了哪里?大概破四旧的时候就不见了,你爷爷你爹不知道就没有人知道了。”宋铁棍说着,又抿了一口酒。

  一瓶酒很快就没有了,一个胖胖的姑娘端来三碗驴肉汤,宋铁棍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汤,问道:“这是啥?”

  “驴肉汤啊?天上龙肉,地上驴肉,可好吃的,很香。”

  “我不吃。人怎么能够吃驴肉呢?它辛辛苦苦的陪了人一生,磨面拉车犁地,到老了就被人吃掉,不够意思,人呐,有时候不如一个动物。不知道当年的那头驴是不是真的被人吃掉了。”宋铁棍黯然的说道。

  这个宋铁棍又开始说胡话了。就说道“大爷,你少吃一点,动物就是动物,吃了暖和。”

  “我不吃,人有时候还不如一个动物。我吃了会更冷。”

  “那你就喝一碗汤。”

  “汤我也不喝,我带的有馍,我吃的馍就行。”

  宋铁棍很是固执,劝了几次,就是不动面前的驴肉汤。从衣兜里拿出一块干瘪瘪的馒头,往面前的开水里一泡,就慢慢的吃了起来。

  没有办法,兄弟两人把宋铁棍的一碗驴肉汤分了。两人吃的都是满头大汗。

  结了账,三人出门,出来一个老者,油乎乎的脸庞,身上裹着围裙,热情的同三人打招呼:“以后常来啊!”他应该就是这里的老板了。

  宋铁棍看到那老者,已经直了,直勾勾的看着他,那老板被看的心里发毛,扭头就进了店里。

  陈放看到宋铁棍的眼睛慢慢变红,嗫喏着要进店里,他不知道宋铁棍看到了什么,怎么忽然就起了这么大地变化,就上前拉住他说道:“走吧,大爷,账已经结过了。”

  宋铁棍好像一下子明白过来,就抬头望了望驴肉店的招牌。缓缓的走了。

  “大爷,你回家不?回家我就带着你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不了,你先回吧,我晚一会儿再回。”

  宋铁棍如此固执,陈放知道再劝说也没有用,就骑上摩托车。给陈光摆摆手,走了。

  春节就要到了,今年的冬天有点怪,一个冬天几乎没有下雪,天气出奇的干冷,挖藕塘的活就暂时停了下来,天寒地冻,铁锹下去就一个白印,他们几个都不愿意干了,是该歇歇了,忙活了一年多,除去投入,几乎圆扯圆,没有挣到钱,但是落下一片藕塘,明年,没有意外,肯定会有一部分收入,可以有一些分红的,歇歇就歇歇吧,陈放也觉得累,就把小屋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,他要回到家里住,家里还是暖和的。

  腊月二十八,北风呼啸,东拐村的村民早早的就睡了,一是躲避着干冷的天气,二是有那部分村民还要起一个大早去赶最后一个大集,看看家里还有没有要添置的年货。陈放领着小雨生也是早早的睡了。

  迷迷糊糊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,就模模糊糊的听见自己家的大门“哐哐”的响,初开始以为是风,细听了觉得不对劲,就穿上衣服起来,奇怪“哐哐”的声音没有了。倒是听见邻居家的大门又在响。听见大街里有一个声音喊道:“南地着火了。”

  陈放往南边一瞧,只觉得南边的天空红彤彤的,不好。陈放就回屋拿了村委会的钥匙,打开村委会的广播室,高声叫到:“南地着火了,南地着火了,快到南地救火啊,快到南地救火啊!”陈放不知道自己叫了多少遍。寒冷的夜,他不知道村民会不会起床,有多少人起床,又会有多少人救火。

  陈放急促的叫声在东拐村光秃秃的树枝上空回荡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冷,陈放觉得自己的声音在颤抖。

  .

  .叫了一阵,陈放拿起一把铁锹,匆匆的往南地里赶去,走到大街上,已经见到有人起床,相互打听着到底咋回事?陈放就向他们吼道:“别问了,赶快抄家伙,往南地救火。”

  来到南地草甸子里,只见偌大的荒滩里。,几十处火苗噼噼剥剥的在寒夜里飘曳。这个冬天太干燥了,白草和低矮的灌木几乎干枯,一遇到火就着。红彤彤的火映红了半边天。

  很明显,这里有人故意放火,失火的情况有,但不会这么一下子就着火几十处。果然,在飘曳的火光里,陈放看到远处有几个人影,人影过后,一堆火苗又起,他们还在继续放火,毕竟草甸子太大了,一两堆火根本不会引起大面积的燃烧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