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还没有亮,陈放的手机响了,看电话是派出所的,就连忙接了,对方说道:‘你赶快来乡里吧,出大事了,赵书记让你赶快来。’说完就挂了电话,陈放赶忙穿衣起来。正要走,想到既然出来大案,派出所就需要人手,陈光没有手机,派出所就通知不到他。想想就连忙叫起陈光,东西两人风驰电掣的来到乡政府。

  乡政府里已经来了很多人,几辆警车闪着光怪陆离的灯光。陈放认出了人群里有公安局的高局长,刑警队长钦大虎。高局长站在院子里的旗杆处,说道“现在,我命令,法医和技术人员到现场,各中队长在外围警卫,其余人员在会议室待命。”

  人员呼啦一下的出去了,陈放安排好待命人员进了会议室。一个年长的刑警打着哈欠说道:“还不知道是不是刑事案件,就这样大张旗鼓的来,制造紧张气氛。”

  “睡一会儿吧,一会儿就够你折腾的了。”另一个刑警说着,就眯起了眼睛。

  从会议室出来,陈放走到街上,天色放亮,可以看到村东头一片黑压压的人,就是那里发生了事情,陈放走近,发现那个经常来的驴肉汤馆圈起来警戒线,里面的警察在忙活,外面有很多围观的群众。透过人员缝隙,可以看见院子里躺了一个人,脸色乌青,地上一滩难闻的呕吐物。

  “这个张屠户,生意好了没有几天,就这样死了,昨天晚上还好好的,怎么今天一早就没有了命。”

  “何止这个张屠户,听说他老婆和儿子也都死在屋里了。一家三口啊!”

  “这个张屠户见人都笑眯眯的,怎么会突然招来如此之祸。”

  “没有听说他和谁有过节,谁会下了这样的毒手?”

  人群里两个老汉议论着。

  “你不是爱喝这里的驴肉汤吗?辛亏今天你没有喝,说不定就和张屠户一起上西天了。”

  “害怕,要是把毒药放到了驴肉汤锅里,那就麻烦了,说不定会有多少人和张屠户一样。”

  “看公安局怎么破案吧,说不定是他家里人误食了毒物。”

  两个老汉不停的叨鼓着。

  现场勘查进行了两个小时,高局长召集人员在乡政府会议室开会。高局长说道:“今天的现场勘查大部分都参加了,根据现场情况,刑事案件的可能性大,现在我们进行一下分工,一组继续进行技术勘验,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,并且继续扩大勘查范围。二组法医组,尽快进行尸体解刨和化验,确定毒物成分。三组围绕死者社会关系进行摸排,查清有没有仇人,以及经济纠纷等等,查找作案动机,四组进行外围调查,看有没有近期可疑人员出入,以及外围反常行为的人和事。五组,主要是派出所人员,保护好现场。同时请乡政府发动群众,积极检举揭发,收集一切和案件有关的线索。”

  高局长安排的井井有条,不愧是一个老公安。

  “我要讲的就这些,看看其他同志有什么不同意见。或者要补充的。”高局长说道。

  刑警队长钦大虎不失时机的要表现一下。说道:“高局长给我们指明了方向,我作为刑警队长,在此表一个态,不破此案决不收兵,不破此案不回家,不破此案我就辞职。这个案件是几十年来我县一起最大的刑事案件,不破此案就没有办法向群众交代,就没有办法向上级交代。不管有何艰难险阻,坚决拿下此案。”

  “现在就定性为刑事案件是不是有点早?如果定为刑事案件,是什么性质的案件,仇杀,情杀、财杀?还是激情杀人。杀人武器是什么?刀?枪?砖头?棍子?都不是,是什么?没有人说得清。我认为,这件事,首要的任务是搞清到底是什么导致了一家三口的死亡,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,先不要匆忙的给案件定性,以免引起社会上不必要的惊慌,同时会打草惊蛇。我的意见,内紧外松,缜密侦查。若果是投毒案件,大家知道,投毒案是世上第一难破的案件,那样我们就是自己编了一个套套在自己的脖子上。”刚才还在打瞌睡的那个老刑警说道。

  老刑警的话说完,会场陷入了沉默。

  “宁可把精力用过了,也不能在案件的关键时刻松懈了”。钦大虎有点生气的说道。

  “其他同志还有什么意见,没有意见就按照分工开展工作。”高局长大声的说道。

  陈光作为一个实习的警察,没有在会场发言的份,但他还是默默的听着案情分析。

  分头开展工作,陈放的任务就是后勤服务。

  大街上,人头攒动,今天是村子里的集会日,很多来赶更会的群众都跑到这里看热闹。将大街挤得水泄不通,陈放领了几个乡政府的人员和派出所的警察一道上街维护交通秩序。一直到下午,人员才渐渐的散开。

  第三天,死者家属把三具尸体拉了回去,陈放作为乡里领导去了那个村子,陈放从来没有见过的悲切,大街上,一拉一溜三幅棺材,死者的近亲属,披着孝布的人几十个在街里走动,悲声恸哭响彻天地,陈放禁不住抹了一下眼睛。

  在人群里,陈放注意听着群众的议论,这也是他来这里的一个目的,辖区里出现了这么一个案子,虽然主要是公安的职责,但作为分管的副乡长,他又义务协助公安破案,人群里除了连声的哀叹死者的不幸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议论。

  忽然,陈放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身影佝偻着,在专心致志的捡别人扔下的塑料袋子,陈放走上前叫道:“铁棍叔。”

  宋铁棍惊诧的抬起头,看到陈放,愣了一下。

  “这么远,你怎么来这里?”陈放继续说道。

  “啊,是陈放啊,没事,这里热闹。来看看,顺便见一些废品。”宋铁棍支支吾吾的说。

  

章节目录

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