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放想起南海的老爹宋铁棍,就问道:“你爹现在怎么样,还是出去乱走。”

  “哎,没有办法,他这么多年纪了,说他不听,我看他是迷了,我又不能天天跟着他。”提到父亲,宋南海只叹气。

  “”不行了,就去医院看看,是不是真的有精神方面的疾病?

  吃了饭,听说陈光回来了,宋南海来串门,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陈放一直担心宋南

  “说了,他说啥都不去,说自己没有病。平时做事说话好好的,我看是老了,老了性格就变了,变得越来越乖张。”

  “是不是他还一直找你大哥,你大哥也是,这么多年了,该回来了,家里老人都这么大年龄了,有什么冤仇也该消气了,想想办法,还是要找到你大哥。”陈放说道。

  “你不知道,大哥的脾气和俺爹一样,倔的很。大概他在外面混的不好,觉得没有脸面回来。”

  “啥好不好的,只要人没有事,平平安安就好。”

  “要不,在电视上发一个寻人启事,你大哥能看到说不定就回来了。”陈光说道。

  “我看行。”

  “在那个电视上发哩,咱先电视台肯定不行,大哥肯定不会在咱县,要是在附近,早就见到他了,他肯定在远处,不知道哪个省,再说,他要是想回了早就回来了,不想回来,就是看见电视也不一定回来。”宋南海说道。

  “还是只管试一试。”陈放劝慰道。

  “好吧。”宋南海无奈的说道。

  院子里的两头狼猪“哼哼”的叫,人只顾吃饭,还没有喂猪,猪饿了。自己上班,家里没有人赶狼猪了,陈明这小子到处跑,说是做生意,倒腾棉花,不知道挣到钱没有,陈放就说道:“南海,不知道你干不干,家里两头猪没有人照顾,要不你照顾着。”

  “我又不会给猪配种,咋赶?”

  “其实很简单,这两头猪已经配了多次,轻车熟路,就是给第一次的母猪有点麻烦,很快就学会的。不是什么高科技。”

  “我一下子没有那么多钱啊!这一头猪要一两千吧?”

  “没有钱你就先赶着,有钱了就还我。你要是一下子拉不开脸面,就让你爹赶,你回去和他商量一下,他有了活计,就不乱跑了。现在养猪的越来越少,又有了人工配种,不忙的,以后熟悉了情况,就搞一个配种站或者母猪繁育中心,刚好我负责畜牧工作。”陈放说。

  “那行,我就试试,有不懂的就问你。”宋南海答应了。

  第二天上班,看见宋铁棍蹬一个三轮车,三轮车上挂一个收废品的牌子,说是收废品,车里放了捡来的纸箱塑料袋,明显就是拾荒的。陈放想和他打一个招呼,看见他一直低着头蹬三轮,就匆匆过去了。

  到几个分管的单位转了转,政法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在一起,信访办、安全生产办公室、畜牧站分别有自己的办公室,这几个单位的负责人表面上对自己热情,其实都不在乎他,一个村主任,以前的下级,忽然成了领导,心里肯定不舒服。

  回到办公室,王文成推门进来了。“陈乡长,县政法委通知让去接张五妮。”

  “张五妮现在县政法委。”

  “那就去接吧。”

  “咋去,乡里不派车,坐三轮不报销,再说又不安全,又没有人愿意去接她。”

  “你是信访办主任,当然你去了。”

  “陈乡长,这信访工作可不光是咱俩的事,全乡五六万人,不稳定的事多了,就咱俩,多上几个脑袋也处理不了。”

  “那咋办?就不管了。”

  “陈乡长,你应该在班子会上重申一下,这信访的事应该是工作区的事,不能都推给咱。”王文成说道。

  “以前的职责怎样划分的?”

  “工作区扶着辖区的稳定,属地管理。可是有了事情,县里就第一时间通知我,我再安排给工作区,你想想,我一个小小的信访助理,他们会听我的话?”

  “你先说张五妮的是怎么办?”

  “叫我说,先等等,看县里咋说,又不是一次两次了,去接她很多次了,接回来还去,而且不给钱就不回来。乡里就没有人愿意去。谁去她还告谁,说态度不好,并且就讹上你了,动不得就找你,乡里的人都不愿意缠她的事。”

  “这样不好吧?”

  “听我的,你不用怕,县委书记县长都拿他没有办法,全县都知道咱县有一个张五妮,老上访户,你一来能解决她的问题,她就一个神经病,胡搅蛮缠。”

  “那你通知工作区让他们去把她接回来。”

  “好的,陈乡长,不过他们去不去就另当别论了。”

  下午是雷打不动的班子例会,一是政治学习,二是汇报上一周的情况,安排下一周的工作。政治学习后,各工作区以及业务口汇报了几天的工作情况,赵书记一一进行了点评。陈放才上班两天,就简单的说了两天的情况,赵书记劈头盖脸的对陈放就是一顿训斥:“你分管信访工作,信访人员在县委闹腾了一天,你不管不问,县里通知去领人你置之不理,你才上班两天,就学会滑头了,就学会装圣人了,要不是李乡长在县委办事,把张五妮接了回来,不知道会造成多大的恶劣影响,这种情况只能发生一次,再有类似情况,纪律处分,对于张五妮上访的事,限你一个月内息诉罢坊。”

  陈放脑袋木木的,他不能把责任推给王文成。那样太不地道,尽管他安排王文成通知工作区的人去接了。张五妮的事情已经几十年了,历任书记乡长都没有做到息诉罢坊,凭什么我陈放就要一个月内息诉罢坊?不过,他也是心里想想,嘴上可不敢说。

  开了会,天已经黑了,乡机关食堂安排的有饭,一般的要喝酒,这已经形成习惯。陈放推说要回家,就骑上摩托车走了。走在路上,陈放虽然心里有气,但对张五妮的情况还是挂在心上,索性就调转摩托车,直接往晋村去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