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就凭这一点你就不符合。”赵书记怒视着陈放说道。

  那个瘦条脸的副书记连忙拉开陈放。赵书记扭身走了。

  “来,我看看你啥表格。”瘦脸书记笑眯眯的说道。陈放想起副书记姓金,因为两颗门牙外凸,外号金牙。

  “陈放啊,叫我说这件事你不要太当真,这个事我听说过,有。不过村干部直接当乡镇副职以前有过,很久以前了,我上班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。全省就提拔那么几个人会轮到你了,你一没有钱,二没有背景,这种事,圈子里的人都知道,说不定早就有定了,考试只是走一下程序,你就是报上名了也是陪练。叫我说,不要和赵书记较真,听话,过一段时间,村里稳定了,我给赵书记说一下,恢复你的村主任职务,好好干,你还年轻,以后有的是机会。”金牙看了表格说道。

  “我就想试一下,连试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吗?”

  “你又较劲了,我刚才说的等于没有说。”金牙无奈的说道。

  “赵书记在哪里开会?我去找他。”

  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出了赵书记的门,金牙随手就把房门关上了。院子里已经不见了赵书记的汽车。

  陈放又来到政府办公室,问那个胖胖的妇女,赵书记在哪里开会。

  “没有听说赵书记有会议呀,也可能有会议,有时候县里的会议直接通知到本人,我们就不知道了。”女人嘀咕道。

  在院子里转了两圈,陈放后悔刚才没有拦住赵书记,现在往哪里去找他哩?既然刚才他说道县里开会,就到县城里去,开会的地方不是在县委就是在县政府,肯定会找到他。想到这里,陈放就骑上摩托车,一路狂奔来到了县城,在县里两个大院打听了一下,都说不知道县里有什么会议,乡书记开的会,一般应该是大会,既然会议室里没有,看来他不在县里。

  陈放知道赵书记的电话号码,开始他还忐忑要不要给他打电话,现在就要中午了,不赶快找到他就要耽搁了,想到这里,陈放就拨了赵书记的电话,电话通了,对方一听是陈放,就把电话挂了,连续拨了两次,赵书记不再接电话,再拨,电话关机了。

  陈放真想骂娘。

  没有办法,既然县城里找不到,就干脆回去,在赵书记的家门口等,说不定现在他已经回乡政府的家了。

  又回到乡政府,见赵书记家的大门紧锁,陈放想完了,赵书记没有回来。陈放在街里吃了点饭,又转了两圈,乡政府的人以奇怪的目光看着他,陈放觉得不好意思,刚好见老白出来,老白热情的打招呼,让陈放回屋里喝茶,陈放就不客气的进了老白的屋子。

  “你那么着急的找赵书记干啥?”老白问道。

  “就是签一个字。”

  “这个时候赵书记不回来,估计他是不回来了,他丈母娘有病,老婆伺候去了,孩子在县里上学,赵书记今天回来不回来还不一定。”

  “他会去哪里?”

  “这就说不定了,县里那么多好玩的地方,随便一个地方就比呆在乡政府好啊!”老白诡秘的说道。

  和老白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早春的天气还很短,不一会天就要黑了。这时候手机响了,陈放出了老白的屋子,电话哩传出一个清亮的声音;“你的报名表签字完了没有?”是牛素。

  “还没有。”

  “你真是一个笨蛋,咋搞的?”

  “找不到我们的乡党委书记。”陈放无奈的说道。

  “要不这样,你今天无论如何要签了字,我去看看能不能先报上名字,记着今天无论如何要签了字。”

  “书记一直联系不上,我看今天不一定能够签了,要不就算了,就是报上名字也不一定考得过去,就是考过去也不一定录用。”陈放嘟囔着说道。

  “你混蛋,你今天无论如何要把字签了,签不了字别怪我不客气。”牛素几乎是咆哮了。

  “好吧,我努力。”

  挂了电话,见老白要锁门,老白已经下逐客令了。

  “我今天晚上有一个应酬,没法陪你了。”

  “你忙吧,我再等一会儿,赵书记不回来了我就走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天已经完全黑了,乡政府的院子空荡荡的,不见一个人影,陈放躲在一个角落里,冻得浑身发抖,看看时间已经八点了,天上又飘起来雪花,陈放就想回家,去他娘的考试,命里没有不可强求,就这样算了吧。

  陈放走出暗影,这时候忽然见一道灯光照来,他连忙又躲了回去。是一辆汽车,汽车在赵书记家门前停下,司机跳下打开车门,见赵书记一晃一晃的下来,显然他喝酒了。

  司机把赵书记扶到家,车子又开走了。

  陈放稳稳神,想着到了赵书记家怎么说,万一赵书记生气了把他赶出去怎么办?他要是还不签字怎么办?思来想去,陈放决定既来之则安之,一咬牙就往赵书记家里走。刚走到赵书记家的拐角处,忽然看见前面有一个人影,人影袅袅婷婷,穿一件白色的风衣,高跟鞋,看不清面目,不过从身姿看,应该是一个女孩。

  这么晚了,这个女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看打扮不像乡里的女孩,乡里的女孩陈放大部分都认识,这么窈窕的女孩一定很吸睛,陈放不会不认识,陈放觉得自己的行为很猥琐,就又躲在了暗处,他不想让人看到这么晚的时间还到赵书记家去。

  女孩没有抬头,像是怕别人看到似的,径直向赵书记的方向走去,难道她也是往赵书记家去?好奇占领了心头,陈放就悄悄的跟了上去。

  女孩来到赵书记门口,轻轻的拍了一下门。好像是约定好的一样,木门轻轻的开了,没有说话,女孩随着开门的赵书记进了屋。

  屋内灯光昏黄,看不清里面,也听不见两人的说话。陈放站在门外,隔着门缝往里瞧,不一会儿,见屋里的灯忽然灭了,陈放觉得奇怪,刚才的来人不是这赵书记的什么人,他的孩子还小,又不会是亲戚,亲戚不会这么晚了才来。难道······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