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的你给不了。”

  “是天上的星星?如果那样真的给不了,除此之外,我们我光头彪搞不掂的事情。”

  “草甸子里茂密的青草,蓝盈盈的水,水里的鱼虾、天上的鸬鸟,你给的了吗?你能给一两只,你给这几千多亩的湿地。”

  “陈乡长初入官场,一身正气,佩服、佩服,不过,陈乡长,这是大项目,是上面领导定下的,我可更改不了啊!再说,这一片荒草滩,我整理一下,就变成了工厂,这是造福咱群众啊!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,就对这个项目有意见,这是造福子孙万代的好事。”

  “好事,你们可以欺骗群众,骗不了我,我见这个规划了,而且我在这个项目上还有挂职,我反对这个项目这样子做。规划不许改。”

  “哈哈,陈乡长,你还是太幼稚,上面定的事情,你改变不了,我也改变不了,这是事实,识时务者为俊杰,陈乡长,你就多多支持我的活,哥吃香喝辣,少不了你的。以后你就知道我的为人,哥这几年在县里不是胡混的,要不,我也弄不到这个工程。”光头彪说着,示意一下地上带来的几盒子礼品。

  陈放知道光头彪说的是实话,不上下打点,真的就搞不到这个活,不过,陈放坚信只要自己正确,会改变这一切。

  “你不能改变还不一定,首先我这个分管环保的副乡长不愿意,东拐村三千村民不答应,违背群众利益的事情能长远吗?”

  见陈放一直坚持,光头彪有点恼火,本来见他陈放这个副科级干部,上一次他在这里碰了一鼻子灰,他光头彪是不出面了,派下面的小弟跑跑腿就行了,大不了自己再打个电话。考虑到陈放这家伙扭的很,荤素不吃,而且他吃过陈放的亏,又担心小六子忽然被村民发现了尸体,没法处置,就决定再次亲自上门,不想陈放又给了一鼻子灰,就说道:“那咱们走着瞧。”

  光头彪气咻咻的往外走,陈放说道:“王老板,你的东西是不是拉下了?”他想起光头彪的大名叫王帅,指了指地上的礼品。

  “这些东西不是给你的,是我来看看老娘的。”

  “老娘有我照顾,他有三个儿子,就不需用你照顾了。”陈放拎起礼品,递到光头彪面前,再一次的受辱,猪头彪无地自容。

  光头彪气的面色发紫,劈手接过,扔到外面停的车上。汽车“嗡”的点火,一溜烟的开走。

  母亲站在院子里,看见了刚才的一幕,担心的说道:“放,你不要和这些人打交道,也不要把人得罪死了,他们都是不要命的人,犯不上和他们较劲,你上你的班,他干他的活,你们互不干涉就行啦。”

  “妈,你不懂,这帮人不干啥好事情,你放心好了,我心里有数。”

  正说着,外面有三轮车响,陈光背了一个大包袱进了院门。“你咋这时候回来了?”

  “毕业了。”

  “都是七月份毕业,这才五月你就毕业?是不是叫处理了,提前毕业了?”

  “看你,哥,你弟弟在学校一直是学生会干部,三好学生,优秀毕业生,不,还没有毕业,现在毕业实习,只要没有特殊情况,到七月往学校参见一个毕业典礼,领一个毕业证就行啦。”

  陈光放下带回的衣物书籍,说道:“妈,赶快做饭,快饿死了。”

  母亲忙不迭的进来厨房。

  “你准备往哪里实习?”陈放问道。

  “就近吧,就在白庙派出所实习得了,到县里太远,没有吃饭住宿的地方,到白庙近,骑自行车就上班就行了。”

  “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兵了。”吃个饭想到自己还分管的有政法,其实乡政府分管政法就是挂一个名。派出所长管不了,人家牛,书记乡长有时候还使唤不动,法庭庭长业务性强,干涉不得,司法所没有权利,没有啥可以使唤。说是分管,其实重点就是信访,也就是随时准备着受处分。

  “我咋就成了你的兵,我是一个堂堂的人民警察,会是你下台村主任的兵,在家是你兄弟,听你的,出去,就服从领导,服从法律。现在不是以前,当你的家兵。”陈光知道他被免职村主任的事情,时间长了,就不怕接哥哥的伤疤。

  “你哥现在是乡长。”母亲听见兄弟两人的对话,在厨房里大声说道。

  “你是乡长,我没有进错家门吧,怎么就来到了乡长家里?”陈光诧异的说道,不知道母亲是不是说笑话。

  “确切的说是副乡长,分管政法的副乡长。”陈放故意正色说道。

  “真的,哥,啥时候的事,你咋不写信告诉我。”陈光没有手机,平时联系就靠写信。

  “就今天刚刚上任,省里有一批专门针对村级干部的选拔,直接当乡镇副职,我就考上了,听说还是第一名。”陈放不无骄傲的说道。

  “第一名?牛。不过你和那些一直在村里跑动多年的村干部决战,不考一个第一名,就丢咱陈家的人了,你刚刚毕业。文化水平当然高了,哎,哥,你不是叫撸了吗?不是村干部你怎么去的考试资格?”

  “谁说我叫撸了,我那是暂时停职,理论上我还是东拐村的村主任,当然有资格了。”

  “是不是给领导送礼了?现在都时兴这个了,哥哥当官时间不长,学会官场里的猫腻了。”

  “不要小看你哥,真的没有送礼,一分钱的礼都没有送。”

  “那你说遇见英明领导了,领导爱才惜才,才有你的今天,乡里赵书记人真不错,是你的伯乐,一辈子不能忘记他,人生关键时刻帮了你。”陈光说道。

  陈放想起那个寒冷的夜,他躲在赵书记家院子里的情景。苦笑了一下。

  “不是赵书记帮了你?”陈光看到哥哥的表情怪异。

  “是,是,是赵书记帮了我,他不签字,我就没有报名的资格。”

  “那还是要感激赵书记呀。”

  “是,是。”陈放不想解释。

  两个儿子都回来了,陈放当了副乡长,陈光马上就要上班,苦日子熬到头了,母亲抄了鸡蛋青椒,豆腐青菜,烙了饼,弟兄两人吃的欢畅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