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就吃顿饭,不喝酒。”刘宝说道。

  “咋能不喝酒,还没有过二月二就没有过完年,正过年哩,要喝酒的,来,咱爷俩干一杯。”宋有理独自干了。

  “干,干。”宋豪在一旁端起一个大酒杯,一仰脖,干了。

  刘宝真的不想喝酒,刚才在会议上说的是实话,他不想来趟这一趟浑水,东拐村里复杂,他也知道陈放是冤枉的,可是领导安排,他没有办法拒绝,同时他还有一点小小的兴奋,既然领导安排他兼任这个村主任,说明了对自己的认可,自己年轻,面对挑战,难免会有莫名的兴奋。但第一天来村里就喝酒,他怕给群众留下不好的印象,可是刚才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来了,来了就来了,和一个老干部交流一下说得过去,但酒可不能喝的,打定主意,刘宝就一直坚持不端杯子。

  宋有理和宋豪觉得无趣,就爷俩喝了几杯。宋有理尴尬的笑,宋豪觉得不给他面子,涨红着脸,想要发火的样子。

  宋娜端着两盘菜进来了,她脱去了红色的风衣,一件月白的毛衣,胸前的两个硕大,真的就像两个要跳出来的大白兔,大白兔一颤一颤的来到了近前,往桌子上放菜的时候,大白兔就擦着自己的脸庞,刘宝不由得脸红心跳。

  宋娜把菜放到桌子上,并没有离去,而是搬来一把小椅子坐到了自己旁边。丹桂的清香和面前红烧肉的混合气息袭来,刘宝禁不住咽了一口唾沫。

  “刘区长,你咋不喝酒?是嫌酒赖吗?”宋娜说道。

  “不,不,昨天晚上喝多了。”刘宝编了一个谎言。

  “昨天晚上喝多了,今天就少喝一点。你难得到村里来,今天又是走马上任的第一天,要和东拐村里的群众搞好关系呀,你看俺爹是村里的老干部,和你喝一点是应该的吧,俺哥是一个老百姓,和你一个乡领导喝一点,说明你体察民情,深入基层。你要真的不喝,我就替你喝了。”宋娜说着,就真的倒了满满两杯酒。

  “来,爹,我替刘区长和你干两杯,以后刘区长的工作你还有多多支持。”宋娜喝了。

  “哥,我代表刘区长向东拐的群众敬两杯,希望以后多多关照。”又喝了。

  “刘区长,这两杯是我敬刘区长的,我不能再喝了。”宋娜把刘宝的酒杯端起,用自己的酒杯碰了两下。

  “不喝,就是看不起东拐的群众,就是看不起东拐村的妇女。”宋娜又继续说道。

  刘宝被将的没有办法。就说道:“我喝一点吧。”端起酒杯,象征性的抿了一下。

  “那不行。”宋娜说着,上来就托起刘宝的酒杯,刘宝顺势就把就灌到了肚里。就真的是好酒,入口绵香,这几天到处喝酒,村里的高粱酒喝得胃难受,这两杯清香醇厚,很爽。

  既然两杯已经喝了,以后就把持不住了,宋娜又和他碰了两杯,接下来宋豪、宋有理的就都要喝了。

  酒一直喝到下午,期间宋有理不断的吹嘘着那些年自己是怎样治理东拐村的。从人民公社到改革开放,宋有理说的两嘴白沫,期间有教导刘宝的成分,刘宝一个劲的听,不住的点头,宋豪和宋娜一直的劝酒,尹朵花在厨房里忙完了,也过来喝了两杯,当然少不了刘宝的酒

  迷迷糊糊,刘宝就睡着了,梦里浑身燥热,就像拥住了一个温柔绵软的躯体,不知身在何处,看不清拥住的是谁,直觉很香,谁呢?定睛一看,却是宋娜,刘宝吓得一下子醒来,浑身是汗。

  外面黑乎乎的,刘宝一时不知道睡在了哪里,只觉得被子暖和,有淡淡的清香,感觉像进了小姑娘的闺房,一下子全醒了,原来他睡在了宋娜的房间,宋娜出嫁了,房间就空了下来,今天刘宝真的喝多了,宋豪就把他扶到了宋娜的房间,想不到刘宝就做了一个白日美梦。

  刘宝穿上外衣,出了宋娜的房间,见宋有理在客厅里慢悠悠的喝茶。

  “起来了。”宋有理干笑这说道。

  “怎么就喝多了。”刘宝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  “没事,来,喝点水就好了。”宋有理把茶水端过来。

  “不喝了,不喝了,赶紧回去。现在几点了?”

  “还早哩,才不到七点。”宋有理说道。

  “睡了这么长时间。回去,回去。”刘宝说着就向外走。

  “你看看你,怎么说走就走。娜,送一送刘区长。”宋有理叫到。

  大概宋娜也喝多了,在宋豪的东屋里出来,面色绯红,两眼惺忪,可能也是刚睡醒,更是别有风味。

  “刘区长,这么晚了,再吃了晚饭回去吧。”宋娜说道。

  “不能一次就吃两顿饭,宋娜,你酒量最大,把我喝多了。”

  “看刘区长说的,我以前就没有喝过酒,今天你来了才喝了两杯,你把我灌晕了,以后再见到你我要报仇。”宋娜娇媚的说道。

  “好好,”刘宝胡乱的答应着,黑暗里,刘宝不敢细看宋娜,跨上摩托车,逃也似的离开了村庄。

  陈放打定主意,以后就搞养殖,母猪配种、母猪繁育。说干就干,先把以前老爹留下的那个猪圈清理一下,再把地面硬化,围墙加高,把猪舍盖了。趁着冬天不忙,陈放就自己一个人挖猪舍,陈光去上班了,陈明这家伙不屑干这些农活。

  早已废弃的猪圈堆满了杂物,清理了上面,陈放就把地面崛起,地下满是多年沉积的粪便,坚硬散发着怪异的味道,为了以后猪圈不受到污染,陈放觉得把这些发黑发臭的的东西全部清理出去,挖了有两尺多深,钢叉碰到了硬物,陈放心里想不会是祖上留下的宝贝吧,但愿是一个盛满金子的罐子,罐子没有挖出来,去挖出来一块大石头,大石头两尺多宽,三尺多高。

  陈放在猪圈里吸了两只烟,看着这个大石头,试了两次不能把它抬出来,就打电话,让陈光回家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